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一身正气陈援朝(1)
    陈塘咬着牙,双拳紧握,眼神中带着自责以及仇恨。

    “起来!”陈援朝大喝。

    陈塘站了起来,挺胸抬头,和老人对视着。

    “恩光。”陈援朝望向陈恩光。

    陈恩光知道陈援朝什么意思,起身,将方慧君扶起,按住人中,没一会儿,方慧君便睁开了双眼。

    睁开双眼之后,方慧君和陈恩光坐在沙发上抱头痛哭。

    丧子之痛,无以言表。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陈援朝望着陈塘,轻声说了一句。

    他没有问陈塘到底怎么回事,陈驰又是怎么牺牲的,因为陈援朝知道,这涉及了军事机密,是不能过问的。

    方慧君哭了一会儿,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口说道:“塘塘,你今年必须退伍!我和你爸已经失去你哥哥了,不能再失去你了。”

    陈恩光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但也是这个意思。

    陈塘沉默不语,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不想退伍,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他是最后的狼牙,他答应了狼首,要重回狼牙特战队之前的荣光!他答应了一百二十二名牺牲的战友,要为他们报仇,不会让他们牺牲的不明不白!

    这些,他都没有做到,他甚至连敌人是谁都不清楚!他怎么能退伍?

    可是,陈塘也不愿伤父母的心,他知道父母此时受的打击肯定很大,再也受不起任何的打击了。

    自古忠孝两难全。

    这是无数实事的写实,每个时代都有的。

    “你怎么想的?”就在陈塘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陈援朝的声音响起。

    “我不想退伍!”陈塘望着陈援朝,大声说道。

    话语落下,方慧君脸色一变,陈恩光也微微皱眉。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这些事情比我的生命更重要,我必须要去做,必须要去完成!”陈塘说道。

    “塘塘,我知道你是军人,你也长大了,有着自己的想法,但是你能不能替妈妈想想?妈妈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普通的母亲,一个母亲不奢望自己的儿子多么英雄,不奢望自己的儿子能出人头地,妈妈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仅此而已!”方慧君望着陈塘,哽咽着说道。

    “妈,我知道在我心目中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事情,在您眼里,一文不值!我知道您不在乎这些,您只在乎我们哥俩,但是……有些事情他是必须要去做的!我总不能,让哥哥枉死吧?”陈塘开口说道。

    “塘塘,时代变了,你能不能多为你自己想想?你想当英雄,你哥哥就是英雄,这就是英雄的下场!你为什么跟你爷爷一样,认死理呢!”方慧君说完,开始摸眼泪。

    陈塘低下头,沉默了下来。

    方慧君说陈塘跟陈援朝一样认死理,是有原因的。

    陈援朝这个人,一身正气。

    在没有退位之前,他的身份高的可怕,手下培养出了无数的军官,可谓是弟子满天下。

    但是,陈援朝从没有利用自己的职位为自己,以及自己的儿子谋取任何的福利!

    很多比陈援朝位置低的,都间接的给自己的子弟谋取了很大的方便。

    但陈援朝,这样的事情一件也没干!

    如果他这么做了,那陈塘家里就不是这样的情况了,陈塘和陈驰也早就是名震h市的富二代了!

    老人一生行的正,坐的稳,无愧于心。

    哪怕是退位之后,老人都直接拒绝了首都那边的邀请,没有在首都留下,而是选择了来h市,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市民。

    说陈援朝认死理,是正确的。

    但这死理,陈塘认为认的对,因为这死理,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死理!

    “妈,如果我退伍了,您就认为真的合适吗?退伍之后,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那时候,我将会失去一切的目标,就和个无头苍蝇一样,浑浑噩噩!您是希望您的儿子,宛如一个傀儡一般,永远的待在您身边吗?”陈塘对着方慧君说道。

    方慧君听闻此言,沉默了下来。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行尸走肉,陈塘的性格她也了解,陈塘属于那种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我来讲一个故事吧。”这时候,陈援朝开口了。

    “这个故事是抗美援朝的故事,那时候和美国大兵打,虽然打赢了,但我们的伤亡却是美军的数倍!”

    “朝鲜冷啊,有时候为了伏击美军,站稳战略要点,然后又怕被美军发现,我们的士兵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一晚上的时间,就是上千人被活活冻死!”

    “和美国大兵打仗,人家武器装备比咱们好,吃的也比咱们好,体格也比咱们壮!肉搏战,美国大兵的战斗力可不是盖的,牺牲在美国轰炸机下的战友,不计其数。”

    “抗美援朝期间,我被我的政委救过十二次,被我的警卫员救过六次,被那些不知道名字的战友们,救了不知道多少次!”

    “他们都牺牲了,我回来之后,我就在想啊,我拿什么还这些人情啊?这可是命啊!一条又一条鲜活的人命啊!他们本来可是活下来的,但为了救我,他们牺牲了!为什么只有我活下来了?”

    陈援朝说到这里,叹出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想不通啊,现在也没有想通!说实话,我坚持了一辈子的原则,不利用职位徇私舞弊,这并不是因为我可以抵御住诱惑!很多次,我都差点儿沦陷,但是……每当这时候,我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我就清醒了!”

    “他们是信任我,才用自己的生命换了我的生存,我活下来了,他们牺牲了!那我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权利,利用手里的权力,去为自己谋福利呢?如果我真这么做了,那我对得起那些救了我不知道多少次的战友们吗?哪一天我死了,我又如何有颜面去见他们呢?”

    “没有颜面啊!”

    陈援朝话语至此,叹气,望着陈驰的骨灰,沉默了有十几秒钟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