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哟,泥鳅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时间恢复,画面回到卯兔和子鼠的身上。

    “卯兔,你想啊,既然辰龙军和寅虎军可以破了这例子,从一类部队弄人,你为什么就不可以?都是隶属于十二军,谁还没个特权不是?”子鼠开口说道。

    “子鼠首长,你这是想挑事啊?”刀疤女开口,盯着子鼠。

    “子鼠首长还真是老样子。”笑面男笑眯眯的附和。

    “听他说下去。”卯兔饶有兴趣的望着子鼠。

    “这女人性子很烈,档案中你也看到了,几次危险的任务中,她一个女人都是首当前冲,身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伤疤和弹伤。”子鼠继续说道。

    “这个我看到了,你不用说了。”卯兔开口,说道:“正因为看到这点儿,我才给你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但是子鼠,你最好不要啰嗦,直接说正题。”

    “如果你感觉合适的话,倒是可以对她进行观察一番,一是防止她有类似自杀的疯狂行动,二是看看她的能力如何。”子鼠继续说道。

    “自杀行动?什么意思?”卯兔皱眉问道。

    “这个我没写在档案里,她和陈塘是恋人关系,听说两人还有着生死相依的约定,不过后来改成了如果一个人死了,剩下的那个人,就为对方报仇的约定。”

    “我的人从情报中得出,牧佳茗还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她的余生只剩下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为陈塘报仇!”子鼠一口气说道。

    “这性子我倒是挺喜欢。”卯兔语气复杂的说道。

    “我也是在调查她的时候才发现她身上和你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无论是性格还是处事,唯一差的,应该就是能力了!”子鼠开口说道。

    “陈塘和苏杨进入五类部队,外面的消息肯定是两人牺牲,可以想象的到,牧佳茗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卯兔开口,继续说道:“行,这份档案我收下了。”

    “我会让我的人继续跟进,一切情况,都会如何和你汇报。”子鼠笑着说道。

    “那就麻烦了。”卯兔点头。

    “不麻烦,权当是为这次事情的弥补吧。”子鼠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说道:“不说了,我得去睡会儿,这段时间一直没好好休息。”

    “去吧。”卯兔点头。

    子鼠离开,刀疤女开口说道:“boss,你不会真的打算跟着辰龙军和寅虎军学吧?弄不好……你也会被关禁闭的。”

    “走吧,该怎么做,我自己有数。”卯兔说完,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在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随手将牧佳茗的档案扔到了垃圾桶里。

    这里的垃圾桶是有人专门处理粉碎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资料外泄。

    ……

    五类部队神秘基地,十平米的房间内。

    辰龙看了一下,起身对着陈塘说道:“走吧,跟我回辰龙军基地,带你认识一下你的前辈们。”

    说完,辰龙朝着门外走去,陈塘立即跟上。

    “我们也走吧。”飞虎对着苏杨说了一句,朝着门外走去。

    “那个,我应该称呼你什么?”苏杨对着飞虎问道。

    “除了boss之外,你对你的前辈一律称之为班长,由于你是最后来的,所以你对所有人都要称之为班长!当然,如果训练基地再派人过来,那你就是他们的班长。”飞虎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说道。

    “那其他军的人呢?也称班长?”苏杨问道。

    “是的。”飞虎点头。

    “明白了,班长。”苏杨应道。

    ……

    辰龙将陈塘带到了辰龙军的基地。

    五类部队的神秘基地被深山环绕,周围都是河流,这里是处于军事禁地范围之内的中心地带。

    哪怕是有人误闯了军事禁地,有着山区和河流,他们也来不到这里。

    辰龙军基地内的训练场地上,密密麻麻的人员都在那里训练着。

    每个人都光着膀子,肌肉隆起。

    他们的训练让陈塘很是震撼,格杀术的切磋都是点到为止。

    如果是不懂行的人,肯定以为是过家家,但在陈塘这个懂行人的眼里,他清晨,一旦这群人没有收住手,那么另外一个人……肯定会轻则重伤,重则死亡!

    是的,五类部队的人是在拿着生命在训练。

    两个互相训练的人,一旦失手,就会造成最坏的后果!这两个人是搭档,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对方,这得需要多大的信任?

    作战训练都是实弹,陈塘瞥了一眼,正在训练的辰龙军,每个人身上都有血迹和被子弹擦伤的伤口,伤口还在不断流着血,但他们依然在泥坑里前进。

    他们已经习惯了死亡的味道,他们时刻与死神为舞,他们一只脚踏在阎王殿,一只脚踏在尘世间。

    刚刚三十公里负重越野回来的近百人引起了陈塘的注意,他们装备包里的负重是三十公斤,另外……他们身上还绑着铁块以及沙包。

    这些铁块和沙包的重量也是三十公斤左右!

    他们每个人额头上虽然有着汗水,但却没有一个气喘的。

    习惯!

    这就是习惯!

    这群人从小就这么训练,一点一点的加公里数,直到现在的三十公里。

    他们已经习惯了,身体习惯了,精神也习惯了。

    “停止一切训练,集合。”辰龙拍了拍手掌,大声喊道。

    话语落下,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齐齐望向辰龙和陈塘。

    “哟,泥鳅。”一名士兵从三米高的墙上跳下,望着陈塘笑嘻嘻的说了一句。

    周围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泥鳅?

    陈塘听到这两个字,眼眸中露出不解。

    “知道为什么叫你泥鳅吗?”这时候,一名身高一米八,体格魁梧的青年走了过来。

    青年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二岁。

    “还希望班长赐教。”陈塘对着青年说道。

    在来的路上,辰龙已经把该怎么称呼都和陈塘说了一遍。

    是的,五类部队里是没有军衔的!

    哪怕你在一类部队中是少校,上校,少将。

    抱歉,在五类部队里,你什么都不是!

    能让五类部队称之为首长的,只有中将级别以上才可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中将级别或以上级别才知道五类部队存在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