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主动放弃
    黄昏时分,斜阳余晖返照在山林中,交织成一幅飘动着的画面,瑰丽无比。

    天,马上就要黑了。

    陈塘握紧了92式手枪,站在大腿粗细的树枝上,靠在树干上,邪气凛然的眼眸盯着下方。

    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紧盯着前方的‘危险区域’,他在犹豫,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冒这个险。

    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突击步枪和腰间的手枪,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下定了决心,朝着前方走去。

    他的装备优势于陈塘,所以,他觉得自己可以干掉陈塘!

    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一步一步的走动着,他走动的很谨慎,每步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陈塘眼眸凌厉了起来,他对着四周扫视了一眼。

    这是他的习惯,在行动之前,陈塘总习惯先对着四周的环境了解一下,因为这样的话,就算行动失败了,他也可以更好的利用了解的环境来进行逃脱。

    但他这么一瞥,却间接的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陈塘望向军区地盘外,四百米左右的距离,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男人,男人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在跑着。

    孩子是个男孩儿,虽然陈塘听不到声音,但他可以看到孩子在哭。

    这四百米,已经不属于军区区域了,前方有着铁丝网隔断,同时……军区的监控也监控不到那边。

    陈塘充满邪气的眼眸盯着那个男人的脸庞,他从这个男人的脸庞上看到了慌张,同时……也从这个男人的眼神中看出这个男孩儿,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的孩子。

    既然这个男孩儿不是这个男人的孩子,那么这是什么情况?

    陈塘眼眸眯起,他清楚,这可能是这个男人偷了这个男孩儿,正在逃!

    深吸了一口气,陈塘准备跳下去,但他紧接着皱眉。

    如果自己跳下去了,万一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已经在这里了,那怎么办?这样的话,自己肯定会被干掉的!

    陈塘有着把握,只要自己继续潜伏在这里,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一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他有着百分之百的信心可以击毙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

    那时候,考核就结束了。

    然而,那时候考核陈塘是通过了,但那个孩子怎么办?那时候再去救那个孩子,还来得及吗?

    毕竟要突破铁丝网隔断需要一点儿时间,军事区域(陈塘在的位置)和非军事区域(那个男人和小孩在的位置)是不一样的。

    两个位置除了铁丝隔断之外,还有着近五米的半空地带,除去铁丝网隔断耗费时间,陈塘想要下去,也需要时间!

    这时候,自己再加上考核浪费的时间,这等于失去了最佳营救时机。

    “ma的,管不了那么多了。”陈塘咬牙,眼眸中闪过一抹决然。

    没有人比陈塘更清楚,这场考核对他来说有多重要,这关乎着狼牙特战队是否可以保留编制的重大问题!但陈塘相信,就算是狼首他们在这里,也肯定会放弃这些,去营救这个孩子。

    中国人民解放军,如果连人民都保护不了,还算是军人吗?这样,就算通过了考核,恐怕狼牙特战队牺牲的战友们,也不会认可陈塘,那时候,牺牲的军魂,会以这种形式保留编制的狼牙特战队而羞耻!

    陈塘跳了下来,他已经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

    “嘭!……”

    陈塘从树枝上跳下,发出一声闷响。

    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听到声响,立即望了过来,他看到了陈塘,毫不犹豫的举起突击步枪,枪口对准了陈塘。

    虽然他不明白陈塘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而且还是跳下来的,但他以为陈塘是犯了低级错误,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西部军区,分军区,监控室。

    首长们看到陈塘的举动之后,齐齐一愣,因为男人和孩子那边是监控盲区,他们并不知道男人和孩子的事情,他们只是看到陈塘对着外面看了看,不知道看到什么,就这么毫无章法的给跳了下来。

    这完全不符合陈塘的行事作风,毕竟陈塘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经过谨慎计划的,陈塘是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首长们在看到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走进‘危险区域’的时候,都以为这场考核要结束了。

    但没想到,这时候陈塘却跳下来了!

    ……

    中部军区,某军区,监控室。

    “这小子,搞什么!”牧卫民看到这一幕,握紧拳头。

    “首长,这到底怎么回事?狼牙他……是放弃了吗?还是没耐性了?”一旁牧卫民的警卫员对着牧卫民问道。

    “他不可能放弃,而且他也不可能没有耐性,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牧卫民皱着眉头,他也搞不清陈塘到底在干什么。

    但他却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

    ……

    “砰!……”

    画面回到陈塘和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身上。

    在陈塘落地的刹那,陈塘朝着铁丝网隔断跑去,突击步枪的枪声也随之响起。

    子弹打在陈塘军帽上,冒起白烟儿。

    陈塘咬牙,他知道自己肯定被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给击中了,但他没有丝毫的停顿,依然朝着那边疾奔。

    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

    陈塘不可能没感觉到自己被击中,但为何没有停下?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皱眉,陈塘应该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以及不遵守规则的人吧?

    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考虑这些的时候,陈塘已经冲到铁丝网隔断了。

    “这个混蛋!”陈塘暗骂了一声。

    他不是骂的别人,正是骂的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队长。

    因为在突击步枪的枪声响起之后,那个男人也听到了枪声,他朝着陈塘这边看了一眼,脸色一变,跑的更快了。

    陈塘翻过铁丝网隔断,跑到军区地盘边缘,然后脚朝下,手掌抓住石块,在身体悬空,脚距离地面三米的时候,他直接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