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狼牙由我来保护捍卫
    “的确有消息。”胡元斌点头,然后说道:“不过这属于b级机密,校官以下,无权知晓。”

    “……”陈塘一愣,说道:“首长,你这还不如不说呢。”

    “那谁让你问呢?”胡元斌摊手,说道:“好了,早些休息去吧,明天早上去开会,全体会议!记住,必须到场,这是全**区性质的会议,大到每个军区,小到每个分军区,都要同步召开的!”

    “知道了。”陈塘点头,然后去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五点的时候,陈塘就起床了。

    先围着训练场跑了几圈,回到房间,一口气做了两百个俯卧撑,陈塘开始洗漱。

    吃过早饭,七点半的时候,陈塘所在的这个团,会议开始了。

    会议是在一个大型观影室里召开的,这个观影室可以放下一个团的人。

    会议是全**区同步召开的,一个团一个场,以正团级首长统一讲话。

    当然,这场会议也有专门的军官场,本来陈塘特种部队的身份应该是去军官场的,但由于白色葬礼的事件,他没了组织,只能混普通场了。

    台上,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里,面色严肃的对着话筒。

    “‘白色葬礼’事件,想必大家都听说了,可谓是痛心疾首,但也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团长讲话了,台下一片严肃。

    陈塘在听到‘白色葬礼’事件之后,一愣。

    他才知道,这场会议是针对‘白色葬礼’事件的。

    ‘白色葬礼’事件在全国影响巨大,目前是网络时代,利比亚的事件,很快就发酵了。

    不过外界,以及普通部队的士兵们,都以为是维和部队。

    只有少数精英部队,也就是特种部队,和校官以上(包括校官)军衔,才知道真正的真相。

    “首先,我们齐齐为遇难的战友们,默哀三分钟。”团长大声喝道。

    话语落下,陈塘等人齐齐起身,摘下军帽,面色沉重的默哀。

    默哀结束之后,团长开始了慷慨的讲辞,让全体士兵为之动容!特别是陈塘,拳头都紧握了起来,指甲都掐到了肉里。

    因为,他是‘白色葬礼’的亲临者,并且是唯一的幸存者!

    会议结束之后,陈塘面色沉重的来到了胡元斌这里。

    “牧卫民首长那边下来消息了,明天你的‘表示’就可以开始了。”胡元斌望向陈塘,轻声说道。

    “嗯。”陈塘点头,没有问什么‘表示’,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问了,胡元斌也不会说。

    “首长,我想今天回基地一趟,去看看战友们。”陈塘开口,对着胡元斌说道。

    “去吧。”胡元斌点头,同意了下来,然后说道:“明天早上六点钟之前回到这里,我把你送到上面要求的地方。”

    “是。”陈塘应了一声,敬礼,然后离开了这里。

    离开胡元斌这边,陈塘开着军车,朝着狼牙特战队的基地驶去。

    几个小时之后,陈塘来到了狼牙特战队的基地。

    曾经热闹无比,训练爆喝声不断的基地,已经变的无比的萧条。

    但陈塘走在路上,看着这熟悉的场地,他仿佛又看到了昔日那群相互攀比着训练的战友们。

    战友们的喝声不断,直冲云霄。

    陈塘一步步的走着,嘴中情不自禁的哼出一首歌曲。

    挥别家乡的日出,踏上征途。

    去奔赴一场脱胎换骨。

    拍一拍身上的尘土,兵味十足。

    血气方刚弥漫如雾。

    来自天南地北,只为这身军装。

    抛却年少轻狂,咬紧牙关坚强。

    热血锋芒铸成,钢铁城墙。

    把青春推上枪膛……

    这是一首狼牙特战队战友们经常一起唱,也是最喜欢唱的一首歌曲《新时期的力量》,也名《中国力量》。

    有句话说的很对,有时候喜欢一首歌,不是因为这首歌多么好听,而是因为喜欢它的歌词。

    这首歌,很好的诠释了军人。

    特别那一句把青春推上枪膛,是多么完美的诠释!

    陈塘来到战友们的墓碑前,他手中拿着几瓶白酒,陆续倒在了墓碑上,剩下的最后一口,他一口饮尽。

    “一个月了,弟兄们,我来看你们了。”陈塘嘴角微微上扬,说道:“这段日子发生了不少事儿,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狼牙特战队要被取消编制了!不过狼首你先别急,这件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上面给了我们狼牙特战队机会,但我得去表示一下!明天,我就要去表示了,去表示之前,我来看看弟兄们。”

    “说实话,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表示,需要表示些什么,但弟兄们,只要是别的特种部队能办到的,咱们狼牙也可以办的到!别的特种部队办不到的,咱们狼牙依然办的到!上面那群首长们也不想想,咱们狼牙特战队是什么地方!取消咱们的编制,让那什么西北狼特种部队取代,我呸!明天我就让他们知道咱们狼牙特战队真正的战斗力,让国家知道,让人民知道,我们的经费,他们的税钱,没有浪费一分!”

    说到这里,陈塘面色严肃,继续说道:“最后弟兄们,在我表示完毕之后,我会再来看你们的!狼牙肯定会再次繁华起来,肯定会再次拥有之前的荣光!不过那时候你们得保佑我,保佑我早日找到仇人,我也好早日给你们报仇!狼牙的仇,只能血债血偿!你们不在了,狼牙……就由我来保护和捍卫!”

    说完,陈塘拍了拍墓碑,朝着基地外走去,顺口说道:“走了,你们这群没义气的家伙,你们在一起肯定有话说,有牛皮吹,只留下我一个人,我又和谁说话?又和谁吹牛皮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次日清晨,五点半的时候,陈塘来到了胡元斌办公室门前。

    “报告!”陈塘大声喊了一声。

    “咔!……”门打开,胡元斌走了出来,朝着前方走去,说道:“立即跟上,速度,你没有多少时间了!”

    陈塘大步跟在胡元斌身后,来到了军区机场。

    两人快步登上直升机,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缓缓升空,朝着前方飞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