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最后的狼牙(8)
    大使馆的人将该办的手续都办完,期间,利比亚政府也派人来询问了陈塘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大多数都是战场上的问题。

    面对这些问题,陈塘个人而言,是很不愿意回答的,因为他每次回答,脑海中都会想起战友们惨死的样子。

    回答完所有该回答的问题之后,陈塘跟着大使馆的人离开了利比亚的野战医院。

    航班是今日的航班,为了陈塘的身体安全着想,大使馆给陈塘派了一名医生同行。

    这名医生四十岁的年纪,是个华人。

    在登机之前,他对着陈塘的身体检查了一遍,然后给陈塘上了一遍药。

    一开始的时候,医生的话是很多的,因为大使馆的人和他说过,现在陈塘心情不佳,需要开导。

    但是随着医生不断的说话,陈塘眼神中闪过一道不耐之后,医生也很自觉的不说话了。

    陈塘是什么人?狼牙特战队的王牌!特种部队里的人,是那种受不了打击,需要别人开导的人吗?当然不是!

    能进特种部队,那这个人必然是受过心理承受训练以及精神压力训练的,陈塘不是受不了打击,而是这种事情发生之后,他需要安静。

    一个人安静!

    而不是像这个医生,一直在他耳朵旁边,仿佛一个苍蝇一般的嗡鸣!这样,只会让陈塘烦躁!

    从利比亚到中国,这是需要在土耳其转机的。

    陈塘和这名随行的医生耗时两天时间,才回到了中国。

    这两天时间里,医生每天给陈塘换药和检查,但陈塘没有和医生说过一句话,哪怕是吃饭……他也是一个人默默的吃。

    飞机是在济南机场降落的,降落之后,陈塘和医生一起下机。

    机场内,有着接机的。

    接机的是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中年人穿着很随意,但给人一种正气凛然的感觉。

    陈塘一个人背着五个装备包,在看到中年人之后,愣了一下。

    “回来了。”中年人望着陈塘,轻声说了一句。

    “嗯,回来了。”陈塘眼眸中闪烁着泪花,点头,轻声说道。

    “都回来了吗?”中年人再次问道。

    “嗯,都回来了。”陈塘点头。

    简单的对话,但其实却一点儿都不简单。

    中年人瞥了医生一眼,微笑着说道:“你就是随行照顾他的医生吧?”

    “是的。”医生点头。

    “麻烦你了,机票我给你订好了,是明天的,酒店我也给你订好了,就在机场附近,到时候你就回去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就先离开了。”中年人对着医生说道。

    “好。”医生应了一声。

    中年人从陈塘手中接过两个装备包,然后朝着机场外走去。

    陈塘跟在中年人的身后,一言不发。

    离开机场,陈塘和中年人将装备包放在了一辆红旗车的后备箱里,然后中年人上车,陈塘坐在了副驾驶上。

    中年人将车发动,朝着前方驶去。

    “事情我托人从大使馆那里了解了一些,是事情的全部了吗?”中年人对着陈塘问道。

    他的名字叫胡元斌,是中部军区某部队的一名少将。

    中国,原先有七大军区,分别为:北京军区、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cd军区、兰州军区、广州军区。

    但修改之后,成为了五大军区,分别为:东部军区、南部军区、北部军区、西部军区以及中部军区。

    其中中部军区包含之前的北京军区和济南军区,剔除原属于北京军区的内蒙古加上北海舰队以及原属于广州军区的湖北。

    其中部军区,领导指挥河北、河南、山西、山东、湖北、北京、天津的所属武装力量!

    “是。”陈塘开口。

    “你‘送’走了多少战友?”胡元斌一边开车,一边对着陈塘问道。

    他这个‘送’,就是杀!

    但他为了让陈塘听起来舒服一些,就说了送。

    “三十九人。”陈塘回答。

    “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胡元斌望向陈塘,轻声说道:“你需要上一趟军事法庭。”

    “你不相信我!”陈塘望向胡元斌,低声吼道。

    “我相信你没用,这是程序,你必须要走的!你是军人,你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儿!你必须要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在军事法庭上,再说一遍!而且说的,必须要比每一次都要详细!”

    “这件事情不是小事,除了你之外,整个狼牙特战队全军覆没!这肯定是情报上出了问题!那为什么整个狼牙特战队里只有你活着?这才是最大的问题!部队里的人都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但军事法庭相信你吗?他们就算相信你,你也必须要进行审判!”胡元斌一口气说道。

    陈塘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左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给我根烟。”片刻后,陈塘说了一句。

    胡元斌拿出一盒白将军,抽出一根,递给陈塘,问道:“你不是戒了吗?而且你有伤在身,抽烟对伤口也不好。”

    自从进入特种部队之后,陈塘就戒烟了。

    陈塘接过,点燃,抽了一口,说道:“我现在想抽。”

    连续猛吸了几口,陈塘打开车窗,将烟头扔了出去,说道:“我可以上军事法庭,我也可以接受审判!但现在不行,我现在要送他们回家!”

    “现在不是已经到家了吗?”胡元斌说道。

    “他们都是烈士,军区里有一份他们的骨灰,他们会住进烈士陵园!但他们也都有家人,我认为……他们的家人,也有权利要一份骨灰吧?”

    陈塘对着胡元斌问道。

    “这个肯定是要去送的,但现在……我接到的命令是,第一时间,送你去军事法庭!”胡元斌说道。

    “军事法庭!”陈塘冷笑,盯着胡元斌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军事法庭的审判需要多长时间吗?这么大的事情,取证、验证然后到结合我的证词认证,最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弟兄们尸骨未寒,军魂刚回到祖国,难道不应该先回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