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装X装成傻X的保安
    “张子豪?”陈援朝摇头,说道:“张子豪他们没这么大的胆子,你和我仔细说说你是怎么遇刺的,对方有几个人,实力如何。”

    “那两个人身手不错,起码有侦察兵的水准,他们就是趁着夜色埋伏,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如果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我保证让他们两个趴在地上!”陈塘说道。

    “那你怎么让他们两个跑了?”陈援朝笑着问道。

    “他们是有计划性的,在我将一个人打伤之后,他们便撤退了,我追到胡同口,一辆面包车就冲了过来,他们两人上车逃走了!”陈塘说道。

    “这也就是说,这是一场经过了策划,对你展开的刺杀。”陈援朝轻声问道。

    “是。”陈塘点头。

    “这件事情和张子豪他们无关,这几个娃娃虽然闹挺,但还没胆子做出杀人的勾当!你仔细想一下,有没有得罪什么亡命徒?”陈援朝对着陈塘问了一句,继续说道:“敢在h市杀人,这绝对只有亡命徒才能办的出来!”

    “我刚回家,哪能得罪什么人。”陈塘摇头,轻声说道:“难不成是那个黑色骷髅带闪电的佣兵团?不对,那群人的身手我见过,可不是这两个人能比的!”

    说到这里,陈塘脸色一变,望向陈援朝,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在回家的时候,救过一个女人!我把那三个绑匪给打晕了,除了张子豪等人之外,我只做过这么一件事情!”

    “安氏集团的公主?”陈援朝问道。

    “是。”陈塘点头,说道:“但这几个人都被抓起来了,警察局肯定也审问他们了,上次安安和我说过,没有审问出什么,爷爷,您说是不是这绑匪后面的人,觉得我坏了他们的好事,所以对我出手了?”

    “那就没错了,肯定是这伙人后面的人干的!安氏集团你刚回家,或许不了解,但我知道,这是一个大型企业,其麾下很多产业链!能把集团开到这个地步,这安氏的老董不是一般人啊,但在将集团发展到如此规模的时候,他肯定也得罪了不少人,不少人都眼红他的集团!”

    “但安氏集团的老董保护自己肯定保护的很好,他的对手不好直接对他下手,只能从安氏集团老董的女儿下手了,而这件事情在成功的时候,被你给搅和了,你说如果换成是你,你恨不恨这个人呢?”陈援朝一口气对着陈塘问道。

    “爷爷您是说只要找出安远征的对手,就能知道谁要杀我了?”陈塘问道。

    “是。”陈援朝点头。

    这个老人可是曾经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将军,这点儿小事,可瞒不过他的眼睛。

    “我明天去安氏集团一趟,一是答谢他们给我爸妈的工作,二是问这件事情。”陈塘起身,看了一下时间,说道:“爷爷,时间不早了,您早些休息。”

    “去吧。”陈援朝点头,示意陈塘去休息。

    陈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漱了一下,就休息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次日清晨,晨阳初升。

    一大早陈塘便起床了,此时陈恩关和方慧君都起来了,早饭也都做好了。

    今天是他们两个去面试的第一天,所以两人穿的很正式,陈塘暗自摇头,其实陈恩光和方慧君不穿的这么正式,安氏也肯定会录取他们的。

    所谓的面试,只不过是走一个程序而已。

    “小塘,你在家陪你爷爷下会棋,我和你爸去面试了。”方慧君对着陈塘说了一声,陈塘点头,然后方慧君和陈恩光一起离开了家里。

    陈恩光和方慧君离开十几分钟后,陈塘喝完豆浆,对着陈援朝说道:“爷爷,我出去一趟。”

    “快去快回。”陈援朝点头,嘱咐道:“路上小心一些,提防他们杀个回马枪。”

    “放心吧,有了第一次,我会长记性的。”陈塘点头,然后离开了家里。

    出了小区门,陈塘打了一个计程车,朝着安氏集团赶去。

    路上,陈塘给安安打了一个电话,此时安安还没睡醒。

    “啊?你要去公司?等会儿我,我马上起床。”安安的声音在手机中传出。

    “不用了,我快到了,你再睡会儿吧。”陈塘说道。

    “那你在公司门口等我!”安安说完,不等陈塘回话的,便挂断了电话。

    这是完全不给陈塘拒绝的机会。

    陈塘暗自摇头,这个小妮子,时而和女强人一般霸道,时而又和邻家妹妹一样撒娇,真分不出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安安。

    出租车在安氏集团门口停下,陈塘付完钱,下车,然后坐在安氏集团台阶上,点燃一根白将军,抽了起来。

    这时候,一名身高一米七五的保安走了过来。

    这名保安是看着陈塘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他先是对着陈塘打量了一眼,看到陈塘一身地摊货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道鄙夷,再看到陈塘握在手掌心里的白将军烟盒,眼神更加不屑了。

    坐出租车,这不一定是穷人,毕竟很多有钱人也是坐出租车的。

    但是穿一身地摊货,抽不到十块钱的白将军,这就百分百的是穷人了!h市这个地方,是中国贸易城市,但同时也是最势利的地方。

    “哪来的要饭的,滚一边去!”保安对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一脚朝着陈塘后背踢来。

    不过不等他踢到陈塘的,陈塘就起身,避开了这一脚。

    保安身体失去平衡,‘哐当’一声摔了一个狗吃shi!他惨叫了一声,鼻子、嘴角都磕破了,鲜血不断流出。

    “哥们,没事儿吧?”陈塘抽了一口香烟,对着保安问道。

    保安哀嚎着站了起来,指着陈塘,说道:“ma的,赔我医药费!三万!”

    “不是,哥们,你这是要踢我,自己给自己摔倒了,我赔你医药费?”陈塘感觉好笑,盯着保安问道。

    “你他ma的要是不躲,我能摔倒吗?”保安大声吼道。

    “听你这意思,以后别人拿刀砍我,我也不能躲了?万一躲开了,这人自己把自己给扎死,我也得负责任了?”陈塘对着保安问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