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牧佳茗的葬礼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那boss,接下来,我就专注于这几点训练吗?”陈塘对着辰龙问道。

    “对,以后上午时间训练格杀术,下午时间训练其他的,吃过晚饭,去图书馆!记住,以后就算你这些都达标了,但每隔一个星期,都要去重温一遍!训练就和铁一样,不经常使用打磨,可是会生锈的。”辰龙点头说道。

    “明白。”陈塘大声应道。

    “这几天,我看你从基地跑到这里,气喘不是那么厉害了。”辰龙望着陈塘,突然说了一句。

    “报告boss,明天我加十公斤负重。”陈塘大声喊道。

    “很好。”辰龙点头,说道:“明天开始,你自己训练吧,这么长时间该和你说的都说了,你也知道怎么训练了,我就不亲自盯着你了,一切得靠自觉。”

    “是。”陈塘应道。

    辰龙说完,便上了战地越野车,然后离开了这里。

    他来到了寅虎军基地。

    寅虎看到辰龙来,把辰龙带到了办公室,这次两人没有喝酒,喝的茶。

    “前段时间亥猪来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儿?”辰龙对着寅虎问道。

    “寅虎军后勤工作的事儿,和辰龙军没有丝毫关系,不说也罢。”寅虎开口,对着辰龙问道:“泥鳅现在什么情况?”

    “再有十天半个月的,就可以和辰龙军一起训练了。”辰龙开口说道。

    “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寅虎望向辰龙。

    “放心吧,在训练新人的事情上,我是不会马虎的,不然他们在战场上牺牲,去了阎王爷那里,不得骂死我?”辰龙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戌狗马上回来了。”寅虎轻声说道。

    “戌狗?”辰龙一愣,说道:“连追击部队的boss都回来了,看来战争真的快来临了。”

    戌狗军,五类部队十二军中负责追击的部队。

    这个军里的每个人,嗅觉和听觉堪比军犬,每个人都有一条狗!并且,戌狗军是除了子鼠军之外的第二情报军,他们是五类部队十二军中,追踪、反追踪、侦查、反侦察等军事作战技能的王牌军。

    ……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又是半个月的光阴逝去。

    这半个月里,陈塘每天都只睡四个小时,除了训练之外的事情,他一概不去想。

    终于,辰龙在看陈塘的训练数据的时候,罕见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都达标了,格杀术呢,找到你自己的动作以及力量爆发点了吗?”

    “找到了!”陈塘回应道。

    “走,训练室。”辰龙说完,朝着训练室方向走去,陈塘立即跟上。

    训练室里,仿真人偶摆放在那里,辰龙对着陈塘说道:“去吧,展示给我看。”

    陈塘走到仿真人偶那里,将全身的六十公斤的负重摘下。

    摘下负重的刹那,陈塘感觉自己全身都变轻了许多,活动身体的时候,都是一副轻飘飘的感觉。

    陈塘举拳,猛然对着仿真人偶的下颚打去。

    “嘭!……”

    一声闷响,仿真人偶的脑袋直接被打断,脑袋在半空中飞了七八米,撞在墙壁上,发出一道闷响声。

    仿真人偶的骨骼是钢铁,但链接头部的却不是钢铁。

    &n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bsp;  比起刚来的时候,陈塘和速度和力量都上了一个档次。

    “连招。”辰龙开口。

    话语落下,陈塘对着一具新的仿真人偶进行格杀术的连招。

    这个仿真人偶有着固定,全身都被铁链拴着,铁链那头深深的固定在墙壁里。

    别说是陈塘,就算是辰龙都没法将其打出固定地。

    陈塘一拳一拳的打在仿真人偶太阳穴上,下颚,踢在仿真人头的后脑和面门。

    一套连招下去,铁链不断的传出响声,仿真人偶都被打的变形了,其脖子上链接钢铁骨骼那边的钢铁都露了出来。

    “可以了。”辰龙点头,说道:“明天开始,你就加入训练吧。”

    “是!”陈塘大声应道。

    “但是负重,一切照旧。”辰龙盯着陈塘,嘱咐道。

    “是!”陈塘点头。

    ……

    军区总医院。

    牧佳茗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在军区总医院院长的操控下,牧佳茗走的很‘安详’。

    她的‘尸体’入了火葬场,这都是军区总医院院长一手安排的。

    在进火葬场的时候,‘尸体’就被掉包了。

    骨灰被送回了狼牙特战队基地。

    狼牙特战队基地的所有人都是一副沉痛的表情,他们将牧佳茗的‘骨灰’放在狼牙特战队的烈士陵园里。

    和陈塘以及苏杨的衣冠冢紧挨着。

    墓碑上没有任何的名字,没有任何的文字,是无字墓碑。

    墓碑前只有鲜花。

    之前陈塘、苏杨、牧佳茗三人所获得的军功章等东西,也都一并埋在了里面。

    龙牙特种部队的‘司令’、黑桃a、红桃a以及各大特种部队的大队长都来了,几名首长也来到了这里,牧卫民也来了。

    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沉重的,悲痛的。

    丛林狼、卓一凡、闫忠震等人望着陈塘、苏杨、牧佳茗的墓碑,心情复杂。

    往昔的一幕幕在他们脑海中闪现着。

    闫忠震和卓一凡他们和陈塘从一次演习中认识,和苏杨在狼牙特战队选拔中结识,之后他们就成了一个小队。

    他们一起参加训练,一起在军事大比武夺冠,一次去猎人学校,一起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

    这一切,仿佛都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但今天,一切都是阴阳永隔。

    他们还记得和牧佳茗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他们对于一个女人成为狼牙特战队的大队长是很不屑和不满的,但最后……这些不满和不屑都烟消云散。

    牧佳茗用实力取的了这群男人的认可,然而……

    丛林狼望着陈塘的墓碑,深深叹息。

    如果不是陈塘,恐怕他再也进入不了特种部队这个圈子,只能在普通部队里度过几年,然后退伍回家。

    他和陈塘可谓是不打不相识,由一次格斗比武,而心心相惜。

    回想起之前的打闹和对话,丛林狼眼眸中泛起泪花。

    他恨不得躺在里面的人是自己,毕竟……这三个人是这么的年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