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泥鳅,牧佳茗死了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与此同时,军区总医院的一辆吉普车上。

    军区总医院的院长坐在驾驶位上。

    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戴着墨镜和口罩,穿着一身医院的衣装。

    “已经没有退路了,要走了。”军区总医院的院长开口,瞥了女人一眼。

    “嗯。”女人点头。

    军区总医院的院长将车发动,吉普车离开了军区总医院,朝着外面驶去。

    吉普车停在军区总医院附近的无人地带,前方有一架直升机。

    女人望向直升机,这个直升机她在那场边境任务的报告中见过,全身漆黑,目前还没有公布在中**事武器装备资料网里,应该还在实验阶段。

    “下车吧。”军区总医院的院长开口说道。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牧佳茗。

    牧佳茗下车,对着军区总医院的院长鞠了一躬,说道:“这些日子,劳您照顾和教导了。”

    “朝着前方大步前进,不要回头,未来的路在前方。”军区总医院的院长笑了笑,对着牧佳茗挥手。

    牧佳茗转身,大步朝着全身漆黑的直升机走去。

    在她走到直升机前的时候,直升机舱门打开,刀疤女和笑面男出现在牧佳茗的视线内。

    “我该怎么做?”牧佳茗知道这两个就是卯兔说的和自己见面的人。

    “首先是登机。”笑面男微笑着说道。

    牧佳茗登机,舱门关上,直升机起飞,朝着前方飞去。

    直升机里除了飞行员,只有刀疤女和笑面男,卯兔没有来。

    牧佳茗对着这一对奇葩组合观察了起来,一个女人脸上有刀疤,冷如刀锋,给人一种无法接近的感觉。

    另外一个微笑示人,一直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他那双充满笑意眼睛中时不时闪烁着的冷意,却让人冷不丁的打个寒颤。

    “我接下来要做什么?”牧佳茗开口问道。

    笑面男望向牧佳茗,微笑着说道:“你应该称呼我们为班长,任何一个比你先进入五类部队的人,你都要喊为班长,对于我们的boss卯兔,你要称呼为boss,其他军的boss,你要称呼为首长。”

    牧佳茗点头,说道:“知道了班长。”

    “另外,不要喊错,喊错一次,是要付出代价的,这种口误,在五类部队中属于低级错误。”刀疤女盯着牧佳茗,冷声说道。

    “是,班长。”牧佳茗对着刀疤女点头。

    “你在卯兔军中是没有任何军衔的,之前你的中校军衔已经随着你的死亡消失了,在五类部队十二军里,除了十二个boss和负责人之外,一律为列兵。”笑面男继续说道。

    牧佳茗点头。

    “他说错了,十二个boss也是没军衔的,也是列兵。”刀疤女说道。

    “但他们是首长。”笑面男望向刀疤女。

    “首长也是列兵。”刀疤女哼道。

    “我懒得和你较这个真。”笑面男摇头,望向牧佳茗,继续说道:“十二军里,我们卯兔军是最人性化的,和其他十一军不一样。”

    “其他十一军喜欢侮辱弱者的尊严,比如辰龙军的最弱者是泥鳅,寅虎的最弱者叫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小奶猫,午马军的最弱者叫骡子……”

    “但我们卯兔军不同,我们不会侮辱你的尊严,你可以叫胡萝卜。”

    笑面男的话语落下,牧佳茗微微皱眉。

    “嗯,胡萝卜,多卡哇伊的代号。”笑面男微笑了起来。

    “忘记和你说了,之前和你见面的是咱们的boss。”笑面男紧接着说道。

    “别废话了。”刀疤女开口,对着牧佳茗说道:“你接下来要做的是完善各种军事作战技能的训练,这个训练没有限制的日期,如果你一年不达标,那就继续训练下去!等到了基地,boss会和你仔细说明的。”

    “是,班长。”牧佳茗点头。

    “等到了基地,作为前辈的我要提醒你一句,收起你在一类部队那些所谓的荣誉和高傲,在一类部队中你很牛x,但在五类部队里你只是菜鸟!嗯,那个陈塘和苏杨和没咱们卯兔军的待遇,他们一去那里,肯定就吃了不少苦头,用挨揍的方式,被上了一课。”笑面男开口说道。

    听到陈塘这个名字,牧佳茗眼神变了一下。

    “子鼠首长说过,你和陈塘是恋人关系?”刀疤女对着牧佳茗问道。

    “是。”牧佳茗回答。

    “在五类部队里虽然也是自由恋爱,但是……你们不属于一个军,不同的军,是不能随便见面的,如果破了规矩,可是要受处罚的!”笑面男说完,望着牧佳茗,继续说道:“不过,都属于卯兔军的话,是可以的!要不这样胡萝卜,你在咱们卯兔军找一个算了,俗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好的美人胚子和身材,何必便宜了辰龙军的人呢?”

    牧佳茗皱眉,没有回话。

    “别开玩笑了。”刀疤女瞥了一眼笑面男。

    “好不容易来个什么都不懂的一类部队新人,我逗逗她而已。”笑面男微笑着说道。

    ……

    与此同时,五类部队,辰龙军基地。

    辰龙将陈塘喊到了办公室。

    “泥鳅,知道我喊你来是干什么吗?”辰龙低着头,喝着咖啡,问道。

    “报告boss,不知道。”陈塘如实回答。

    “刚从子鼠军那里得到消息,我觉得有必要通知你一声。”辰龙望向陈塘,将咖啡杯放下。

    “什么消息?”陈塘问道。

    “一个叫牧佳茗女人的消息。”辰龙说完,盯着陈塘的双眸。

    话语落下,陈塘脸色微变。

    “想知道吗?”辰龙问道。

    “boss请说。”陈塘点头,望着辰龙。

    “牧佳茗死了。”辰龙开口,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嗡!……”

    陈塘听到这句话,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怎……怎么死的?”陈塘对着辰龙问了一句,说道:“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死呢?”

    “放心,不是为了给你报仇,你不用自责!她是病死的,脑癌晚期!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从军区总医院调查,那边可都是有着档案的!今天,她的葬礼就在狼牙特战队基地举行呢。”

    辰龙说完,举起咖啡杯,喝了起来。

    ps:5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