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王牌的责任
    子鼠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然后他们众人一起离开会议室,分别上车,朝着辰龙军基地方向驶去。

    子鼠等人打算先去辰龙军基地,然后再去寅虎军基地。

    辰龙军基地内。

    辰龙军的战士们在应龙的监督下不断训练着,这时候,基地门前停下的一辆辆越野车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如果是平常,他们会直接无视。

    但这次明显不寻常,因为每个军boss的车他们都知道,十个军的boss都亲自来了,能是小事吗?

    子鼠等人下车,应龙快步上前,敬礼,道:“各位首长,我们boss不在,如果有事情找他的话,怕是要等个几天时间。”

    子鼠等人站在那里,齐齐沉默,没有言语。

    他们就仿佛没有听到应龙的话一样,这种僵局,让应龙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基地内训练的辰龙军战士们也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训练,齐齐围了过来。

    待到基地内辰龙军战士们都到场之后(出任务的除外),子鼠以及卯兔等人立正,然后对着辰龙军战士们鞠了一躬。

    突然的一幕,让辰龙军战士们齐齐一愣,然后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这一幕是那么的熟悉。

    上一任辰龙军boss和寅虎军boss牺牲的时候,就是这一幕!而此时此刻,这一幕仿佛是在重演。

    鞠躬,是五类部队对牺牲战士们的至高礼节!

    “首长,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应龙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子鼠说道。

    虽然他知道这不可能是开玩笑,但他宁愿这就是开玩笑!

    “辰龙牺牲了。”子鼠开口,声音沉闷。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落下,仿佛一道惊雷炸响在辰龙军战士们的心中,每个人都呆滞了。

    牺牲这两个字对于职业军人来说并不陌生,但这两个人绝对是职业军人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字。

    辰龙,辰龙军boss,辰龙军中的最强者,辰龙军的精神支柱以及大山!

    而此时,山倒了!

    寂静,现场死寂般的寂静,寂静的可怕,令人窒息。

    辰龙军的每个人脸庞都阴沉着,每个人都低着头。

    “呃……”应龙开口,用尽他平生最大的勇气,露出一抹微笑,望着子鼠说道:“首长,我们知道了。”

    子鼠等人齐齐敬礼,然后转身,大步朝着基地外走去。

    离开基地之后,他们上车,逃命似的离开了辰龙军基地,朝着寅虎军基地方向驶去。

    待到子鼠等人离开,辰龙军战士的人群中传出几道抽泣声。

    可能有人觉得男人哭很丢人,但这对于军人,特别是职业军人来说,哭……是情感的宣泄,是代表他们还没有成为冷血动物的举动。

    张凯眼神冰冷,咬着牙,身躯颤抖着。

    “都别哭了!”应龙低吼,转身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吼道:“boss看到你们这个熊样,能安心的走吗?有哭的这个功夫,都给老子好好训练!战死沙场,这是我们的荣誉,是最好的归宿!血债血偿,是我们的准则,哭有什么用?能把敌人哭死吗?现在有一个算一个,都给老子滚去训练!全员,训练翻倍!”

    ……

    子鼠等人到了寅虎军基地。

    和在辰龙军基地时一样,鞠躬的举动,让寅虎军基地的战士们乱了阵脚。

    天虎、飞虎、苏杨等人面色阴沉,没有一个人言语。

    身为五类部队的职业军人,必须要熟悉死亡,也必须要时刻适应战友的牺牲。

    作为五类部队最强的战斗部队,寅虎军和辰龙军不能垮,哪怕天塌了,山倒了,也要硬扛下来!这就是作为王牌部队的责任。

    什么是王牌?可能有人觉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敌人闻风丧胆便是王牌。

    但这只是其一。

    还有更重要的,很少有人知道。

    所谓的王牌就是,伤亡最高,危险系数最高,歼灭敌人最高,无论碰到任何事情,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要有着战无不胜的信念!

    这,才是王牌!

    王牌是不能认输的,是不能倒的。

    因为成了王牌,他们就再也不只是他们自己了,他们已经是这支部队的精神支柱,这支部队的军魂!

    “首长们,慢走。”天虎对着子鼠等人敬礼,大声喝道。

    子鼠等人回礼,然后离开了寅虎军基地。

    ……

    子鼠等人回到他们各自的基地之后,寅虎和辰龙牺牲的消息也慢慢的在五类部队中传开。

    之前众人都是对陈塘的下落不明担心,但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五类部队十二军的每个战士都无比悲痛。

    牧佳茗在听到消息之后,停止了训练。

    她的手背和手心中都是老茧,可见这段日子她的训练有多艰苦。

    牧佳茗低下头,眼眸中闪过一抹担忧。

    对于寅虎和辰龙的牺牲,牧佳茗感觉可惜和悲伤,但她更担心陈塘,担心陈塘有朝一日回到五类部队,他知道了这个消息,能不能扛过去。

    ‘白色葬礼’事件,牧佳茗很清楚。

    那次事件让陈塘自责到了极点,数次情绪都差点儿崩溃。

    牧佳茗了解陈塘,如果陈塘知道了辰龙和寅虎牺牲的消息,那他肯定会以为是自己间接害死了辰龙和寅虎。

    如此一想,陈塘必然会更加自责。

    那时候,牧佳茗真的担心陈塘会出什么事情。

    ……

    中国,澳门,国际机场。

    一架从拉斯维加斯飞来的国际航班降落,陈塘下机,走向机场。

    他没有离开机场,而是在机场里购买了飞往五类部队基地所在城市的机票。

    机票是半个小时之后起飞的,此时陈塘已经在飞机上了。

    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但已经不妨碍行动了。

    飞机按时起飞,离开了澳门。

    在下午五点钟的时候,陈塘抵达了机场,快步下机,然后走出机场,在机场附近买了一个手机和手机卡。

    陈塘将手机卡装上,开机,给辰龙军基地打了过去。

    他打的号码是辰龙办公室的座机号码。

    陈塘的心情有些紧张,但他相信,以辰龙和寅虎的能力,肯定可以回到中国!

    ps:第5更,还欠三更。

    另外说一下,今天的三更在凌晨就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