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佳茗降‘烈马’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陈塘他们回到狼牙特战队基地的时候是下午四点钟,一直等到傍晚六点钟的时候,电子邮箱还是没动静。

    “砰砰砰!……”

    这时候,宿舍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门没锁。”陈塘开口。

    话语落下,房门被推荐,牧佳茗走了进来,她手中拿着一个饭盒,饭盒中是营养餐。

    陈塘看到牧佳茗,愣了一下,起身。

    “先吃饭吧。”牧佳茗走到陈塘身前,将饭盒放了下来,问道:“照片发过来了吗?”

    苏杨他们和牧佳茗的汇报中自然提及了照片的事情。

    “没有。”陈塘坐下,打开饭盒,边吃边说,道:“如果发过来的话,我早就去吃饭了。”

    “从猎人学校到这里,一直没好好休息吧?你还是先休息吧,照片的事情不用急,一张照片就算确定了推测的情报信息是正确的,但到头来,还会是一头雾水。”牧佳茗说道。

    “我不累。”陈塘开口,双眸紧盯着邮箱。

    牧佳茗说的很对,一张照片就算确定了情报信息是正确的,也会是一头雾水!知道了是黑色骷髅加闪电的佣兵团组织做的又如何?他们对人家,一无所知!

    但陈塘为什么还得亲自盯着?

    很简单,如果他不亲自盯着,不对这件事情上心,那么……他的心会不安,会愧疚。

    他会感觉对不起狼牙特战队牺牲的战友们,对不起被虐杀的老k!

    所以哪怕这件事情是没必要亲自盯着的,陈塘也亲自盯在这里,因为只有这样,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

    牧佳茗望着陈塘,站在陈塘身后,轻声一叹。

    她明白陈塘的心思,自从白色葬礼事件发生以来,这么久了,连黑色骷髅带闪电佣兵团的丝毫线索都没有得到,更别说进展了。

    这些日子以来,陈塘虽然不说,但牧佳铭很清楚,没人比陈塘更着急查这件事情。

    他只有查出来,给战友们报仇了,他的执念才会消失。

    然而,不等他查出眉目来的,老k又出事了!

    老k出事,加上这次猎人学校推断出了情报信息,情报直至黑色骷髅加闪电的佣兵团。

    这,彻底的刺激了陈塘那敏感的神经!

    面对这个神秘的佣兵团,陈塘很无助,他想查,但不知道从何查起,更不知道该如何去查!

    陈塘坐在这里,只是想证明……他在路上!他一直在调查黑色骷髅加闪电佣兵团的路上,从来没有停止过,哪怕一刻!

    这种情绪是极为复杂的,这不是负面情绪,也不是正面情绪,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陈塘烦躁,暴虐,同时不安。

    “滴滴……”就在这是,邮箱里来了一封邮件。

    陈塘立即打开,但是当他看到邮件内容的时候,一拳砸在了桌面上。

    “嘭!……”一声闷响,桌面上的饭盒都被震了下去,打翻,里面的饭菜倒了一地。

    实木桌面那本来裂开的缝隙,缝隙更大了。

    邮件不是6号发来的,是一封垃圾邮件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

    “狼牙!”牧佳茗看到陈塘情绪失控,低喝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忘记,你是一个军人!”

    陈塘转身,盯着牧佳茗,吼道:“军人?我算什么军人?什么狗pi军事大比武冠军,什么狗pi98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毕业生?什么狗pi猎人勇士勋章?这些有什么pi用!我连战友们,我哥哥的仇都没法报!哪怕是老k,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而无能无力!我他ma算什么军人!军人?军人又他ma算……”

    不等陈塘说完的,牧佳茗上前,一把将他按在木椅上,一双宛如黑宝石般的眸子盯着他,喝道:“你冷静一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陈塘一把将牧佳茗推开,起身喝道:“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他ma的受够了,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去报仇,我要亲手栽了他们!”

    牧佳茗握拳,喝道:“你是军人!”

    “这个军人我不他ma的当了,我不稀罕!”陈塘大吼。

    现在的他情绪已经彻底失控了,他能想到的只有报仇!这么久所积压下在心中的怒火和仇恨,加上在猎人学校被激发出来的暴力倾向,使的陈塘彻底暴走。

    “只要能找到那群混蛋,杀了那群混蛋,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在所不……”陈塘不断的吼着,不等他吼完的,牧佳茗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把他剩下的话给打了回去。

    这一巴掌牧佳茗用了全力,陈塘嘴角都被打出了血。

    陈塘双眸都红了起来,眸中血丝密布。

    牧佳茗再次将陈塘按下,陈塘想要起身,可想而知,如果他起来了,必然会对牧佳茗动手!这时候的他,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理智了!

    但不等他起来的,牧佳茗一把抱住坐在木椅上的陈塘。

    牧佳茗站着,陈塘坐着。

    他的脸和牧佳茗的腹部紧贴在一起,牧佳茗的双臂抱着陈塘的头,身体弯腰,下巴抵在陈塘的头顶,轻声说道:“发发牢骚就行了,这样也好,把这么长时间你埋在心里的那些压力都释放出来。”

    陈塘双眸中的血丝消失,狰狞的表情也恢复了常色,面无表情,仿若呆滞的被牧佳茗抱着。

    突然,他哭了起来。

    哭的很大声,撕心裂肺。

    哭的时候,还不断用无助口吻的喊着:“我什么都办不到,哪怕我拼命训练,拼命让自己变强,有着报仇的能力,我却不知道敌人是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想报仇,有着报仇的能力,却不知道敌人是谁,这种感觉……谁能体会?

    “只有冷静,才有着更大的几率看到机会,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冷静,哪怕有着机会,他也看不到。”牧佳茗微笑着说了一句。

    此时的她很温柔,和方才判若两人。

    事后的很多年里,在陈塘回忆自己年少的时候,总是喜欢说一段话:牧佳茗这个女人,该强势的时候比男人都强势,但该温柔的时候,却比全世界任何的女人都要温柔。

    在自己的一生中,碰到过很多喜欢自己的女人,她们都觉得自己可以做的比牧佳茗更好。

    然而,正如牧佳茗所说的那般,自己这头烈马,也只有她才能降得住!

    当然,她自己这头烈马,也只有陈塘才能牵的了。

    ps:第2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