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自比霍去病
    陈塘回到辰龙军基地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没几分钟的时间,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

    “门没锁。”陈塘开口。

    话语落下,房门被推开,应龙、黑龙、张凯等人进入房间。

    “泥鳅,有点儿事情想和你聊聊。”应龙开口,轻声说道。

    由于交接仪式还没开始,所以应龙等人还是喊陈塘泥鳅。

    “聊什么?”陈塘问道。

    走在最后面的张凯将房门关上。

    “今天你所说的改革。”应龙坐了下来,盯着陈塘,继续说道:“能和我们说一下你到底怎么想的吗?不管其他军的首长们是怎么想的,只要你说的合理,我们辰龙军的弟兄们都会支持你的!”

    陈塘笑了笑,盯着应龙等人说道:“感谢各位班长的支持,不过……现在我还不想说,等到了时机,我自然会说的!”

    “首长都不听你说的话,你不说的话,还有机会说吗?如果你的改革方案合理,我们肯定会支持你,到时候我们人多力量大,成功的可能性才更大!”黑龙说道。

    “各位班长,我有我自己的打算。”陈塘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严肃的说道。

    “好吧。”应龙点头,起身,道:“那早些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抱歉。”陈塘起身,将应龙等人送出宿舍。

    待到应龙等人离开,陈塘叹气,坐在床上。

    过了没五分钟的时间,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进,没门锁。”陈塘喊道。

    声音落下,宿舍门被推开,来的人竟然是未羊、戌狗、丑牛、申猴等boss。

    “首长。”陈塘立正,敬礼。

    “坐。”未羊他们进入房间,然后说道:“泥鳅,明天开始你就是boss了,今天我们来呢,只是想和你聊会天,促进一下感情,以后也好一起共事。”

    陈塘微笑着说道:“各位首长来找我聊天的话,我非常欢迎,但恐怕……各位首长来的目的恐怕不光是为了找我聊天这么简单吧?”

    未羊等人坐了下来,说道:“既然你把话都说这么明了,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

    “好。”陈塘点头。

    “泥鳅,我不明白你今天为什么会说出改革这种话来,五类部队是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地方吗?”未羊对着陈塘问道。

    “没有。”陈塘摇头,说道:“但有些地方,的确是不合理的,我想改变!”

    “你想改变?你是觉得历代的先辈,还没你有能力?”未羊皱眉,继续说道:“泥鳅,我知道你有两种战争第六感,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但是你现在还年轻,年轻就要多听老兵的话,我们吃过的盐,比你吃过得饭都多!懂吗?”

    陈塘笑了笑,说道:“首长,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五类部队考虑,但是……我也是为了五类部队在考虑!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五类部队!首长们对国家和人民是忠诚的,但我泥鳅……对国家和人民也是忠诚的!首长们为国家和人民流过血,流过汗!但我……也同样流过血,流过汗!在这一点儿上,我们是平等的!”

    “是。”丑牛开口,说道:“我承认你功劳很大,掌控鸿门为我们所用,并且还获取了敌人的机密情报,但是功劳并不能代表经历,你真的很年轻!现在你觉得对的,等过几年,你就可能会认为是错的!那时候想后悔,都晚了!”

    “首长可知道一个人?”陈塘盯着丑牛。

    “谁?”丑牛问道。

    “霍去病!”陈塘说道。

    “西汉名将,冠军候!”丑牛开口,继续说道:“当然知道,怎么了?”

    陈塘起身,大声喝道:“霍去病十七岁初次征战即率领八百骁骑深入敌境数百里,把匈奴兵杀得四散逃窜,斩获敌人两千余人,永冠全军,以一千六百户受封冠军侯!十九岁时,第二次出战征讨匈奴,被赐为骠骑将军,作为军队的统领,霍去病仅一人闯入哗变的万人匈奴军营中,硬是让这些骁勇善战的匈奴人归降了汉朝,收复了整个河西走廊!”

    “二十一岁时,霍去病随大将军卫青一起衰兵征战漠北,杀得匈奴军闻风丧胆,称之为‘不灭战神’!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元狩四年,汉武帝发起了史无前例的大战漠北战争,霍去病率部奔袭两千余里,仅损失一万五千人,共歼灭敌军七万多人,霍去病马不停蹄,领兵继续前进,一直杀到了狼居胥山,并带领军队举行了祭拜天地的封礼,后人称之为封狼居胥!封狼居胥,势如破竹的霍去病部队,一路追杀匈奴军队,一直杀到了今天的贝加尔湖才肯罢休!”

    “从那以后,匈奴再也不敢侵犯大汉朝!饮马翰海,封狼居胥,西规大河,列郡祁连!随便挑出一个都是后世将领一生追求的目标!”

    话语至此,陈塘盯着未羊等人,继续说道:“若是按照各位首长先前话语的意思,霍去病年纪轻轻便有了如此成就,只是偶然?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各位首长不要以年龄来判断一个人的能力和见解!”

    陈塘的话语落下,丑牛起身,盯着陈塘喝道:“泥鳅,你太狂妄了,竟然拿自己和霍去病相比!你也知道,饮马翰海,封狼居胥,西规大河,列郡祁连,随便挑出一个都是后世将领一生追求的目标!你拿什么和霍去病去比?”

    汉朝时期的中国,是很强的。

    用一句话就足以形容,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用粗话来说就是,谁他ma的不服,就打谁!

    陈塘听闻丑牛的话,笑了起来,说道:“首长觉得我没资格,那我不多说什么!但是,我自己觉得……我有这个资格!”

    “狂妄!”丑牛脸色难看了下来。

    “走吧,和他没得谈了,反正首长也不听他的一派胡言,我们何必在这里和他浪费时间!”未羊哼了一声,大步朝着宿舍门外走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