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拐杖刺
    “从今天起,唐宸就是罗斯切尔德家族的荣誉嫡系成员,他将拥有罗斯切尔德家族嫡系的一切权力,负责……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外交。”山姆望着下方的权贵,大声喝道。

    随着山姆的这句话落下,西方各大家族,不得不在他们重视名单上再添加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就是唐宸!

    陈塘站在台上,望着下方的权贵们。

    当他和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对视到一起的时候,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露出的笑容,让陈塘不寒而栗。

    直觉告诉他,这个绅士的西方青年,绝对是个高度危险人物!不然,他也不可能代表撒旦赞歌来参加这次罗斯切尔德家族的授勋仪式。

    这个人是谁?撒旦?还是撒旦麾下的七大魔王之一?

    陈塘不知道。

    “唐宸。”这时候,山姆的声音将陈塘拉回了现实。

    “家主。”陈塘对着山姆行礼。

    “今天,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山姆微笑着盯着陈塘。

    “礼物?”陈塘一愣。

    下方的杰斯和蒂娜也是一愣,他们不知道礼物的事情。

    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嘴角微笑,更加浓重了。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撒旦赞歌,为了庆祝你荣誉嫡系身份的诞生,送来的礼物。”山姆说道。

    陈塘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西方青年对着陈塘微微点头,面带微笑。

    虽然是微笑,但却格外的渗人。

    陈塘后背都凉飕飕的,头顶都不断发麻。

    这时候,一名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嫡系拿着一个长形木盒走了上来,双手捧着,在山姆身前停下。

    这个木盒长一点五二米,宽十五公分,是由红木打造而成。

    山姆将木盒打开,从木盒中拿出一根拐杖。

    是的,拐杖。

    拐杖长一点五米,把手二十公分,把手上雕着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家徽,是由黄金雕刻的。

    把手头上,是一颗蓝宝石。

    山姆将拐杖递给陈塘,陈塘立即双手接住。

    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朝着前方走了几步,他没有上台,在距离陈塘五米的时候,开口说道:“唐宸先生,你可以仔细的观看一下,喜不喜欢我们送的这个礼物。”

    陈塘瞥了一眼山姆,山姆点头。

    同时他心中有些紧张,撒旦赞歌的人,给自己送东西干什么?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自己暴露了?

    他的心理压力逐渐增加。

    陈塘对着拐杖观摩了起来,他对着把手微微用力一拔,这是……拐杖剑!

    不对。

    当陈塘全部拔出的时候,才发现……这是拐杖刺!

    拐杖把手之下,竟然是依照中国的56军刺而打造的,上面有着血槽,这要是刺入人体,根本不需要第二下,直接会毙命的。

    就在陈塘仔细观察这把拐杖刺的时候,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猛然掏出一把尼泊尔军刀,对着陈塘冲来,然后劈出。

    突然的一幕,让所有人齐齐色变。

    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速度太快了,瞬间冲到了陈塘身前。

    陈塘立即持着拐杖刺挡下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攻击,然后猛然前刺。

    “嘭!……”

    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手中尼泊尔军刀被刺出一个窟窿,但没有伤到西方青年。

    蒂娜掏出手枪,枪口对准了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

    “放下枪。”山姆对着蒂娜喝了一句,说道:“路西法先生没有恶意,他只是在为唐宸试验一下兵器而已。”

    路西法!

    陈塘盯着撒旦赞歌那名很绅士的西方青年,这个家伙……竟然是撒旦麾下七大魔王之首,傲慢的路西法!

    难怪,这个人让陈塘感觉到极度危险。

    “唐宸先生不愧是中国神秘的杀手组织,虽然我只用了五分速度,但是偷袭,唐宸先生的反应速度极其灵敏,并且迅速反击,杀伐之气可谓是直冲云霄,若是这武器再长上十公分,我可要死在唐宸先生的手里了。”

    路西法盯着陈塘,微笑着说道。

    “身体自然反应。”陈塘开口,对着路西法说道。

    “可以理解。”路西法点头,高手的身体都是自然反应的。

    比如你偷着拍一个高手的肩膀,那么……你轻则受伤,重则毙命。

    路西法举起手中的尼泊尔军刀,微笑着说道:“唐宸先生对这武器可满意?”

    “当然满意。”陈塘点头。

    尼泊尔军刀,竟然一下子就被刺穿了!

    可见这拐杖刺是多么的锋利。

    “撒旦先生得知唐宸先生是中国人,于是便将这武器拿了出来,赠予你!这武器的故事可大的很,这原本就是一个中国人的武器,那个中国人的身份我就不说了,他是唯一一个伤到撒旦先生的人,但他却为此丢了性命!”

    “武器也就被撒旦先生所获得,撒旦先生一直将其留在自己的卧室中,珍藏着,时刻警惕着自己,不要再被人所伤!在知晓你要成为罗斯切尔德家族的荣誉嫡系时,撒旦现在才连夜派人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家徽刻印了上去。”

    路西法说到这里,后退了几步,对着陈塘问道:“唐宸先生用着这武器,可顺手?”

    “当然。”陈塘来不及去想这把拐杖刺的主人是谁,点头对着路西法说道:“多谢撒旦先生的赠兵之礼,不过我很好奇,撒旦先生是谁?”

    “这个以后你会知道的。”路西法没有多言,笑着说道:“对了,嘱咐唐宸先生一句话,武器锋利,不要乱碰其刃,上面被撒旦先生涂抹了剧毒,一旦割破皮肉,见血……封喉!”

    陈塘一愣,立即将拐杖刺回鞘,左手持着它,拄在地面上。

    他和路西法对视着。

    虽然两人交手一招,但陈塘很清楚,他不是路西法的对手。

    远远不是。

    如果路西法想杀他,刚才的偷袭足以!

    心中对路西法忌惮的同时,陈塘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起码……自己还没有暴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