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不得不接的锅
    中部军区,某个军事基地中,牧卫民坐在办公室里。

    他盯着刚放下的话筒,摇头一笑。

    并不是牧卫民不能反驳牧佳茗的话,而是他心底也不想反驳。

    牧卫民的护犊是出了名的,这点儿中部军区的每个人都清楚。

    说实话,对于身为一个长辈而言,牧卫民是希望看到牧佳茗和陈塘走到一起的。

    对于身为一个爷爷而言,他也不喜欢看到牧佳茗劳心伤神。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儿是……牧卫民也不傻。

    死刑犯里,出现一个曾经被牧佳茗逮捕的人?五类部队会犯这个低级错误?

    不管其他人信还是不信,牧卫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既然五类部队那边都主动露出马脚了,那他还坚持什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再往这火堆里添加一把柴火了。

    ……

    牧佳茗给薛显兵打了一个电话,把和牧卫民说过的话,和薛显兵说了一遍。

    薛显兵听完之后,面色很不好看。

    他没有给予牧佳茗任何答复,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给五类部队的二线负责人打了过去。

    所谓的二线负责人和一线负责人区别,很简单。

    一线负责人就是五位最高(领)(导)(人),二线负责人则是五类部队和五位最高(领)(导)(人)之间的那根线。

    电话一接通,薛显兵直接吼道:“你们五类部队怎么搞的?死刑犯那低级的错误都能犯!”

    “……”二线负责人懵逼了,他都没听懂怎么回事。

    “之前xx边境任务的事情是谁负责的?”薛显兵大声问道。

    “辰龙军和寅虎军都有负责,是寅虎军的寅虎一手指使的。”二线负责人如实汇报。

    “寅虎。”薛显兵微微皱眉,自语道:“陈塘。”

    话语至此,薛显兵一把拍在桌子上,吼道:“寅虎这个混蛋东西,之前让辰龙偷着教陈塘格杀术,为的就是给陈塘进入五类部队做引子,那时候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他越来越过分了!”

    二线负责人沉默不语。

    薛显兵不难想出,寅虎肯定是调查牧佳茗和陈塘关系了。

    关于陈塘和牧佳茗的关系,薛显兵也有所耳闻。

    之前他一直没怎么上心,毕竟部队里也是提倡自由恋爱的。

    但现在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他才知道……这他ma的就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连环戏!

    “首长,您还是消消气吧。”二线负责人开口。

    “寅虎这个混账东西,算计到我头上来了!”薛显兵脸色很不好看,喝道:“给我处罚这个混蛋!狠狠的处罚!”

    “首长,已经处罚了,您忘了?这都关着禁闭呢,还有两万字的检讨。”二线负责人说道。

    “ma的,给我气昏头了。”薛显兵深吸了一口气。

    “首长,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怎么处理?”二线负责人问道。

    “这个烂摊子是你们五类部队的人一手搞出来的,我不接!你们自己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想杀掉牧佳茗就杀掉,想杀掉寅虎那个混蛋就杀掉寅虎,随便!”薛显兵说完,挂断了电话。

    “……”二线负责人听着手机中的‘嘟嘟’声,无语了下来。

    牧佳茗能杀吗?肯定不能。

    一,人家没犯错误。二,人家目前为止也没泄露这件事情一分一毫。

    寅虎能杀?更别扯淡了,如果能杀,早就在某军火库被炸的时候杀了,还会留到现在?

    二线负责人叹气,自语道:“中间人,果然是最难做的。”

    说完,他微微皱眉,挂断电话,然后拨下子鼠军的号码。

    ……

    子鼠军基地。

    “叮铃铃!……”子鼠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

    子鼠一愣,叹气说道:“哎,被发现了。”

    说完,他接起电话。

    “子鼠,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监听我和薛首长的电话了?”二线负责人直入主题的问道。

    “报告首长,是。”子鼠如实回答。

    “你的人是不是也在监视着牧佳茗?”二线负责人继续问道。

    “是。”子鼠如实应道。

    “很好,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也懒得废话,这件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吧。”说完,二线负责人也挂断了电话。

    “……”子鼠听着挂断的‘嘟嘟’声,表情麻木。

    “咯咯……”身后的卯兔笑了起来,露出那迷人酒窝,说道:“这一个个的首长,可真会甩锅。”

    子鼠将话筒放回原处,叹气说道:“没办法,这锅咱们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没得选择。”

    “咱们?应该是你自己吧?别有好处的时候就只想到寅虎军和辰龙军,等有难了,才想到我卯兔军。”卯兔盯着子鼠。

    “得。”子鼠摊手,望着卯兔说道:“反正这牧佳茗我看了一下,情报能力很不错,观察也细腻,就算放在我子鼠军……也不是不可以!既然你们卯兔军不要,那我就要这个人了。”

    “激我?”卯兔黛眉一挑,盯着子鼠。

    “不敢。”子鼠摇头,说道:“行了,咱们也不开玩笑了!我子鼠军还没一个女人呢,肯定不能要,女人都在你卯兔军里!牧佳茗咱们也观察了几天了,你表个态吧。”

    卯兔笑了笑,说道:“本来吧,我还真打算要这个牧佳茗,但在我听到死刑犯事情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着其他人插手!”

    “寅虎既然插手这件事情,现在让我来接手这烫手山芋?子鼠,你这个混蛋东西,什么时候和寅虎军穿一条裤子了?合着一起,忽悠老娘?”

    子鼠面色尴尬了下来,能在五类部队里的,哪个是等闲之辈?

    子鼠有些后悔让卯兔来这里了。

    “算了,这件事情我不管了,你要想找寅虎算账,那你就去禁闭室。”子鼠开口说道。

    “我找那个死不了的混账东西干什么?”卯兔哼了一声,起身,继续说道:“可以让你的人撤出来了,撤出来之前,把该清理的东西都清理干净。”

    “放心,摄像头和监听器,肯定会带走的。”子鼠点头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