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地下刑场
    美国,拉斯维加斯。

    拉斯维加斯是美国内华达州最大的城市,也是座享有极高国际声誉的城市,因位于内华达州的沙漠边缘、边境,所以拉斯维加斯全年高温。

    它还是世界四大赌城之一,同时还被称为世界娱乐之都、罪恶都市、罪恶城等等……

    拉斯维加斯麦卡伦国际机场。

    一名戴着口罩和墨镜的男人跟在一名绝美的西方女人身后,走了出来。

    西方女人拖着一个行李箱,拦下了一辆计程车。

    然后,她和男人一起上了计程车,说了一个地址,计程车司机将车发动,朝着前方驶去。

    男人自然是陈塘,女人是绝色妖姬。

    陈塘和绝色妖姬都坐在后车座,开车的司机以为他们两人是情侣,一开始还主动和他们两人聊天,但陈塘和绝色妖姬都不回话,司机也就不自讨没趣了。

    半个小时的车程之后,计程车抵达了绝色妖姬说的地址。

    付完钱,陈塘和绝色妖姬下车。

    前方是一栋小型独栋别墅,平方不大,四百平左右。

    四百个平方在独栋别墅里,的确算小的了。

    绝色妖姬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陈塘跟在身后。

    虽然他也不想被这个女人给操控着,但没办法,自己现在连十分之一战斗力都发挥不出来,怎么和这个女人斗?

    陈塘是不怕死,但还有活下来希望的前提下,谁又想死呢?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都没有人嫌自己命长的。

    陈塘自然也不例外。

    进入别墅之后,陈塘对着别墅打量了几眼。

    别墅的装修风格是美式的,很简单,但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问什么就问吧。”陈塘开口,说了下机之后的第一句话。

    绝色妖姬青蓝色的眸子瞥了陈塘一眼,没有言语,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

    陈塘随之跟上。

    来到地下室之后,绝色妖姬进了一个房间,陈塘在进入房间的刹那……

    绝色妖姬抓起房间内的一把手枪,枪口抵在了陈塘的脑袋上。

    陈塘面色如常,盯着绝色妖姬。

    “配合一下。”绝色妖姬瞥了一眼十几米外的邢架,轻声说道。

    虽然别墅一层是正常的装修,二层陈塘不知道,但这地下室……却是货真价实的刑房!里面各种刑具都有,无论是亚洲的刑具还是欧洲的刑具,亦或者是北美洲、非洲的刑具!总之,只要是这个世界上有的刑具,这里都有!

    整个地下室里,除了不能砸的柱子之外,都通开了,而且这地下室是地下两层,并且有着扩建,加起来怕是得一千五六个平方。

    陈塘被绝色妖姬绑了起来,手脚全部铐住。

    绝色妖姬坐在距离陈塘五米外,随手拿起一旁的一把军刀,青蓝色的眸子盯着陈塘,说道:“现在我和你玩个游戏,我问,你答!”

    “别卖关子了,赶紧问。”陈塘哼了一声,语气平淡。

    “就三个问题,一,你是什么人!二,你和撒旦赞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你和鸿门又是什么关系!”绝色妖姬一口气问出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也不可能会告诉你,我只能说我和撒旦赞歌是死敌!第二个问题,我在撒旦赞歌当内鬼,然后窃取了他们的机密情报,所以他们要追杀我!第三个问题,我和鸿门的关系,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猜得到!毕竟这个世道上,谁会无缘无故的去牺牲那么多人救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呢?”陈塘一口气回答了三个问题。

    话语落下,绝色妖姬起身,持着军刀走到陈塘身前。

    她青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不耐烦,手中军刀毫不犹豫的刮在陈塘的左胸上,刀口刮入身体,慢慢的加深。

    从一毫米到一厘米。

    然后,绝色妖姬开始朝着陈塘腹部划去,她的速度很慢。

    陈塘咬着牙,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军刀撕裂,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绝色妖姬是故意慢动作的,慢动作会更加的疼痛,更加的折磨人的心智。

    陈塘的心智没有被影响,但疼痛……是无可避免的。

    他咬着牙,连哼都没哼一声,盯着绝色妖姬,说道:“要杀就慢慢杀,你怎么高兴怎么来,别说是这么一刀一刀的来,哪怕是凌迟,老子要是喊一声,就是你养的!”

    绝色妖姬哼了一声,青蓝色的眸子淡漠的盯着陈塘,举起手中的军刀,舌头舔了一下军刀上的鲜血,说道:“你还没到死的时候,割你这么一刀,不是要杀你,而是你的回答,我不满意!我说的是我问,你答!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比如你是什么人,你就告诉我你是什么人,而不是问你的问题,你回答其他的内容(答非所问)!”

    “当然,你可以继续这样,但我保证,我会一刀一刀的让你生不如死!这个地下室有两层,我会一套一套刑具的都用在你身上,你放心,当最后一套刑具用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依然是活着的!”

    陈塘眼眸阴冷的盯着绝色妖姬,没有言语。

    “在检查你身体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心脏在右边。”绝色妖姬继续说道。

    她说这句话的目的,是告诉陈塘,她是故意对着左胸下刀的。

    绝色妖姬转身,回到五米外,坐了下来,盯着陈塘继续说道:“来,我们继续,还是那三个问题,一,你是什么人!二,你和撒旦赞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你和鸿门又是什么关系!”

    陈塘冷哼,依然是原先的那些回答,说完之后,他继续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要杀就杀!但你下次继续问这些问题,我就懒得回答你了!我想一个再笨的女人,就算是猪,也能记下我之前说的那些话了吧?”

    绝色妖姬听闻此言,青蓝色的眸子眯起,眸中杀气腾腾。

    她站了起来,冷声说道:“很多人在一开始都和你一样,但没有几个人可以坚持过三轮!我很好奇,你能坚持多久!”

    ps: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