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一群井底之蛙
    如果此时苏杨乘胜追击的话,红桃a是没有反击机会的。

    但苏杨却站在那里,也不对着红桃a继续攻击。

    红桃a起身,有些恼羞成怒的盯着苏杨。

    “来。”苏杨伸手,对着红桃a勾动手指。

    “混蛋!”红桃a低吼一声,身体跃起,一脚朝着苏杨面部踢来。

    苏杨身体急速后退,后退的同时,一把抓住红桃a的脚腕。

    但红桃a吃了一次亏了,他不可能再吃第二次亏,在苏杨抓住他脚腕的同时,红桃a另一条腿对着苏杨太阳穴踢去。

    “下手真狠呢你。”苏杨嘴角勾起一抹恶魔微笑,低头,避开红桃a的踢击。

    然后闲着的那条手臂,抓住红桃a的另一条腿。

    此时,红桃a两条腿都被苏杨抓住了,身体也失去了平衡。

    苏杨用力,将红桃a双腿向上一推,红桃a头朝下,双手立即撑地,控制住身体平衡,同时,他双腿弯曲,想要用膝盖攻击苏杨。

    但不等他攻击的,苏杨一脚踢在红桃a的腹部。

    直接把红桃a给踢飞出去三米,趴倒在了地上。

    “这个家伙……是新兵吗?”此时,‘司令’、‘副司令’等龙牙特种部队的人盯着擂台,齐齐皱眉。

    苏杨的搏杀技巧以及反应能力太强了,这完全不是一个新兵该具备的能力。

    “混蛋!”红桃a被彻底激怒了。

    因为他知道,苏杨明明有着两次可以直接结束这场比武的机会,但苏杨却没有击败他,而是间接的进行羞辱。

    “有些玩过头了。”陈塘望着擂台上的苏杨和红桃a,轻声自语了一句。

    “是有些过分了。”牧佳茗开口说道。

    一句话说的好,士可杀,不可辱。

    普通人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军人了!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我是打不过你,但你可以让我有尊严的去死,而不是一次次的进行羞辱!

    红桃a起身,准备搏命。

    但不等他起身的,苏杨一脚踢在红桃a的后脑上,眼神冷冽,嘴角还挂着恶魔般的微笑。

    红桃a被踢中后脑,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五类部队训练的人,很明白攻击哪个部位,可以让一个人长时间的晕眩。

    苏杨,自然清楚。

    踢中红桃a后脑之后,红桃a整个人仿佛傻了一样处于晕眩状态中。

    苏杨一把将红桃a单手提起,一拳砸在红桃a脸颊上,将红桃a打倒在地,红桃a的脸颊都红肿了起来,嘴角流出血迹。

    “他ma的,敢对着我装大爷,今天小爷不把你给废了,以后岂不是让我那群‘小弟’们耻笑?”苏杨大步上前,此时红桃a刚感觉清醒了不少。

    他猛然回头,苏杨一脚踢来,踢在红桃a面门上。

    红桃a倒地,又开始晕眩。

    他的口鼻都在不断的流出鲜血。

    “天杀想干什么!”牧佳茗美眸凌厉了下来。

    “这个混蛋……”陈塘面色严肃,对着裁判喊道:“还不宣判结果干嘛呢?龙牙的人被打的根本没有意识了,喊不出认输的,这么下去,他会被打废的!”

    裁判一愣,立即拦下苏杨,喝道:“比武结束!”

    苏杨眼神眯起,嘴角挂着恶魔般的微笑,瞥了一眼裁判。

    裁判顿时感觉自己后背发凉。

    “你看,我一开始就和他说了,我让他认输,否则我怕收不住手,他不听,这不怪我。”苏杨笑了笑,走到红桃a面前。

    红桃a清醒了过来,他想起身,但感觉全身无力,并且全身都传出剧痛。

    “以后少狗眼看人低了,你以为龙牙特种部队很了不起吗?一群井底之蛙。”苏杨盯着红桃a,轻声说道。

    红桃a握拳,眼神冷冽的盯着苏杨。

    “天杀,下来。”陈塘跑到擂台前,大声喊道。

    “真没意思,还没玩够呢。”苏杨摊手,望向龙牙特种部队休息位置,对着‘司令’勾手,说道:“要不你上来玩玩?可能和你玩,还有点儿意……”

    不等‘思’这个字落下的,陈塘一把将苏杨拉了下来,按着苏杨的脑袋,和牵驴一样,朝着狼牙特战队休息区走去。

    “你妹啊狼牙!”苏杨大骂。

    “给我好好在这待着!”陈塘把苏杨弄到人群里,说道:“上场的时候就和你说好了,下手轻点儿,你怎么还是没听进去?”

    “我给他机会了,他不认输,我有什么办法。”苏杨耸肩。

    牧佳茗望着苏杨,双眸眯起。

    她倒是看走眼了,想不到狼牙特战队里除了她以及陈塘之外最强的,不是闫忠震他们,而是这个苏杨!

    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儿?牧佳茗瞥了观战席上的首长们一眼,此时首长们连上来批评苏杨的意思都没有,这更让牧佳茗怀疑苏杨的身份了。

    虽然说格斗比武伤人在所难免,但那个时候,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看出来,苏杨有着绝对压制的实力,可以击败红桃a!

    ……

    观战席上。

    “这个苏杨,真是个麻烦。”一名中将说道。

    “也怪不得他,毕竟他在五类部队神秘基地长大的,受到的教育就是这个教育,想短时间内改过来,根本不现实。”马姓上将说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薛显兵笑着说道。

    ……

    苏杨走到陈塘面前,轻声说道:“我没用格杀术,就是用的你的搏杀术,怪不得我。”

    “你可真够添麻烦的。”陈塘叹气。

    狼牙特战队和龙牙特种部队本来就有着隔阂,如此一来,怕是隔阂更大了。

    红桃a直接被医务兵抬到了医务室,龙牙特种部队的人望向狼牙特战队的眼神,都夹杂着怒意。

    “第四场,开始!”一道枪声响起。

    陈塘知道,自己该上场了。

    ‘司令’朝着擂台走去,眼神冷冽,表情淡漠。

    多少年了,还没有人能在军事大比武上让龙牙特种部队吃这么大的亏呢。

    “司令,给红桃a报仇!”周围龙牙特种部队的特种兵们大声喊道。

    军营,本就是个争强斗狠的地方。

    每个部队里的人,都是自家兄弟,自家兄弟受了欺负,自然要找回场子。

    这已经是军营的潜规则了。

    陈塘再次叹气,一步步的朝着擂台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