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你懂的
    这三招太极拳,用处很广,可以对付各种类型,各种局面。

    但还是那句话,招式是招式,取决于用它的人。

    有的人,用这三招看似固定的招式,但却能发挥出它真正的杀伤力,但有的人,用这三招招式,就是花拳绣腿。

    “好!……”

    “打的好!……”

    周围看热闹的人沸腾了,大声喊着,纷纷抬手给陈塘助威。

    陈塘转身,望向身后,紧接着一愣,因为刚才那个老人,已经不知道啥时候离开了。

    陈塘没有多想什么,望向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三名日本人,说道:“你们输了,跪下,道歉!”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太极拳,我还以为太极拳是大街上那些慢悠悠的动作呢,真想不到太极拳的杀伤力竟然这么大!”

    “是啊,可攻可守,太厉害了!”人群中传出一道道声音。

    “你这不是太极拳,我们没输,是你输了!”日本人望着陈塘,大声喊道。

    “你们还要点儿脸吗?”陈塘盯着这名日本人,问道。

    “是啊,你们日本人还要点儿脸吗?输了就是输了,竟然还输不起,什么狗pi武士道,我看就是个自欺欺人,假装正经!”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立即引起了共鸣。

    “八嘎,你竟然敢侮辱我们的国术!”三名日本人听到这句话,面色狰狞。

    “狗pi国术!”陈塘不屑的冷哼,对着三名日本人说道:“空手道源自于中国南拳中的白鹤拳,后面在你们冲|绳那边才得到很好的发展,再后来,冲|绳被你们占领之后,空手道就逐渐变成了你们日本的国术了!说白了,空手道只不过是中国功夫南拳中的一种,而且你们还只是学到了皮毛!这也就是说,中国功夫的皮毛,就足以成为你们的国术!刚才你还说中国功夫都是花拳绣腿,如果中国功夫是花拳绣腿,那你们的国术空手道是什么?下次说话之前,动动脑子再说!”

    话语至此,三名日本人的脸色难堪了下来。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下跪吧!你们不是信仰武士道精神吗?难道武士道精神就是教你们言而无信的?”陈塘继续对着三名日本人说道。

    “我们不会下跪的,随便你怎么说!我们高贵的血统,怎么可能对你们这群卑劣的种族下跪!”一名日本人大声喝道,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

    “下跪,不下跪别想离开这里!”

    “下跪!……”人群中传出声音。

    这时候,体育馆外面停了几辆警车,十几名警察下车,朝着体育馆快步赶来。

    事情发生十几分钟了,早就有人报警了。

    先前说过,h市是发展城市,出警速度可是全国一流的。

    由于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日本人,所以,由h市警察局局长亲自带队,来到了这里。

    这名警察局局长不算是陈塘的熟人,但两人也算是见过一面,他就是之前处理安安绑架案的那个警察局局长。

    警察的到来,让人群散开,十几名警察在警察局局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太极拳这边。

    警察局局长看了一眼陈塘,由于陈塘鼻青脸肿的样子,警察局局长一眼没认出来,认出之后,他愣了一下,走到陈塘身前,说道:“我的天,你怎么搞成这样了?被这三个日本人打的?”

    “你看这像是新伤么?”陈塘对着警察局局长问了一句,继续说道:“还有,我有这么渣么?被这三个人打成这样?”

    “的确不是新伤,我想也不应该。”警察局局长笑了笑。

    开什么玩笑,陈塘可以徒手将三名绑匪给击败的人,怎么可能让这三个日本人打成这样?虽然不知道陈塘鼻青脸肿的样子怎么弄的,但警察局局长也没有再谈及这个话题。

    “怎么回事?”警察局局长对着陈塘了解情况。

    陈塘将事情的经过和警察局局长说了一遍,警察局局长让几名警察记下证词,然后去体育馆监控室查证。

    半个小时之后,那几名警察回来了,一切的查证和陈塘的证词吻合。

    虽然那三名日本人狡辩了,但现场这么多证人,这么多视频呢,他们狡辩也没用。

    “带走!”警察局局长对着十几名警察命令,十几名警察立即准备带走这三名日本人。

    “你们不能带走我们!我们要求给我们的大使馆打电话!”三名日本人大声喊道。

    “对,你的确不能带走他们,起码现在还不能。”陈塘开口说了一句。

    话语落下,警察局局长和三名日本人齐齐一愣,紧接着,三名日本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着警察局局长喊道:“我们想通了,你们可以带我们走,带我们去警察局,然后再联系我们的大使馆。”

    警察局局长望向陈塘,陈塘上前,说道:“带走他们可以,但带走他们之前,他们得先下跪,道歉!”

    说完,陈塘又把他和这三个日本人的赌注说了一下。

    警察局局长也是个不怕事儿的主,虽然这关乎着国际问题,但警察局局长不想这么多,这是国际部的事情,又不是他们警察局的事情。

    这么多人看着呢,可不能为了这三个日本人犯了众怒,便开口说道:“这是你们的私事,这样,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二十分钟之后,我们进来拿人!”

    说完,警察局局长拍了拍陈塘的肩膀,轻声说道:“下手别太重,回局里我再招呼他们,不然你下手太重了,国际部那边不好交代,你懂的。”

    话语落下,警察局局长对着陈塘挑了挑眉,离开了这里。

    陈塘笑了笑,两人一切尽在不言中。

    警察局局长的意思是,打可以打,但别皮外伤,比如一拳打出,一锤子砸下,可以垫一本书和木板,这样,是看不出皮外伤的。

    “你……你们狼狈为奸!你们……我要求打电话给我们的大使馆!”三名日本人不傻,看出了不对劲儿。

    陈塘对三名日本人的话熟视无睹,眼神冷漠的问道:“你们选择……是跪呢?还是我强制让你们跪下呢?”

    ps:三更,求收藏,打赏,推荐,书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