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刚烈与沉稳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陈塘看到老人的脸色,皱起眉头。

    自己说错话了?

    “本来还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小子,现在看来,你倒是虚伪的很。”老人盯着陈塘,低声喝道。

    陈塘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苏杨一个劲儿的对着陈塘使眼色,但陈塘完全不往他这边看。

    周围苏杨的亲人们都沉默着,静观其变。

    “您的话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哪里虚伪了。”陈塘深吸了一口气,一副豁出去的决然眼神,望着老人,开口问道。

    这句话落下,周围的众人脸色齐变。

    陈塘,这个小小的少校,竟然敢反驳!

    苏杨叹气,望向陈塘的眼神仿佛在说……算了,随你折腾吧!

    “完善军事搏杀术,夺得军事大比武头冠,毕业于98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这些成就,有几个军人能办到?”老人对着陈塘问了一句,不等陈塘言语的,他继续说道:“你先不用说话。”

    话语至此,老人对着他的儿子、女儿、女婿们问道:“你们回答。”

    “的确没几个。”苏杨的大伯开口,回答。

    “你说的很对,的确没几个人,但此子却说是运气,这和运气有关吗?这不是虚伪是什么?一个男人,有着能力,有什么不可承认和面对的?”老人望向陈塘,继续说道:“我说你虚伪,难道说错了?”

    陈塘笑了笑,望着老人说道:“我尊敬您,您要是觉得这是虚伪,那我不辩解!但我爷爷从小教导我,做人要谦虚,任何话不可说满!所以,刚才我回您的那句话,不是虚伪,是谦虚!尽管这两个词语用行动表达出来的意思有些接近,但性质上却是截然不同的!”

    “你爷爷?”老人双眸眯起,望着陈塘,哼道:“你是说陈二狗吗?”

    话语落下,陈塘一愣。

    “你看他取的这个破名字吧,尽管以后改了名字叫陈援朝,但这样……就会改变他叫陈二狗的事实吗?”老人继续说道。

    陈塘面色有些难看了下来,别人怎么说他都无所谓,但这么说他爷爷,他真的忍不了,哪怕这个老人是个大人物。

    毕竟,陈援朝是陈塘这辈子最尊敬的人。

    苏杨眉头皱起,脸色也不好看,毕竟陈塘是他的兄弟,战友。

    苏杨的堂姐和表姐听到这个名字,立即笑了起来。

    “谁让你们笑的!”老人听到笑声,眼神凌厉了下来,盯着苏杨的堂姐和表姐,吼道:“你们有什么资格笑这个名字?”

    老人突然的态度转变,让苏杨的表姐和堂姐齐齐打了一个哆嗦,面色惊慌的盯着老人,不敢出声了。

    “陈二狗这个破名字,只有我能说,只有我能嘲笑!”老人起身,情绪激动的吼着:“你们,谁都没有这个资格!”

    这番话落下,苏杨的长辈们都面色凝重的沉默着。

    他们知道,老人肯定和陈援朝认识。

    &nbs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p; 苏杨的大伯和二伯以及父亲,还有他的两个姑父,在听到陈援朝这个名字的时候,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他们这个年纪,是听过陈援朝这个名字的。

    不过他们的女儿笑出声的时候,他们没来得及阻止。

    陈塘察言观色,也明白了方才老人的话没有恶意,心中的怒气也消失了。

    “也难怪,你身上流着陈二狗的血,和他一样虚伪,属于正常!之前的时候,我说他虚伪,他就是一直用谦虚这两个字来反驳我!我说了他一辈子的虚伪,他反驳了我一辈子的谦虚。”

    “虚伪也好,谦虚也罢,总之我和他的教导方式截然不同,但却都出了不菲的绩效,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派系!”老人望着陈塘,坐了下来,轻声说道。

    “我明白您的理念,您是觉得军人应该刚烈,在有着第一的能力时,绝对不会自称第二!”陈塘望着老人,说道。

    “是。”老人点头,说道:“陈二狗的理念是,军人应该沉稳谦虚,就算有着第一的能力,但也宁可称第二,甚至第三第四!”

    “对。”陈塘应了一声,说道:“我爷爷从小就是这么教导我的!”

    “那你觉得我和二狗子,谁的理念对?是不是我的对?”老人对着陈塘问道。

    “您的不对。”陈塘摇头。

    “嘭!……”老人一掌拍在桌面上。

    苏杨的长辈们面色严肃的站在那里。

    “我就知道,陈二狗的孙子,肯定会站在他的角度上去讲话!”老人开口。

    “您误会了。”陈塘开口,说道:“您的不对,我爷爷的也不对,也可以说是,您的对,我爷爷的也对。”

    说到这里,陈塘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您刚才也说了,这是两种不同的练兵理念,这样是不同的派系,在目前中国各个部队中,有持您的理念练兵的,也有持我爷爷理念练兵的!两个理念的绩效都很好,都为国家练出了钢铁意志的部队。”

    “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和您的孙子苏杨!苏杨,一直很刚烈,他觉得自己能行的事情,绝对不会让步,本来我还好奇苏杨的性格怎么回事,现在我明白了,他是受了您的熏陶!苏杨是个优秀的军人,这点儿是有目共睹的!”

    “至于我,一直是沉稳谦虚,也是您口中的‘虚伪’,但现在我也刚烈一次,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同样也是优秀的军人,我是受了我爷爷的熏陶!”

    “这两个理念,制造出的军人都很优秀,也可以成为配合默契的战友!”

    “这两种理念都有优点,也都有缺点!这就和一道数学题一样,有着好几种不同的解法,这几种解法都可以得出答案,那么……解题的方式,究竟谁对谁错?谁的更好一些?这种问题,恐怕谁也给不出答案!”

    “所以,我只能说您的理念对,也不对!我爷爷的理念也对,也不对!”

    陈塘的一番话,让老人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老人望着陈塘,说道:“陈二狗,倒是有一个能言善辩的孙子,你很不错,给我解开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心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