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陈塘的私心
    “狼牙,自己留着用,不公布让全部特种部队知晓,这可不是你的为人吧!还是说你这出去一趟,回来之后变了?”丛林狼盯着陈塘问道。

    “老狼,你把我想成什么了?”陈塘知道丛林狼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解释道:“我是说暂时别告诉首长们,我有私心,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全部说完!”

    “好,你说。”丛林狼点头。

    “这不是马上军事大比武了吗?我不是和龙牙特种部队的人说过狠话吗?所以我想先让咱们狼牙特战队的人学会,在军事大比武上大放异彩,那时候首长们肯定好奇啊,这是什么搏杀术?首长们一问,那时候咱们再说不就行了?这不是两全齐美的事情嘛。”陈塘一口气说道。

    “我懂了。”丛林狼点头,笑了笑,说道:“你是准备在军事大比武结束之后,再公布。”

    “对。”陈塘点头。

    牧佳茗笑了起来,说道:“你是开发者,你有着这个权力,一切你自己做主!另外,这件事情公布之后,你准备成为上尉或者少校吧,提前恭喜你了,狼牙上尉,或者是……狼牙少校。”

    军衔是靠军功来提升的,研发新的搏杀术,这的确是大功,而且是全面提升一类部队特种部队单兵格斗能力的大功,提升军衔,哪怕连升两级,都是情理之中的。

    陈塘笑了笑,没有言语。

    “行了,别偷着乐了,快去当老师吧。”牧佳茗对着丛林狼和陈塘下了逐客令。

    陈塘和丛林狼离开了牧佳茗的办公室,然后来到训练场上,把苏杨他们也喊了出来,全员作战人员都站在那里。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同时,这个消息也是我们狼牙特战队的sss级机密,截止于军事大比武结束之前,任何人泄露出去,以通敌罪论处!”丛林狼上前,大声喊了一句。

    话语落下,每个人的表情都变了,到底是什么严重**件?通敌罪都出来了!

    “什么鬼?”苏杨皱眉,轻声自语了一句。

    “鬼知道。”卓一凡开口。

    “要说就快说,真是浪费我训练的时间。”闫忠震有些不耐烦,他现在急着提升自己的实力。

    “狼牙,将现有的搏杀术完善,提升了一个档次,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搏杀术!这种搏杀术,可以极大的提升单兵的搏杀能力,目前,我们还没和首长们通报!至于不通报的理由,你们也可以猜得到,我们需要这种全新的搏杀术,在军事大比武上为狼牙特战队争光!”丛林狼低喝。

    话语落下,每个作战人员脸色齐变,眼神惊愕的盯着陈塘。

    “这小子不会是想把格杀术教出来吧,笨蛋,这样的话,五类部队会杀了你的!”苏杨脸色难看了下来,心中自语。

    “现在,请狼牙中尉讲话。”丛林狼示意陈塘上前。

    陈塘迈了一步,大声说道:“我会把这全新的搏杀术教给你们,但大家也听到教官说的话了,在军事大比武结束之前,谁敢泄露出去,以通敌罪论处,都明白吗!”

    “明白!”众人大声应道。

    “很好,大家能成为狼牙特战队的作战人员,纪律肯定都是懂得,我也不废话了,现在开始,我会亲自教大家!”陈塘说完,对着苏杨喝道:“天杀。”

    “到!”苏杨大声应了一声,上前一步走。

    “过来,配合我,给大家示范!”陈塘说道。

    苏杨带着疑虑,走到陈塘身前,压低声音,说道:“狼牙,你不会疯了吗?”

    现在,他还以为陈塘要教格杀术。

    “你想多了。”陈塘轻声回了一句,然后和苏杨动手。

    在动手的刹那,苏杨才明白,这不是格杀术,虽然里面多多少少有些格杀术的影子,但抡起杀伤力,的确不能格杀术相提并论。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狼牙特战队的作战人员可都是内行,陈塘这么亲自演示,他们都看明白了,知道这新的搏杀术,不是原先的搏杀术能比的。。

    举个例子,你拿着一张一快的钱,和十块的钱,给一个刚出世的婴儿看,他看不懂。

    但你给一个大人看,他一眼就能看懂哪个钱大!这就是所谓的内行。

    “军事大比武还有十二天就开始了!我会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来教你们,如果你们有不懂的,可以亲自来问我,无论时间有多晚,只要你们来问,我的房间,都会为你们开着门!”

    “剩下的五天时间,你们需要相互实战训练!搏杀,在实战中学,在实战用!我很喜欢这句话,这句话也是实战搏杀的至理!”陈塘大声喝道。

    每个人的眼神都散发着炙热的精芒,特别是闫忠震。

    “现在,大家开始热身十分钟,天杀,你跟我来一下。”陈塘对着苏杨说了一句。

    然后朝着后方走去,苏杨立即跟上。

    走到一百米之外,就他们两个人了,陈塘轻声说道:“这次出去,我有幸学到了最早的格杀术,我现在简单的比划给你看,然后晚上的时候,咱们交流下心得,尽量的完善一下我们那不完整的格杀术,能完善多少算多少。”

    陈塘说完,就开始比划。

    苏杨一边看着,一边眼眸散发异彩,等陈塘比划完了,已经五分钟过去了。

    “看完之后,虽然不是太通顺,但是感觉很奇妙,怎么说呢,感觉看到终点了,但还有一些雾霾挡着,看的不怎么清楚。”苏杨轻声说道。

    “我也是一样,具体的晚上咱们细谈。”陈塘笑着说道。

    “你碰到谁了,竟然懂最早的格杀术,这是不是五类部队中退下来的人?但不对啊,五类部队退下来的人,不可能在外界随意活动的。”苏杨轻声说道。

    “不是五类部队的人,是最早那一批……参与五类部队格杀术研发的老兵。”陈塘回应道。

    “懂了。”苏杨点头,没有多问。

    “走吧,再不过去,大家就该等急了。”陈塘拍了拍苏杨的肩膀,两人一起朝着训练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