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付剑波的到来
    “是的。”张凯点头,说道:“不过现在撒旦赞歌还没解决,五类部队是没有空闲时间去准备这些事情的!所以你的运气很差,想要再有军事大比武,最起码要等到解决撒旦赞歌这颗毒瘤才可以。”

    “我只是好奇问问而已。”陈塘开口说道。

    两人谈话的功夫,张凯开着军用吉普车回到了辰龙军基地。

    “好了,快去休息吧。”张凯对着陈塘说道。

    陈塘下车,回到自己的宿舍,然后洗漱完,休息。

    ……

    与此同时,卯兔军基地。

    牧佳茗开着车回到了这里,下车,朝着自己宿舍走去。

    当她走到宿舍前的时候,卯兔站在那里,手中拿着醒酒药,扔给牧佳茗。

    牧佳茗接住,有些诧异。

    她的确没想到卯兔会在这里等着她,更没想到卯兔会给她醒酒药。

    “这个季节,应该早过了发qing的季节了吧?”卯兔盯着牧佳茗,开口问道。

    “……”牧佳茗不知道怎么回话。

    “大老远的就嗅到一股荷尔蒙的味道。”卯兔笑了笑,朝着前方走去,顺口说道:“早些休息吧,明天继续训练,为了弥补这半天假期,嗯,明天训练翻倍。”

    ……

    次日清晨,晨阳初升。

    陈塘五点半起床,洗漱,去吃了早饭,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等候那个所谓的大人物。

    上午九点钟的时候,一架漆黑色的直升机降落在辰龙军基地。

    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拉开舱门,对着身后一名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说道:“首长,我给您带路。”

    “好。”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应了一声。

    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下机,走在前面,朝着辰龙军基地宿舍区走去。

    辰龙和张凯等人在训练场上等待着,当张凯看到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和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时愣了一下,他现在才明白辰龙说的那个大人物是谁。

    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辰龙微笑着上前,和其握手。

    “好久不见了。”辰龙对着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说道。

    “是啊,自从八年前我跟着首长来这里视察见了一面,一晃就是八年了。”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点头说道。

    “那时候你还是少将吧?”辰龙开口问道。

    “嗯,是。”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点头,笑着说道:“也是唯一一个,以少将身份,就知道五类部队存在,并且参观了五类部队基地的人。”

    “可见首长对你的器重程度。”辰龙说道。

    “哈哈……”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笑了笑,说道:“如果我是叛徒,那首长可就犯了一个大错误。”

    “整个中国,谁都可能是叛徒,但唯独你不可能!如果连中国的军事妖才付剑波中将都是叛徒,那就太可笑了。”辰龙开口说道。

    是的,这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就是付剑波。

    陈塘那便宜的三师哥。

    也是唯一一个在少将的时候,就知道五类部队存在的人。(中将才有权力知道五类部队的存在。)

    至于为何付剑波有这个特权?很简单,因为凡是知道付剑波这个人存在的,都清楚,以后这个人,是稳了的上将!甚至,会成为比上将更高的级别。

    所以,让他提前知道,也就无所谓了。

    “不闲聊了,我时间有些赶,下午还要去北京开会。”付剑波对着辰龙说道。

    “明白,他就在宿舍里。”辰龙点头。

    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朝着宿舍方向走去,付剑波跟在他的身后。

    待到两人走远,张凯开口,轻声对着辰龙问道:“boss,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军事妖才?”

    “是。”辰龙点头。

    张凯以及辰龙军的不少人都皱着眉头,欲言又止的。

    辰龙笑了笑,问道:“你们是不是看他的相貌,不像是一个杀伐果断的指挥官?”

    “的确不像,像是一个书生。”张凯点头。

    “古语有云: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就是说的付剑波这种人。”辰龙轻声说道。

    ……

    宿舍内,陈塘坐在那里,用军刀削着苹果。

    当他一个苹果削完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门没关。”陈塘开口。

    声音落下,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推开房门,陈塘看到是他之后,微微皱眉。

    这就是张凯说的那个大人物?

    但紧接着,付剑波走了出来,面带微笑的盯着陈塘。

    陈塘看到付剑波,一愣,起身。

    虽然付剑波戴着眼镜,整个人文质彬彬的,但直觉告诉陈塘,这个人很不简单。

    他的文秀之气下面,隐藏着一头猛虎。

    当他撕下他那文质彬彬的外表之后,那隐藏着的猛虎,会瞬间将敌人撕成碎片,并且会让敌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个人……如果是敌人的话,将会可怕至极!

    这是陈塘的直觉。

    “首长,你们聊。”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对着付剑波说了一声。

    “好。”付剑波点头,进入房间。

    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将房门关上,然后站在门外候着。

    “您是?”陈塘对着付剑波问道。

    “不用喊您,我们师出同门,算是同辈。”付剑波开口,走到陈塘身前,拿起陈塘削好的苹果啃了一口,点头说道:“嗯,很甜。外面站着的那个人,他虽然是五类部队的二线负责人,但他终究不属于五类部队,所以他给我叫首长,但五类部队里是没有军衔的!除了少有的几个国家级人物,对于其他人,你们完全没必要喊首长。”

    “这个我清楚,我也没喊首长。”陈塘开口。

    “您也不用,我有那么老吗?”付剑波望着陈塘,笑着问道。

    “好吧。”陈塘点头。

    “能猜出我的身份吗?”付剑波坐了下来,问道。

    “你刚才说我们师出同门,我想应该是986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当时老师和我说起过一个人,我的三师哥!能让老师如此念叨的,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你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个人!”陈塘开口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