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中国的孩子
    “确认就不必了。”**oss盯着寅虎。

    “首长,按照《五类部队十二军军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至第二十二条规定,此种情况之下,一切责任由我来负责,与士兵无关!”寅虎开口说道。

    陈塘一愣,望着寅虎。

    当时寅虎是询问的他意见,是他自己决定要去的。

    陈塘刚想开口说明情况,但不等他开口的,辰龙走出,大声喊道:“首长,是有这样的规定。”

    “我没问你!”**oss望向辰龙。

    辰龙退了回去,瞥了陈塘一眼,辰龙的眼神告诉陈塘,不要乱说话。

    酉鸡上前,对着**oss说道:“首长,是有这么一条,但是这名士兵身上的责罚,会一起加算在寅虎身上。”

    六十鞭加上五十鞭,这就是一百一十鞭!

    不要以为鞭刑很简单,五十鞭足以让一个人被打的昏死,皮开肉绽的。

    一百多鞭下去,普通人真的扛不住,就算是体格不错的人,一百多鞭也可以要了他的命!

    “鞭子给我。”**oss上前,对着一名酉鸡军的士兵喊道。

    酉鸡军的士兵立即将鞭子递给**oss。

    “首长,我来吧。”酉鸡上前,说道。

    “不用。”**oss开口,对着酉鸡军的士兵命令道:“把寅虎给我押到刑台上,今天……我要亲自施刑!”

    “是!”两名酉鸡军的士兵押着寅虎朝着刑台走去,然后将寅虎双臂拉起,分别拷上。

    下方,子鼠、辰龙、卯兔以及苏杨等人面色严肃的盯着寅虎。

    寅虎面色如常,平视着前方。

    “啪!……”

    **oss抡起鞭子,打在寅虎后背上。

    一鞭子下去,寅虎后背出现一道血痕,衣服都被打烂了。

    “啪!……”

    **oss不断的抡动鞭子,鞭子打在寅虎身上,三十鞭子之后,他的后背已经血肉模糊,额头浮现密密麻麻的汗珠。

    五类部队十二军的boss,特别是寅虎军的boss,这在十二军里可是最高级别的人物了。

    而此时这种级别的人物被示众鞭刑,这对于寅虎来说是一种耻辱。

    陈塘望着前方的寅虎,面色凝重。

    **oss不断的抡动鞭子,一口气打了一百一十鞭。

    寅虎咬着牙,没有发出一道声响。

    在最后一鞭落下的时候,寅虎的后背已经被打烂了,鞭子上都夹带着皮肉,地面上都是血迹。

    饶是寅虎,面对这一百一十鞭,也昏死了过去。

    **oss将鞭子扔掉,一旁的酉鸡给他递过水壶,**oss喝了一口水,大声说道:“三天时间,谁也不能把他给我放下来!三天,谁敢给他喂一口饭,我亲自处置了那个人!”

    **oss的话落下,十二军的每个人表情都无比凝重。

    这是在间接的告诉他们,寅虎军的寅虎犯了错,他都舍得这么打,这么惩罚,如果是其他军的人犯了错,那岂不是更惨?

    要知道,寅虎和辰龙炸了一个军火库,都只不过是写了检讨而已。

    **oss望向陈塘,说道:“今天开始,所有一线作战任务一概不许交给他去执行,至于他该干什么……”

    话语至此,**oss望向辰龙,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是!”辰龙大声应道。

    说完,**oss朝着前方走去。

    前方是一辆红旗轿车,他上了红旗轿车,司机开着车,离开了五类部队基地。

    待到**oss离开,陈塘准备去给寅虎包扎,但不等他迈步的,酉鸡拦住他,说道:“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惹事是吗?”

    说完,酉鸡望向辰龙,说道:“辰龙,把你的人带回去。”

    辰龙上前,将陈塘手铐打开,脚镣打开,然后一把掐着陈塘的脖子,朝着辰龙军方向走去。

    当他走到辰龙军人群前的时候,喝道:“回去了,看什么看。”

    待到辰龙军的人离开,卯兔走到刑台,手中拿着一个医药箱,开始给寅虎处理伤口。

    寅虎已经昏死了,他并不知道此事。

    处理完伤口,卯兔将伤口包扎好,然后带着卯兔军的人也离开了这里。

    十二军的人很快便都散了,对于寅虎受罚,他们虽然想阻止,但却有心无力。

    如果只是五类部队二线负责人来,这十二个boss还真不放在眼里,但是**oss亲自前来,如果他们再违背,那就属于叛国了。

    ……

    陈塘被带回辰龙军基地,然后辰龙亲自押着陈塘到了禁闭室,关了进去。

    “boss,我是不是以后不能执行任务了?”陈塘对着辰龙问道。

    “首长说的话是所有一线作战任务一概不许交给你去执行,至于你该干什么,那得听首长的指示!”辰龙说道。

    所谓的一线任务,就是之前陈塘和寅虎他们去执行的那种任务。

    陈塘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表情很失落。

    同时,他也为寅虎替他受罚,心中很愧疚。

    辰龙望着陈塘,欲言又止,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将禁闭室的挡板关上,然后离开了这里。

    ……

    寅虎是在天黑的时候醒来的,卯兔站在那里,手中拿着水杯。

    寅虎看到卯兔之后,双眸微眯,没有言语。

    “首长说了,三天时间里你都会被关在这里,三天时间你不能吃饭,也没人敢喂你饭吃,但水还是可以喝的。”卯兔上前,打开水杯,亲自喂给寅虎喝。

    寅虎喝了几口,问道:“他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卯兔摇头。

    话语落下,寅虎皱眉。

    “这次首长是真生气了,哪怕以往你们怎么闹,首长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你们炸了军火库,视咱们如孩子的首长们也只是让写份检讨。”

    卯兔的话说到这里,寅虎眼神漠然。

    他们都是五类部队训练基地长大的,在训练基地里,他们见不到他们的亲生父母和家人,每次都是首长们去看望他们。

    他们是首长们看着长大的,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首长们的孩子,是中国的孩子。

    “首长又不是不知道你和陈塘的关系,你为了陈塘一次两次违背命令也就算了,这都第几次了?”卯兔盯着寅虎,轻声问道:“值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