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时候到了
    离开陈塘的住处之后,牧佳茗很高兴。

    毕竟陈塘的话,间接的意思就是……他也喜欢牧佳茗,如果不喜欢的话,怎么可能看到‘司令’和牧佳茗在一个班,而吃醋呢?

    陈塘躺在床上,脑中回忆着丛林狼和他说过的话,笑了笑,自语道:“老狼不愧是前辈,真的让他给说中了。”

    自己是什么时候对牧佳茗有的感觉?或者说,牧佳茗进入了自己的心里?

    陈塘不明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第一次看到牧佳茗胳膊上的疤痕,也可能是……从一开始两人争锋相对的时候,就已经有影子了。

    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陈塘突然一愣,摇头一笑。

    牧佳茗的名字陈塘是不知道的,哪怕是今天分班,牧佳茗也是三班。

    由于是剩下的,三班老师直接没念名字,就全部带走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次日清晨,晨阳初升。

    陈塘起的很早,来到了学院扫地,手中拿着包子,边吃边扫。

    六点半的时候,天还黑着呢,学员们就一个个的到学院了。

    “陈塘,帮忙把我院子里的垃圾扔出去,谢了……”

    “陈塘,帮忙把我刚洗的衣服晾上,我放院子里了……”

    学员们对着陈塘不断的打着招呼,他们没有别的意思,但这些话听在陈塘耳朵里,却很刺耳。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毕竟双方的站立角度不同。

    陈塘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着一一应下,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陈塘在扫着地,‘司令’一步步朝着他走了过来,在和陈塘擦肩而过的瞬间,他轻声说道:“狼牙,这个工作……真的很适合你。”

    说完,‘司令’头也没回的朝着前方走去。

    陈塘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香烟,点燃一根,自语道:“ma的,不和傻子一般见识。”

    陈塘扫完学院,又把各个学员交代的事情做好,很快,这一天,就过去了。

    新的一天又来了。

    陈塘和牧佳茗虽然有了一层模糊的关系,但陈塘目前这‘忙碌’状态,是没心思搞这些事情的!牧佳茗也在努力的学习。

    她想的是毕业之后,回了基地,两人不有的是时间吗?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眨眼间,五天时间消逝。

    虽然茅宜川说他的搭伙的三天就会来,但六天了,还是没来。

    这六天时间里,陈塘仿佛变了一个人,他沉稳了许多。

    之前那些碰到就会生气的事情,现在碰到……他也麻木了。

    扫地成了陈塘的大活儿,心中虽然还是抱怨,但也看开了很多,他在扫地的时候,脑子里在想着事情,比如自己完善的搏杀术,该怎么继续完善。

    ……

    学院天台上,之前扫地的那名老人拿着望远镜,一直在盯着陈塘看。

    是的,六天时间,他足足看了陈塘六天!

    陈塘扫地的时候在吃饭,老人吃饭的时候也在拿着望远镜盯着陈塘,观察陈塘的一举一动。

    “老师,已经六天了。”茅宜川来到天台,轻声对着老人说了一句。

     

    他不止来过一次,在三天前的时候,他就来了一次,但老人笑眯眯的说了一句:“还不到时候。”

    现在,他又来了。

    “时候到了。”老人放下望远镜,将望远镜扔给茅宜川。

    ……

    晚上六点钟,天黑了。

    陈塘吹着口哨,扛着扫帚,手中拿着馒头边走边啃,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将扫帚放在一旁,进了房间。

    在进入房间的刹那,陈塘双眸眯起,一步步,谨慎的朝着卧室走去。

    有人进来了!

    因为陈塘在屋门前绑了一根头发丝细的线,现在线断了。

    在他走到卧室门前的时候,手掌轻轻的摸向门把手。

    但不等他摸到的,门突然开了!

    陈塘举拳,一拳挥去。

    拳头挥出,陈塘的手腕就被房间内伸出的手掌握住了,一道声音随之响起:“别紧张。”

    陈塘一愣,看清了声音的主人。

    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扫地的老人。

    “您怎么在这儿?”陈塘皱眉问道。

    “我就是和你搭伙干活的人。”老人笑了笑,朝着窗前走去,拉上窗帘,然后坐在了床上。

    “您?和我搭伙,扫地?”陈塘眉头微挑。

    这个老人绝对不简单,刚才那一拳,虽然自己没用全力,但却被老人瞬间给破了。

    “你的心很细。”老人望着陈塘,笑着说了一句。

    陈塘知道老人说的是自己设下丝线,然后发现他的事情。

    “不过那丝线,是我故意扯断的。”老人补充了一句,不等陈塘回话的,他笑着说道:“去把大门反锁,然后回来,和你说点儿事情。”

    “哦。”陈塘点头,去照办了。

    将大门反锁之后,他快步跑到了卧室。

    “坐下。”老人示意陈塘坐下。

    陈塘坐了下来。

    “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田不争,种田的田,表里不一的不,争气的争。”老人笑着自我介绍,然后说道:“你不用介绍自己了,我知道你叫什么。”

    “我有点儿迷糊,希望您帮我解答一下。”陈塘望着田不争,他现在如果还没发现事情不对劲儿,那他的特种兵也白当了。

    “是我让茅宜川专门命令你扫地的。”田不争说道。

    “原因呢?特殊培养我?但这也没必要晾我六天吧?我这一下子比其他人起步晚六天了!”陈塘说完,继续说道:“还有,您为什么选中我?和那次您扫地有关?再就是……”

    不等陈塘说完的,田不争举手打断,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的问题肯定很多,放心,我既然来了,出现在你面前了,那我一定会回答你心中所有的疑问。”

    “也是。”陈塘笑了笑。

    “但是在这之前,我需要向你问一个问题,你得先回答我。”田不争望着陈塘说道。

    “您问。”陈塘开口。

    “当时我扫完地之后,你进门的时候,为什么走我走过的步子?”田不争对着陈塘问道。

    ps:家里有些事情,所以今天到周一都是两更,其后会恢复三更!事情会在一月十五号全部忙完,那时候每天五更,保持一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