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成长伴随着风险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但就算有隐藏任务,也不该让经验最少的他和寅虎去执行吧?

    陈塘想不明白,怎么都觉得蹊跷。

    “首长,你和泥鳅留下可以,但总要给我们一个理由吧?不然我们回去,可没法和上面交代。”迷踪鼠望着寅虎,开口说道。

    “理由很简单,泥鳅具备单兵战争第六感,但他现在还无法很好的利用这一点儿,所以我和他留下,目的是用敌人来给他磨刀!让他尽早的熟悉单兵战争第六感。”寅虎说道。

    话语落下,钻地鼠三人相视了一眼,没有言语。

    “你们即刻动身,回去之后,把敌人的情报详细汇报。”寅虎下令。

    “是!”钻地鼠三人应了一声,离开了房间。

    待到钻地鼠三人离开,寅虎望向陈塘,问道:“之前钻地鼠他们都询问我理由,身为当事者的你,为什么不询问我理由?”

    陈塘望着寅虎,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在基地的时候,第一眼看到首长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一种亲切感,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所以……无论首长让我做什么,我都会不问理由的去做!嗯,准确的来说,直觉告诉我,首长不会害我。”

    寅虎听到陈塘的话,表情微变了一下,但紧接着恢复常色,说道:“五类部队虽然有着十二军,但每个军的人都是中**人,中**人自然不会去害中**人。”

    “首长,刚才听你说用敌人磨刀,我们需要怎么做?”陈塘对着寅虎问道。

    “这些明天的时候再说,现在……好好休息。”寅虎说完,躺了下来,闭眼休息。

    房间是双人间,有两个床。

    陈塘没有再问什么,也开始休息。

    陈塘从下午五点钟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钟。

    之前的战斗很消耗体力和精力,睡眠可以很好的弥补。

    第二天陈塘醒来的时候,寅虎已经将早餐买来了。

    “洗漱,吃饭。”寅虎对着陈塘说道。

    陈塘开始洗漱,洗漱好之后,他开始吃饭。

    约旦的早餐,说实话,他真的有些吃不惯。

    “吃完之后,不用重新易容,目前这个样子就可以。”寅虎开口说道。

    “是。”陈塘应了一声,快速吃完,然后对着寅虎问道:“首长,接下来咱们行动吗?”

    “拿好东西,去退房。”寅虎起身,说道:“车我在你睡觉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

    “是!”陈塘应道。

    两人离开房间,退了房。

    寅虎准备的车是一辆吉普,两人上车,寅虎坐在副驾驶,陈塘开车。

    “还记得路吧?”寅虎对着陈塘问道。

    “记得。”陈塘点头。

    他知道寅虎说的是撒旦赞歌萨麦尔的基地位置。

    “开车,五百米外有一家超市,在那停一下。”寅虎说道。

    陈塘将车开到超市前,停下。

    寅虎下车,十几分钟后回到车上,他买了一大堆的压缩饼干以及功能饮料和水,全部放在了后车座。

    “走吧。”寅虎开口。

    陈塘朝着前方驶去,顺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口问道:“首长,咱们这是要孤军直入吗?”

    这么多水和压缩饼干,够他们四五天的了。

    “捕猎之前,得需要耐性。”寅虎开口,说道:“等抵达那座废弃城镇附近之后,弃车,我们就蹲在废弃房屋里守株待兔!”

    寅虎的话落下,陈塘没有再说什么。

    他明白了寅虎的意思,只要撒旦赞歌有出来的人,他们就跟上这些人,然后找机会干掉他们!

    然而这个守株待兔,是没有准头的,可能等一天,也可能等两天,甚至三四天。

    所以,寅虎才筹备了四五天的口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个小时之后,陈塘和寅虎开车来到了废弃城镇附近。

    两人将吉普车藏好,寅虎拿着食物和水,陈塘还在吉普车上翻着。

    “你干什么?还不走?”寅虎对着陈塘问道。

    “武器装备啊。”陈塘望着寅虎,轻声说道。

    “没有。”寅虎开口。

    “……”陈塘听到这句话,呆滞了一下,问道:“首长,咱们两个不会要赤手空拳和撒旦赞歌的雇佣兵过招吧?”

    深入敌后,而且还不带武器装备,这是不是有些……

    “哦,忘记了。”寅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摸向自己后腰,然后拔出一把56军刺,说道:“有武器,它!”

    “……”陈塘无言。

    十几分钟后,两人进入一栋两层高的废弃楼房。

    寅虎将56军刺扔给陈塘,陈塘接住。

    “会用吗?”寅虎对着陈塘问了一句,说道:“现在的军人,很少有用56军刺的了,大都习惯用军刀。”

    “小时候玩过。”陈塘接住56军刺,说道:“那时候老喜欢在我爷爷房间里翻东西,有一次翻了一个老盒子,盒子里面全是军功章,另外还有一把56军刺,我就拿出去玩了好久!但被我爷爷发现之后,狠揍了我一顿,之后到参军之前,一直没玩过。”

    “但由于我爷爷不让我玩,心中就从小有了一个执念,在参军之后,当侦察兵的时候就一直玩56军刺,进入特种部队之后,也玩了一阵56军刺,但后来由于任务需要,56军刺在任务中用途不大,就一直搁置了。”

    陈塘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是盯着56军刺说的。

    所以他没有看到寅虎在听到陈塘说他爷爷时候的表情,那时候……寅虎的瞳孔明显颤了那么一下,而且还夹杂着一种复杂的情绪。

    这情绪里有怨恨和抱怨,但同时还有着敬畏。

    “它就是你唯一的武器。”寅虎开口,盯着陈塘。

    “首长,你把它给我,你用什么?”陈塘对着寅虎问道。

    “我不需要武器,你不用管我,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寅虎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你现在想回去的话,还来得及!”

    “这次我故意不准备武器装备,目的就是想让你成长,但战士的成长是伴随着极大的风险的!稍有不慎,命就没了!”

    “对手是撒旦赞歌,而且他们持有枪械,你可得好好思量一下。”

    ps:3更。

    哎,难写,脑子里乱糟糟的。

    写了删,删了写,总觉得内容写的不如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