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极度缺水
    运输直升机离开了。

    陈塘对着周围扫了一眼,一片无边无际的黄沙,沙丘遮掩住了他的视野。

    白,沙漠里的气温很高。

    陈塘将迷彩棉袄脱下,朝着前方走去。

    走了不到五分钟,他的额头就浮现了汗珠。

    但陈塘没有办法,他只能不断的前行。

    他也可以挖个坑,躺在湿一些的沙子里避暑,但这样又能如何呢?他要在这里生存三,而不是几个时,那么做的话,完全和等死没什么区别。

    走了四十分钟之后,陈塘口渴的很,但他没看到任何的动物,哪怕一条蛇都没看到。

    这让他有些绝望。

    猛然,陈塘目光望着前方不动了,紧接着脸色一喜,朝着前方跑去。

    他跑了五十多米,停了下来,蹲下,捡起地面上的一个矿泉水瓶子。

    这个瓶子已经很旧了,不知道它为什么在这里,可能是来这里探险的驴友扔下的,也有可能是从其他地方被风吹过来的。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陈塘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他深吸了一口气,解开腰带,将便(尿)在了瓶子里,整整一瓶。

    这是他上午喝水的存货,一开始陈塘没舍得(尿),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有可以储存的器物了。

    千万别看这一瓶子(尿),在这三里,这将会是改变命运的一瓶(尿)。

    只要稍微懂点儿求生常识的,都知道在沙漠里,(尿)也可以救人!虽然这有些恶心,但总比死了的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

    陈塘实在走不动了,他体内极度缺水。

    蹲坐在沙丘的阴影里,陈塘打开装有(尿)的矿泉水瓶盖,喝了几口。

    下咽的刹那,陈塘顿时反胃,但他强忍着自己不去想这些。

    这时候,(尿)可是好东西,实话,陈塘舍不得全部喝完,因为全部喝完了,他连今都熬不过去。

    陈塘有些期待夜晚的到来,白实在太难熬了。

    而且人怕热,动物也怕热,沙漠里的动物一般也都是晚上活动的。

    在正常的气候下,人不喝水可以坚持三,有的甚至更久,但那是少数。

    但在沙漠里,沙漠里的空气湿度几乎为零,你处在沙漠中,时时刻刻都在蒸发自己的水分,24时不进水,基本上就丧失了行动能力,(如果是运动状态下,消耗的更快。)36——48时彻底死亡。

    在沙漠中,如果水源足够,则需要一6到8瓶饮水量,拿一瓶农夫山泉打个比喻,在正常气候下你喝的时候,一瓶就能解渴,甚至半瓶。

    但在沙漠里,你会感觉这瓶水和一次性纸杯的量差不多,随便一喝就没有了。

    生存比武是从早上八点钟开始的,到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十二个时的时间里,就有一百多名特种兵被淘汰。

    有的是没办法,运气太差,有的则是自己举起了军刀。

    沙漠里的水太重要了,比黄金都重要的多。

    陈塘这一处于运动状态中,消耗的水分是可怕的。

    黑的时候,他的(尿)已经都喝没了,但却没有丝毫的(尿)意。

    这就是……陈塘断货了,他得需要尽快需要找水源,今夜就得找到,不然明……他很难度过。

    白的沙漠,和火炉一样,夜晚的沙漠,也就是太阳落下之后,和冰窖一样。

    陈塘穿上了他的迷彩棉袄,气温在零下二十度左右,冻得他双脸通红,本来就缺水干裂的嘴唇,又被冻裂了几道。

    陈塘起身,走在夜色下。

    一直到凌晨一点钟,陈塘都在寻找水源和动物的踪迹,但他一无所获。

    没办法,陈塘知道自己必须要休息。

    靠在沙丘上,陈塘闭目养神,睡了一觉,太阳出来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半,陈塘睁开了双眼。

    气温回的很快,陈塘脱下迷彩棉袄。

    “运气背到家了。”陈塘自语了一句,他很烦躁,难不成自己要在这第一轮就被刷下来?

    陈塘对着周围扫了一眼,猛然脸色一变,眼眸一喜。

    气温回暖,一条蛇正在爬动着,它的速度很快。

    它的头不是三角形的,这不是一条毒蛇。

    陈塘不知道这是什么蛇,毕竟他不是生物学家。

    此时的这条蛇在陈塘的眼里,已经不是一条蛇了,而是一顿美餐!

    迅速拔出军刀,陈塘发誓,自己拔刀的速度,这一次绝对是目前为止最快的一次。

    “唰!……”

    军刀扔出,刺中那条蛇,将那条蛇扎在了沙子里。

    陈塘快步跑去,一把将蛇提起。

    蛇朝着陈塘撕咬了过来,陈塘手中军刀一挥,蛇头被砍下。

    蛇头虽然砍下了,但蛇身子还在不断扭动着,陈塘提起蛇身,把嘴张开,蛇的血液不断滴入陈塘的嘴里。

    虽然血液不多,但陈塘也很满足了。

    用军刀将蛇皮扯下,陈塘将蛇肉放在嘴里,生嚼了起来,然后咽下肚。

    陈塘坐在沙丘的阴影中,他想自己造水,但他没有工具。

    “还有两。”陈塘轻声自语了一句。

    接下来怎么办?一条蛇的血液,完全不可能让陈塘度过今的。

    就算可以熬过今,那陈塘晚上绝对没有任何的行动能力了!等明白的时候,他会失水过多而昏迷的!昏迷之后,盯着陈塘的人,就会宣布陈塘淘汰,然后救援直升机就会来把陈塘带走。

    这不是陈塘要的结果。

    瞥了一眼自己还没丢弃的矿泉水瓶,陈塘叹气。

    他还是没有(尿)意。

    “不能这样放弃,如果不主动出击,那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陈塘起身,他决定赌一把。

    他继续开始了寻找绿洲的征程。

    不得不,他的选择是对的,但是……他的运气真的很差。

    一直到下午五点钟,陈塘实在走不动了,他的嘴唇都干裂出了十几道血痕。

    陈塘爬到沙丘阴影下,躺在那里,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他知道,这是身体极度缺水的征兆。

    他,已经没有行动能力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