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第一个难题
    “你输了。”陈塘盯着‘老a’,轻声说道。

    ‘老a’眼眸中尽是不甘,他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输给陈塘!

    他可是龙牙特种部队的王牌之一,或许他的格斗水准不是龙牙特种部队的第一,但就算这样,自己也不应该连陈塘都打不过吧?

    ‘老a’站了起来,盯着陈塘,一句话也没说,转身朝着篮球场旁的一辆吉普车走去。

    上了吉普车,‘老a’便开着车离开了分军区。

    虽然‘老a’嘴上没说一句话,但陈塘和胡元斌都可以看的出来,‘老a’很生气,同时也很难堪。

    他是来教育陈塘的,结果被陈塘给击败了,不光‘老a’脸上没光,哪怕是龙牙特种部队,也没光!

    “你就天天作吧。”胡元斌瞥了陈塘一眼,离开了这里。

    陈塘耸了耸肩,眉头微皱,肩膀处一阵痛楚传来。

    刚才在和‘老a’打斗的时候,陈塘的伤口被扯动了,他得去医务室重新包扎一下。

    在医务室包扎好之后,陈塘用手机给薛显兵打了一个电话。

    “喂,首长。”陈塘开口,直入主题,道:“之前咱们说好的事情,还作数吗?如今考核也已经结束了,您看看是不是……”

    不等陈塘说完的,薛显兵打断,声音在手机中响起:“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说的话自然作数,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先处理好你自己的问题。”

    说完,薛显兵便挂断了电话。

    陈塘知道薛显兵这句话的意思,想要尚方宝剑可以,但你得先具备创建特种部队的资格!也就是说,最少需要一个少校级别的军人坐镇。

    陈塘思索了片刻,朝着胡元斌的办公室跑去。

    来到胡元斌办公室之后,陈塘对着胡元斌说道:“首长,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胡元斌问道。

    “坐镇狼牙特战队。”陈塘说道。

    胡元斌听闻此言,怎么能不明白陈塘的小算盘?

    “陈塘,这件事情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真的无能为力,管理普通部队我可以,但特种部队,这就不是军衔的差距问题了!这件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胡元斌直接拒绝。

    陈塘低下头,沉默了下来。

    “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胡元斌突然开口。

    “什么?”陈塘问道。

    “记得丛林狼吗?”胡元斌望着陈塘,陈塘点头,说道:“记得,听说他马上就会被调到中部军区来,我在听他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考虑过把他挖过来,但目前薛首长并没有给我尚方宝剑呢,我可没这么大的权力去挖一名少校。”

    胡元斌笑了笑,说道:“他昨天的时候就到了,就在xx分军区,三师,一团。”

    说到这里,胡元斌继续说道:“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我明白了。”陈塘点头,对着胡元斌敬礼,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之后,陈塘开着一辆吉普车,朝着xx分军区驶去。

    在当天晚上,陈塘来到了xx分军区。

    他直接来到了这个分军区最高首长的办公室外,在得到许可之后,进入了办公室。

    “陈塘,你来我这里干什么?”分军区的最高首长看到陈塘之后,有些诧异。

    毕竟随着考核事件的发生,陈塘也算是名人了,几乎每个高级首长都对陈塘有着印象。

    “首长。”陈塘对着分军区首长敬礼,说道:“我有个不情之请。”

    “说来听听。”分军区的最高首长盯着陈塘问道。

    “听说丛林狼被转业到这里了对吧?”陈塘轻声问道。

    “是。”分军区的最高首长点头。

    “那个,我能不能……”陈塘开口,但不等他说完的,分军区的最高首长打断,道:“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就想着从我这里抢人了?”

    分军区的最高首长是一名中将,如果他看不出陈塘心中的小九九,那他也成不了中将。

    “……”陈塘顿时尴尬了下来,说道:“首长,咱们都是中部军区的,也算是一家人!‘白色葬礼’事件您肯定也知晓,如今狼牙特战队重建在即,希望首长能给予一下帮助,还有就是……”

    “停!”分军区的最高首长举手打断,道:“你少拿这些话来衬托你的道德至高点,‘白色葬礼’事件我知道,我也很痛心!狼牙特战队重建在即,我也很高兴,也希望你能把狼牙特战队给创建起来!不过这也不能成为你想从我这里抢人的借口吧?再说了,你一个小小的少尉,要抢一个少校,是不是不太合适?”

    陈塘的中尉军衔还没有授衔,所以目前还是少尉。

    “首长,我没有抢人的意思。”陈塘面色严肃的说道。

    他没有尚方宝剑,怎么可能敢抢人?正和分军区最高首长说的那样,他一个小小的少尉,人家随便拿出一沓来,在没有尚方宝剑的情况下,陈塘又不傻,是不可能明着要人的。

    “那你什么意思?”分军区最高首长问道。

    “我就是想和他见一面,您也知道,我和丛林狼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如今他来了中部军区,我自然要见他一面,叙叙旧。”陈塘说道。

    “硬的不行,和我来软的?”分军区最高首长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你是想说服他,然后让他主动申请调到你那里吧?”

    “如果这样的话,是最好的。”陈塘点头。

    “是么?”分军区最高首长摇头,说道:“就算他愿意,你以为没有我的点头,能行吗?如果军人都是这样为所欲为的话,那军队,岂不是早就乱套了?”

    “那首长您是批准我见他呢,还是不批准?”陈塘问道。

    “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就批准你去见他吧。”分军区最高首长叹气,对着陈塘说道。

    陈塘听到这句话,心中很是不爽。

    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就是在告诉陈塘,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就让你去见丛林狼一面!如果不是因为你爷爷,换成其他人的话,自己早就下逐客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