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它保护你,你保护我
    “笨蛋,不就一句话么?难不成你还想让女孩子说出来?”

    安安望着离开的陈塘,轻声自语了一句。

    陈塘走在路上,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有些迷离。

    安安那句‘你就没什么和我说的?’,陈塘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他一开始也想说来着,但最终只是欲言又止。

    陈塘不否认,和安安相处很轻松,很愉快,他也不否认安安是自己产生好感的第一个女人。

    今天吃这顿饭,安安是想让陈塘说出那句话,只要陈塘说出那句话,两人就可以交往,特别是安安知道陈塘要走,所以她想在陈塘走之前,确定一下关系。

    但陈塘终究没有说出那句话。

    一开始的时候,陈塘是想说的。

    但是仔细一想,自己这么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如果这么草率的就说出这种话,岂不是对自己和对安安的不负责?

    特种部队和普通部队是不一样的,特种部队有时候一年都回不来一次!也更有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

    陈塘认为爱情是神圣的,是不可被玷污的。

    在他自己没有能力陪伴在一个女人身边之前,他只会将那份好感隐藏起来。

    再就是,狼牙特战队的敌人都没有找出来,大仇也未报,现在想这些,陈塘感觉太早了。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向那些想要取消狼牙特战队编制的人,‘表示’自己的能力,然后不让狼牙特战队被取消编制,最后重建狼牙特战队!

    这才是陈塘,也是最后的狼牙,该做的事情。

    陈塘回到了家里,和陈援朝下了几盘象棋,也聊了很多。

    晚上的时候,陈恩光和方慧君回来了。

    陈塘询问了一下陈恩光和方慧君的工作情况,对于这份工作,陈恩光和方慧君都会满意,满口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看到露出满足笑容的爸妈,陈塘也感觉自己满足了。

    自从他带哥哥回家,陈恩光和方慧君就一直压抑着,但现在好了很多,起码在陈塘面前,陈恩光和方慧君笑容满面了,但陈塘知道,深夜里,爸妈还是会拿着陈驰的照片偷偷抹眼泪的。

    一句话说的很对,时间是可以治愈一切的良药,这些伤痕,是需要时间来抹平的。而这些仇恨,是需要鲜血来平复的!

    “小塘啊,你也别嫌妈妈啰嗦,明天回部队之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天开始冷了,注意多加衣服,演习任务的时候,也自己多加小心……”

    方慧君开始了‘长篇大论’,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

    陈塘微笑着聆听,他记得很清楚,之前他和陈驰每次回来之后,要走的时候,爸妈就是这么啰嗦的。

    如果你的家庭是一个军人家庭,那你肯定知晓那种分离的感觉。

    但如果你的家庭是一个作战军人的家庭,那你一定知晓每次分离之前与之后的那种痛苦和煎熬。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二天的清晨,一大早,陈塘就拿着行李,穿着一身迷彩休闲装,黑色休闲军靴,站在小区门前。

    “我走了爷爷,您进去吧。”陈塘对着陈援朝说道。

    “别忘记你答应你战友的事情。”陈援朝对着陈塘提醒道。

    “我不会忘的。”陈塘点头,对着右胸口锤击了一下,说道:“因为这些已经刻在了我的心脏里!”

    陈塘的心脏在右边。

    说完,陈塘望着陈援朝,敬礼,说道:“爷爷,谢谢您!”

    他是在为陈援朝出面争取狼牙特战队保留编制的事情感谢,陈塘清楚,若不是这个老人最后走了一下‘后门’,可能狼牙特战队的编制,真的要被取代了!

    陈援朝的出面,让狼牙特战队有了机会,也给了陈塘机会。

    “好好把握,走吧!”陈援朝望着陈塘,笑着说道。

    陈塘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

    他走出小区门口之后,打了一个计程车,刚准备上车呢,一辆劳斯莱斯幻影驶了过来,在计程车几米处停下。

    陈塘知道这是谁的车,也就停顿了一下。

    车门打开,安安走了出来。

    安安走到陈塘身前,递给陈塘一个香囊。

    “这是什么?”陈塘对着安安问道。

    “护身符,昨天晚上我连夜去庙里求来的。”安安轻声说道。

    陈塘笑了笑,说道:“你应该比我更需要它。”

    “不,你比我需要,它可以保护你,你可以保护我。”安安将香囊放在陈塘手心,莞尔一笑,继续说道:“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记住,你还欠我一顿饭呢。”

    “走了。”陈塘握住香囊,正色说道。

    “一路平安。”安安点头。

    陈塘上车,计程车发动,朝着长途汽车站驶去。

    安安一直望着计程车消失在视线内,才回到了劳斯莱斯幻影上,随即离开。

    当他晚上,陈塘回到了中部军区,某分军区。

    “报告!”陈塘站在胡元斌的办公室门外,大声喝道。

    “进来。”此时已经是深夜九点钟了,但胡元斌还没有去休息。

    陈塘推开房门,随手将门关上,对着胡元斌敬礼,然后说道:“首长,这么晚了还在,忙什么呢?”

    胡元斌望向陈塘,放下手中的工作,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先听哪个?”

    “老规矩,先好后坏。”陈塘说道。

    “狼牙特战队不会被立即取代编制,有一次可以争取保留编制的机会。”胡元斌望着陈塘说道。

    “坏消息是不是我要去和首长们证明,表示一下?”陈塘笑着问道。

    话语落下,胡元斌一愣,起身,说道:“你怎么知道的?臭小子,你早知道你还问我?故意耍我呢吧?”

    “没有,我也是刚知道。”陈塘说道。

    胡元斌面色严肃,坐了下来,对着陈塘说道:“狼牙,这虽然是次机会,但你想要保留狼牙特战队编制不被取代,并不是那么容易。”

    “我知道,但再艰难,我也得去做!”陈塘面色严肃的望着胡元斌,继续说道:“首长,你这边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比如我需要怎么表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