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人性使然
    第二天一大早,陈塘便来到了张子豪父亲的企业办公楼。

    焦佳怡等人的父亲也都在,他们在陈塘的监督下,将昨日单子上的钱都汇到了陈塘的一个账户中。

    总计:两亿一千三百二十七万,三千六百元。

    然后陈塘在他们的监督下,分批将这些钱通过网络形式,匿名捐给了贫困地区以及希望工程,并附议上了一段文字:其十分之一的资金用来解决温饱,十分之九的资金,用来建造学校。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个道理,陈塘还是明白的。

    “叮铃铃!……”

    办完这些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陈塘的手机响起,是安安打来的。

    陈塘暗自摇头,昨天因为张子豪父亲等人的事情,他没来得及婉拒就离开了。

    接起手机,手机中传出安安的声音:“喂,你在哪儿呢?我和我爸在酒店里,就等你吃饭了。”

    “我在云山路附近。”陈塘不是矫情的人,既然饭菜都准备好了,那他就索性过去一趟吧。

    正好趁着这次午饭,和安安说一下不要针对张子豪等人的父亲一事。

    “不远,我去接你。”安安说完,不等陈塘回话的,就挂断了电话。

    ……

    与此同时,张子豪的家里。

    焦佳怡、魏小勇等人都在这里,还有几家企业的公子哥。

    “ma的,陈塘这小子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后有安氏公主罩着他,他就可以肆无忌惮了!昨天我爸回去差点儿没把我给骂死!”张子豪咬牙说道。

    “怎么了小豪,谁惹你了?”一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对着张子豪问道。

    这是一家外企的公子哥,他父亲是这家外企在中国企业的总负责人,这人经常和张子豪一起瞎玩,听到张子豪咒骂,便出言问了一句。

    张子豪将陈塘的事情和这个公子哥说了一遍,也将陈塘家里的情况,也就是陈塘父母的名字也都骂了一遍。

    “陈恩光?”外企的公子哥眉头一挑。

    “对。”张子豪点头,说道:“这个混蛋小子的父亲。”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公司就有一个叫陈恩光的。”公子哥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老哥,这你得帮我出出气,到时候,我请你吃饭。”张子豪听到之后,立即来了精神。

    “等等,方慧君?是不是一个中学老师?”这时候,又一名公子哥开口。

    “是。”张子豪点头,问道:“你认识?”

    “切,我家开的那家私立学校的老师而已,小豪,你放心行了,我给你出气!”家里开私立学校的公子哥拍着胸口保证。

    “两个哥哥,这出气归出气,你们可别卖了我啊!”张子豪立即开口,要知道陈塘可有安氏公主罩着呢,别说是他,这几个公子哥也得罪不起安氏啊。

    “放心行了,哥哥们又不傻!找个理由辞他们职,或者公司裁员,这不都是正常现象吗?他安氏管的再宽,可不能管我们企业的裁员吧?”外企的公子哥笑着说道。

    “可是光这裁员不够出气啊。”魏小勇轻声说了一句。

    “我可以联系我干爹,让我干爹出面,让其他的企业都不敢收陈塘的父亲!”焦佳怡开口说了一句。

    “那我也和我三叔说一下,让所有的学校,都不收陈塘的母亲。”家里开私立学校的公子哥说道。

    “这件事情哥哥们给我出气之后,我和佳怡好好请哥哥们一顿。”张子豪现在心里无比的憋气,他陈塘一个三无人员,凭什么和自己斗?

    正因为心中的这种不平衡,张子豪想要让陈塘难看,但陈塘现在和安氏公主走的近,张子豪没法下手,只能从侧面对着陈恩光和方慧君使招了。

    ……

    h市,云山路。

    陈塘站在农业银行门前等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开了过来,在陈塘身前停下。

    “上车。”安安坐在后车座,落下车窗,对着陈塘喊道。

    陈塘打开车门,和安安坐在了一起。

    今天安安穿着一身运动装,脚上穿着小白鞋,尽显青春气息。

    司机发动车辆,朝着前方驶去。

    “对了,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情?”车上,陈塘对着安安说道。

    “什么?”安安问道。

    “别让他们离开h市了。”陈塘说道。

    安安听闻此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望着陈塘问道:“昨晚走的那么急,是因为他们去你家说情了吧?”

    “对。”陈塘点头。

    “送了你家什么好处啊,你竟然饶了他们?”安安问道。

    “好处倒是不少,但和我家没什么关系,他们同意将迁移损失的钱进行募捐,所以我才同意帮他们和你说情!募捐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今天上午我就在农业银行处理此事了,我亲自监督的,后续有时间的话我也会跟进慈善机构,亲自检查钱款的落向。”陈塘一口气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出面了,那我就放他们一马。”安安点头,说道:“不过你就没想着借着此事,给你自己落下一些好处?”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陈塘只说了这么一句。

    安安莞尔一笑,拿出一个小镜子,看了看自己发型乱没乱,顺口说道:“如今这个社会上,你这样能坚守本心的人,的确不多了。”

    陈塘笑了笑,没有回话。

    其实小时候陈塘心里也不平衡过,凭什么别人家里都是豪车豪房,自己家里却只能住老房子?

    这种不平衡在他参军之后的第三年里彻底消失了,可以说,是军队里的生活和信仰,坚定了陈塘的本心。

    十五分钟之后,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一家酒店前。

    酒店的名字叫东方明珠,是一家六星级酒店,这家酒店,同样是安氏麾下的一个企业,其豪华程度,也的确配得上东方明珠这个名字。

    “真是托你的福了,短短几天内,h市的镜中花,水中月,东方明珠这些奢华场所,我都逛了个遍。”下车之后,陈塘笑着对安安说了一句。

    “你是在故意说我身上充满了铜臭味吗?”安安故作不高兴的样子。

    “没有,你想多了。”陈塘立即解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