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他是值得所有人敬佩的老人
    张子豪等人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起码现在,他们是不敢说话的。

    “今天我把话放这,如果三天之内,我父母找工作还是被针对的话,那我谁也不找,就找你们三个!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希望你们好自为之。”陈塘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里。

    待到陈塘离开,那名微胖的青年骂了一声,掏出手机,吼道:“ma的,报警!”

    ……

    与此同时,东部军区,h市分军区驻扎部。

    东部军区,也就是之前的南京军区。

    南京军区领导和指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h市等6个省市的所属武装力量,司令部驻南京,各地都有分军区驻扎部。

    军区大门外,几名穿着整齐军装,魁梧的军人站在那里,持着枪械站岗。

    这时候,一个人朝着军区大门走来。

    站岗的军人朝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齐齐一愣,相视之后,都茫然了下来。

    因为,走来的那个人,是个老人。

    但却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这个老人穿着洗的发白的军装,军装上戴满了军功章。

    军功章密密麻麻的,整个上衣上都是!

    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援朝。

    一名军人立正,左转,然后踏步走,朝着陈援朝走来,敬礼,说道:“老首长,您这是……”

    说实话,这个军人不认识陈援朝,但他从陈援朝的穿着以及气质、军功章来看,便知道陈援朝绝对不是一般人!所以,他喊陈援朝老首长。

    “年纪大了,走不了太远的路,去不了中部首都军区,只能来这里了,我要见你们最高首长。”陈援朝对着军人说道。

    “可是……”军人露出为难的表情。

    “你就说,曾经朝鲜战场上的一个老兵,要见他就行了!话你这么说,他见不见,那是他的事情!我只等他十分钟时间。”陈援朝连问这里的最高首长是谁都没问,便开口说道。

    “老首长名讳?”军人问道。

    “陈援朝。”陈援朝抬头挺胸,高喝。

    “是。”军人敬礼,立正,向后转,跑步朝着前方跑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十分钟之后,陈援朝看了一下时间,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就走。

    他说等十分钟时间,那就等十分钟时间。

    这是一个老辈军人的尊严和骨气。

    再说那名去通报的军人,并不是他没用心去做这件事情,也不是这里的最高首长有架子,而是军区里正在召开会议。

    会议期间,如果不是有a级以上的紧急事情,是不能进入的。

    军人一没有文件,二陈援朝如今也不是军人,所以事件自然算不上是a级以上的紧急事件。

    会议一直持续到一个半小时之后才结束,军人也在外面等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会议结束之后,会议室门打开,众首长都走了出来。

    军人立即上前,对着一名中将敬礼。

    “小罗,你不好好站岗,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儿吗?”中将名字叫秋立安,负责东部军区,h市的分军区。

    “报告首长,今天有一个老兵来到了这里,说是要见您。”军人敬礼,说道。

    “老兵?谁?他说什么了吗?”秋立安对着军人问道,周围的首长们也都停止了交谈,都望向这边。

    “他说他叫陈援朝,曾经朝鲜战场上的老兵,还说无论您见还是不见,他都只等您十分钟的时间,如果十分钟之后您没出来,他就离开。”军人如实禀告。

    话语落下,特别是秋立安听到陈援朝三个字之后,脸色一变。

    周围的不少首长也都面色严肃了下来。

    因为……陈援朝是他们的老首长!之前陈援朝在位的时候,他们这些首长们,还都是尉官、校官呢!

    “人呢!”秋立安还没说话,一名五十余岁的少将就沉不住气了。

    “刚才我问了一下,人……在等了十分钟之后就离开了。”军人说道。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秋立安对着军人喝问道。

    “首长,这可是有明文规定的,只要不是a级以上的紧急事件,是不能打扰会议进行的!”军人说道。

    “这足以称得上是s级紧急事件!”秋立安指着军人吼道。

    “好了老秋,不知者不罪,也不怪小罗。”另一名中将对着秋立安说了一句。

    “小罗你记住,以后只要是老兵来这里,无论是要见谁,这都属于a级以上的紧急事件!都可以立即打断s级以下的紧急会议进行!这次会议是b级会议,完全可以打断!”

    秋立安说到这里,继续说道:“老兵已经很少了,全国都没有几个,我们要给予老兵足够的尊敬!”

    “首长,这老兵什么来历啊?连您都这么敬佩他?”这时候,一名参加会议的年轻少校对着秋立安问道。

    “什么人?”秋立安望向这名少校,说道:“一个值得全国敬佩的老人,一个在退位之后,拒绝了留在首都军区大院,这一辈子,没为其后代谋取任何福利,没有为自己昧下一分黑钱的中**人!同时,也是在座所有将官们的……老首长!”

    话语落下,那名少校呆在了那里。

    “老秋,别废话了,老首长来这里肯定是有事,而且还是急事!你也了解老首长的为人,老首长既然当时没选择留在首都,而是选择隐姓埋名,如今却又突然现身,肯定是有事情的。”那名中将说道。

    “对。”秋立安点头,说道:“立即调取军区附近所有监控,找到老首长,确定老首长最终去了哪里!半个小时之内,给我答复!这是命令!”

    “是!”几名校官大声应了一句,然后去办了。

    待到那几名校官离开,秋立安对着将官们说道:“好了,咱们准备一下,去见老首长吧。”

    “好。”将管们点头,然后随着秋立安离开了这里。

    半个小时之后,通过监控,锁定了陈援朝最后进入的小区,然后秋立安等人,立即开着车,朝着陈援朝所在的那个小区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