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成功抓捕章鱼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由于委内瑞拉政府的要求是活抓章鱼,再加上章鱼体格瘦小,破窗而入的学员没有太过于在意他。

    在苏杨望向章鱼的时候,却是脸色一变。

    因为……章鱼手中拿着一颗高|爆|手雷,他嘴角勾起阴冷的笑容,喝道:“谁也别想抓到我,一起死吧!”

    章鱼这个人很极端,不然他也成不了最大的(军)(火)(商)。

    他听到了密集的枪声,他知道这肯定是大规模的行动。

    而且这群人的战斗力绝对很强,不然他的两个雇佣兵也不会死这么快!

    所以,章鱼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也劫持不了人质了!但被委内瑞拉政府抓住?牢底坐穿?或者直接死刑?

    不,这不是章鱼要的结果,反正都是死,那还不知道拉着委内瑞拉政府的走狗一起去死!

    章鱼左手持着(高)(爆)手雷,右手距离拉环已经不足三厘米。

    这时候,哪怕是苏杨和那名学员将枪口对准章鱼的手腕,再开枪,也来不及了!

    如果被章鱼碰到拉环,那么以高|爆|手雷的威力,这个包厢内的任何人都别想活!

    章鱼会死,那名学员也会死,苏杨也会死!

    “砰!……”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g3/sg1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

    子弹从枪口中飞出,划破天际,从被撞碎的窗户飞进。

    “噗!……”一道血花溅起。

    章鱼的左臂手腕,被子弹打断!

    握着(高)(爆)手雷的断手在空中旋转,鲜血喷洒。

    “嗯!……”章鱼感觉左臂一痛,紧接着剧痛传来,他对着自己左臂看了一眼,先是看到了那断裂的白骨和碎肉,紧接着……鲜血涌出,将白骨淹没。

    “啊!……”章鱼闷哼了一声,因为疼痛,他面色都扭曲了起来。

    枪是陈塘开的,他一直在盯着章鱼,丝毫没有去管那两个雇佣兵。

    因为他相信那名学员和苏杨可以干掉那两个雇佣兵。

    章鱼在掏出手雷的时候,陈塘的手指就放在了扳机上面。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章鱼,但是……委内瑞拉政府的要求是活抓!既然是活抓,而且保证手雷不能响,那就只能打断章鱼的手腕了。

    这对枪法的要求是极高的,哪怕专业的狙击手,也不敢说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准确无误的打断目标的手腕,而不伤及目标的性命。

    对于狙击手来说,杀一个人很容易,但打伤一个人,很难!

    毕竟狙击步枪的威力,是巨大的!

    苏杨的反应很快,在听到狙击步枪枪声的时候,就知道是陈塘开的枪。

    他立即跳入包厢,一把抓住章鱼的头发,然后将其双臂卸下,下巴卸下,控制了起来。

    “一组清理完毕,击毙雇佣兵七人,我方无伤亡……”

    “二组清理完毕……”

    “三组……”学员们的声音在无线电中传出。

    “章鱼抓捕完毕。”苏杨对着无线电说道。

    “雇佣兵尸体跟情报人数对不上,要不要追击?”一名学员问道。

    &nb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sp;“不用了,我们的任务目标是章鱼,任务已经完成,可以撤退了。”陈塘说完,喝道:“收队!”

    ……

    是的,章鱼还安排了几名雇佣兵在外面,但是这几名雇佣兵听到密集枪声,然后听到自己这边人惨叫声的时候,就跑路了。

    虽然他们是章鱼雇佣的,但他们可不会为了章鱼去拼死!面对无胜算的战斗,他们是不会傻到去送死的。

    与此同时,菲尔莫斯的车还没走远,他可以听到夜色黎明娱乐会所传来的枪声。

    他双眸眯起,脸上的横肉不断颤动。

    “先生……”开车的保镖开口,不等他说完的,菲尔莫斯打断,道:“继续往前走。”

    “是。”保镖应了一声。

    “看来我的定金……泡汤了!这群该死的混蛋,让我一天损失了这么多钱!给我查出这件事情是什么人做的。”菲尔莫斯冷声说道。

    “是。”保镖应了一声。

    ……

    夜色黎明娱乐会所里的客人和工作人员在听到密集的枪声之后,都被吓的不轻。

    学员们已经离开了,从哪里来的,从哪里走的。

    章鱼自然也被他们带走了。

    枪声停止之后,他们的负责人去包厢内查看情况,看到满地的尸体,直接被吓的瘫坐了下来,然后报警。

    警察来了,只是了解了一下情况,清理了一下尸体,带着那六个行李箱的美金,便离开了。

    很显然,委内瑞拉政府已经和他们打过招呼了。

    ……

    一辆越野车在行驶着。

    陈塘、6号、苏杨、卓一凡、闫忠震以及章鱼在这辆车上。

    卓一凡在简单的给章鱼的断臂包扎,强行给他止血。

    什么叫强行?就是哪怕章鱼疼的双眼布满了血丝,全身颤抖,也无济于事。

    章鱼的下巴被卸下来了,双臂也都卸下来了,但他的眼神却无比阴冷,他不断的盯着陈塘几个人看,仿佛是要把他们几个记住,如果他有机会出来,或者有人救他出去的话,报复陈塘他们。

    越野车行驶了半个小时,在郊区停下。

    运输直升机已经在这里等候了,同时……委内瑞拉政府的人也在这里等着。

    学员们陆续到场,下车,将章鱼交给委内瑞拉政府的人,便陆续登上了运输直升机。

    运输直升机起飞,离开了这里,朝着猎人学校的方向飞去。

    章鱼被委内瑞拉政府的人带上车,车上有人给章鱼治疗,保证章鱼的生命安全。

    委内瑞拉政府的车离开了,他们却没有发现,一辆防弹奔驰车停在幽暗的角落里,一直在盯着这一幕。

    是的,这是菲尔莫斯的车。

    他不是跟踪陈塘他们来的,如果跟踪陈塘他们的话,早就被反侦察到了。

    他是跟着委内瑞拉政府的车辆来的这里。

    “猎人学校吗?”费摩尔斯看到了猎人学校标志的运输直升机,冷笑了一声,满脸横肉颤动不止,对着保镖说道:“想办法给我查出,这一期的毕业名单。”

    “是。”保镖应了一声,问道:“先生,章鱼……咱们救还是不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