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跳出井底的青蛙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今天是陈塘要回部队的日子。

    天气格外晴朗,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

    小区门外,东部军区的吉普车停在那里,陈塘站在车前和家人一一告别。

    安远征和安安也来了。

    “我走了。”陈塘对着众人说了一句,上车。

    将车发动,吉普车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了视线内。

    吉普车上的陈塘,连看后视镜都不敢看一眼,他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此行一别,几乎可以说是永别!

    之前的陈塘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一个只属于国家,被印上五类部队标签的陈塘!

    前方红灯,陈塘将车停下。

    “再见了,便宜的干爹和安安。”

    “再见了爸妈。”

    “再见了,爷爷!”

    陈塘深吸了一口气,待到绿灯亮起之后,一脚踩下油门,吉普车‘嗡’的一声轰鸣声,冲了出去。

    “叮铃铃!……”

    在去东部军区军分区的路上,陈塘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瞥了一眼号码,是未知号码。

    “喂。”按下接听键,陈塘打开免提。

    “今天回去之后,做好准备,明天上午,你和苏杨会去执行任务,任务是由北京军区直接下达的机密任务,这点儿上你们不必担心会出现问题。”一道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响起。

    陈塘不知道他是谁,但却知道肯定是五类部队里的。

    “明白。”陈塘应道。

    说完,那边便挂断了电话。

    陈塘将手机收起,专心的开车。

    他抵达东部军区军分区之后,乘坐着直升机,朝着狼牙特战队基地飞去。

    在上午十点半的时候,陈塘回到了基地。

    回到基地之后,陈塘来到了牧佳茗的办公室。

    “回来了。”牧佳茗给陈塘倒了一杯水,微笑着问道。

    “嗯。”陈塘应了一声。

    “和家里说了?”牧佳茗问了这么一句之后,表情竟然有些小女人的娇羞。

    “说了。”陈塘点头,继续说道:“家里那边没有意见,我爸妈还有我爷爷挺开放的,提倡恋爱自由。”

    “在你回家的这几天里,我也和首长们请示了一下。”牧佳茗坐了下来。

    “首长们怎么说?”陈塘问道。

    他担心首长们会说错话。

    “首长们倒是很支持,没有说什么,就说了一句,只要我们觉得合适,就可以。”牧佳茗说道。

    “那就好。”陈塘笑了笑。

    这个节骨眼上,首长们自然是不会多说的,只能顺其自然的来。

    “我都想好了,等忙过这段时间,狼牙特战队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就让老狼盯上一段时间。”牧佳茗起身,走到陈塘身前,继续说道:“我们抽出一段两人时间来。”

    “好。”陈塘点头。

    牧佳茗将头靠在陈塘胸口,双眸闭上。

    这时候,丛林狼手中拿着文件,走了过来。

    由于陈塘进来的时候没关门,所以……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他看了一个正着。

    “咳!……”尽管丛林狼不想打扰陈塘和牧佳茗,但无奈他手中的事情很急,只能咳嗽了一声。

    听到丛林狼的咳嗽声,牧佳茗立即起身,面色严肃了下来。

    丛林狼看到这一幕,差点儿笑出声。

    “你先出去吧。”牧佳茗面如冰霜,对着陈塘说道。

    “是。”陈塘应了一声,大步离开。

    丛林狼笑了笑,将文件放在桌面上,说道:“大队长,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说公事。”牧佳茗坐了下来,轻声说道。

    “好吧,是这样的……”丛林狼开始汇报工作。

    ……

    陈塘离开牧佳茗办公室之后,朝着自己宿舍走去。

    这时候,苏杨走墙角走了出来,他手中拿着两个苹果,扔给陈塘一个,陈塘接住。

    苏杨瞥了周围一眼,确定没人之后,轻声问道:“遗书不需要修改一下吗?”

    遗书他们每个人早就写好了,就在自己宿舍的枕头底下。

    无论出不出任务,都在那里。

    苏杨感觉陈塘应该修改一下遗书内容,这样或许比较合适。

    “不用了,没什么好修改的。”陈塘说道。

    他的遗书内容如下:如果我牺牲了。每年,逢年过节,代我去拜访狼牙特战队烈士家属。我的抚恤金,全部用于烈士家属慰问品上。

    “你哥哥牺牲了,如果你父母知道你也牺牲之后,他们能挺住吗?在遗书上交代一下,暂时不告诉你家人,也是为你争取时间,万一你成为了十二最强者,还是有机会的。”苏杨说道。

    “这么做的话,只不过是画蛇添足,徒增疑点,我相信牧佳茗,也相信天机他们!我们都彼此了解,他们应该可以猜到我不想让我的家人知道,所以,他们应该会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的。”陈塘说道。

    “一切随你吧。”苏杨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去我宿舍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陈塘说完,朝着宿舍方向走去,苏杨立即跟上。

    来到宿舍之后,陈塘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给苏杨倒了一杯水。

    “明天的任务要怎么执行?”陈塘开口问道。

    “那边没和你说?”苏杨反问了一句。

    “没。”陈塘点头。

    “那不就得了。”苏杨笑了笑,说道:“没和你说,但他们凭什么和我说?”

    “好吧。”陈塘一愣,应了一句。

    “不用多想,这些都是上面该考虑的事情,咱们只管跟着上面的命令去做就是了。”苏杨打了一个哈欠,轻声说道。

    “嗯。”陈塘应了一声,喝了一口水。

    “怎么着?明天就要进五类部队了,有什么感想?”苏杨望着陈塘,笑着问道。

    “我想起一个故事。”陈塘双眸眯起。

    “什么故事?”苏杨问道。

    “井底之蛙的故事。”陈塘开口,继续说道:“那只青蛙跳出了井,看到了更大的天,深知自己的渺小,但同时……这片天和它预料中的那片天,却有着很大的差距,让它有一些失望和迷茫。”

    苏杨听闻此言,笑着说道:“你这是根据自己,然后添加的井底之蛙故事续编吧?还在为五类部队强迫你的事情而生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