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你已经还了人情了
    “开个玩笑,走吧。”安安莞尔一笑,和陈塘一起走进了东方明珠。

    安远征请陈塘吃饭,那牌面上自然是不会低的。

    总统套房内,安远征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餐厅里已经摆满了菜肴,饭菜很丰富,但数量却不多,四菜一汤,外加酒水。

    进了房间,陈塘对着房间的格局打量了一眼。

    套房的格局很好,清一色的红木家具加装饰,流露出一股独有的东方复古感。

    “来了。”安远征听到开门的声音,起身,走了出来。

    “安董。”陈塘自从知道自己救了安氏公主之后,他也了解了一下这个安氏集团。

    可以说,安氏的规模是很大的,在好几个国家都有着安氏的企业,这是一个全球性质的上市公司,在百度百科里,陈塘还看到安远征曾经还被美国福布斯专门采访过。

    “叫伯父就可以了。”安远征剑眉星目,虽然已入中年,但还是给陈塘一种威严的感觉。

    特别是他身上的气场,时而宛如刀锋般凌厉,时而又好似泰山般沉稳。

    “这不太合适吧。”陈塘开口。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救了安安,喊我一声伯父又怎么了?”陈塘打量安远征的同时,安远征也在打量着陈塘。

    能成为安氏企业的龙头,一手将安氏发扬光大,安远征看人自然是极准的。

    陈塘给安远征的第一印象是不卑不亢,哪怕面对安氏的龙头,陈塘都是一副坦然的样子,这一点儿,安远征颇为欣赏。

    要知道,现如今,很多年轻一代见到他,都会紧张。

    “快别站着了,吃饭吧。”安远征对着陈塘说了一句,朝着餐厅走去,顺口说道:“陈塘,不好意思,这几天了,今天才有事情请你过来,不会不高兴吧?”

    安安知道陈塘的名字,安远征自然也从安安那里听说了。

    “哪有,安董日理万机,忙,我懂。”陈塘笑着说道。

    话语落下,安远征和安安相视了一眼,然后齐齐一笑,坐了下来。

    如果是其他人,安远征让他们称伯父,恐怕他们就喊伯父了,毕竟这可是一个和安远征扯上关系的好机会!但陈塘却依然喊安董,这足以说明,陈塘是个很有主见,思维很独立的一个人。

    三人坐了下来,陈塘见安远征动筷之后,也不客气,开始吃了起来。

    桌面上有两种酒,一是红酒,二是白酒。

    红酒是拉菲,白酒是茅台。

    “红的还是白的?”安远征对着陈塘问道。

    “白的吧。”陈塘说道。

    安远征打开茅台,准备给陈塘倒酒,陈塘开口说道:“我自己来吧。”

    “不,这酒你得受着,你救了安安,安安是我唯一的女儿,这就等于救了我!我安远征从不欠人人情,所以,这一杯酒,你必须得受。”安远征开口,语气果断。

    “ok。”陈塘点头,任由安远征给自己倒酒。

    酒倒好之后,安远征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举杯,道:“来,我敬你一杯,以表谢意。”

    说完,安远征一口喝光。

    陈塘笑了笑,然后也一口喝光。

    “陈塘,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就直接开门见山了。”安远征望着陈塘。

    “安董请说。”陈塘点头。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或者想没想过要做什么事业?我可以给你第一桶金。”安远征对着陈塘说道。

    安安坐在一旁,听到安远征的话,嫣然一笑,这还是安远征第一次准备提拔年轻人呢,尽管提拔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救了自己。

    “谢安董好意,我没什么需要帮忙的。”陈塘开口。

    话语落下,安安一愣,她没想到陈塘想也不想的就给拒绝了。

    要知道,这可是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

    “另外,我也没有什么事业,不瞒您说,我是一个军人,我假期马上就到了,我得回部队。”陈塘继续说道。

    “军人。”安远征点头,说道:“你是休假回家,然后路上碰到了安安那次事件,就出手帮忙了对吧?”

    “是的。”陈塘点头。

    “那真可惜了。”安远征笑了笑,他没说让陈塘退伍之类的话,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信仰。

    安远征虽然只是和陈塘第一次见面,但也看出了陈塘的脾气。

    “还是要谢谢安董的好意。”陈塘起身,拿起茅台,给安远征倒了一杯酒,自己倒了一杯,说道:“这一杯,敬安董这么看得起我。”

    说完,陈塘一口饮尽。

    安远征什么也没说,也随之饮尽。

    接下来,三人就闲聊了起来,桌面上的饭菜也吃的差不多了。

    这实话,安远征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递给陈塘。

    “这是什么?”陈塘问道。

    “一开始我就说了,我安远征不喜欢欠人人情,这是汤臣一品的别墅,你只要在合同上签字,按下手印,这套别墅就是你的了。”安远征盯着陈塘,轻声说道。

    安安听到安远征的话,微微皱眉。

    陈塘瞥了一眼合同上的别墅内容,笑了笑。

    五百多平,位置绝佳,而且已经是装修好了的,房子价格没有写,但装修款全在上面,光是装修和家具,就花了八千万!

    汤臣一品,陈塘是了解的。

    h市,哪怕是中国全国,这里的房价都是最高的!这一套别墅的位置很好,按照目前h市那个地段,汤臣一品的房价来说,这套房子不算装修,就是一亿五千万的价格,算上那八千万的装修,就是两亿三千万!

    两亿三千万啊,陈塘十辈子都赚不来的。

    “啧啧……”陈塘拿着合同,笑着,望着安远征,说道:“安董,这套房子的确很吸引人,可惜,我不能要。”

    “陈塘啊,我说过了,我不喜欢欠人人情。”安远征再次说了一遍这句话,说道:“你这是让我难做啊。”

    “安董,这和人情不人情没什么关系,这是原则。”陈塘起身,说道:“而且您也已经还了人情了。”

    “嗯?”安远征眉头微皱,面生不解。

    “刚才您给我倒的那杯酒,就是人情!你我谁也不欠谁的。”陈塘说完,看了一下时间,说道:“好了安董,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谢谢您的午餐,我吃的很好。”

    说完,陈塘对着安远征和安安点头,离开了套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