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 拉斯维加斯
    加拿大和美国是接壤,所以很多城市里都有着直达美国的航班。

    这次航班的头等舱都已经被绝色妖姬包舱了,所以头等舱里没有别人,只有她和陈塘。

    陈塘昏迷了几个小时,伤口被绝色妖姬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虽然绝色妖姬可以将伤口处理的很好,但她却没有那么做,她只是简单处理。

    这个简单处理,让陈塘不至于失血过多死亡,但却也不舒服!因为这样的话,伤口是肯定会发炎的。

    不过说到底,陈塘的死活对绝色妖姬来说真的不重要。

    绝色妖姬带走陈塘的原因无非三点儿:一,她想知道陈塘到底是什么人。二,陈塘和撒旦赞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三,她要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被谁当刀使了!

    至于绝色妖姬得到答案之后陈塘的死活,那就要看陈塘回答的答案份量如何了。

    绝色妖姬虽然是个女人,是个足以让所有男人都荷尔蒙爆发的,很漂亮的女人。

    但她却没有女人的优柔寡断,可以说在狠辣上,这个女人不亚于任何男人!否则,她也不会被称为绝色妖姬!

    绝色,是形容她的相貌!而妖姬……是形容她的狠辣。

    陈塘躺在座椅上,眉头皱了皱,然后双眸慢慢的睁开。

    是的,他醒了。

    在睁开双眸的刹那,伤口的疼痛传来,但陈塘却没心情去在乎疼痛,他立即对着周围瞥了一眼。

    当他看到周围的情况时,便知道自己肯定在飞机上。

    然后他看到了绝色妖姬。

    在陈塘看到绝色妖姬的同时,绝色妖姬也在盯着陈塘,她望向陈塘的眼神很冰冷,仿佛在看一具尸体一样。

    陈塘盯着绝色妖姬,单兵战争第六感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很危险,而且他从这个女人身上察觉到了丝丝杀意。

    他不知道绝色妖姬是谁,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这个女人给救下来的。

    至于自己为何在飞机上,这个女人又要把自己带到哪里,或者这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陈塘不知道。

    “你是?”陈塘开口,用英语轻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绝色妖姬开口,用英语继续说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陈塘皱眉,利用眼角的余光对着周围打量。

    他在找黑刀。

    “不用找了,你的东西我暂时会替你保管,如果你配合我的话,我可能还会还给你。”绝色妖姬仿佛知道陈塘在找黑刀,开口说道。

    “是你从血天使手里救了我?”陈塘盯着绝色妖姬,问道。

    “是。”绝色妖姬点头。

    “谢了。”陈塘道了一声谢。

    尽管他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有着自己的目的,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话,自己怕是已经死在血天使手上了。

    这个女人身上有着杀意,至于接下来这个女人会不会杀掉自己,那这是以后的事情。

    起码现在,陈塘还没死。

    所以这声谢,绝色妖姬绝对担的起。

    绝色妖姬听到陈

    塘说的‘谢’字,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绝色妖姬很美,她笑起来更美。

    “你竟然跟我说谢谢?”绝色妖姬青蓝色的眸子盯着陈塘。

    “这很好笑吗?”陈塘反问了一句,然后准备自己再包扎一下伤口。

    “以前和我说谢谢的人,都死了,所以你在说谢谢的时候,我感觉挺好笑的。”绝色妖姬说道。

    话语落下,陈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的伤口没有包扎的必要,因为飞机落地之后,你的生死……还是未知数呢!”绝色妖姬继续说道。

    陈塘双眸眯起,刚想起身,便觉得自己脑袋眩晕,然后坐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失血过多?但不应该啊,失血过多的眩晕和现在的眩晕症状是完全不同的。

    “你最好别有反抗的意思,我既然让你醒了,那我就有对付你的办法,你的神经已经被我麻醉了。”绝色妖姬盯着陈塘,继续说道:“别说现在你发挥不出你原有实力的十分之一,就算可以发挥出全力,一个被血天使差点儿杀掉的人,也不是我的对手。”

    陈塘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平静的盯着绝色妖姬,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局面了,那么陈塘就算着急也没用。

    面对这个女人,自己可不能丢了一个中国男人的气节。

    “睡觉吧,还有三个小时就到了,等到了那里,你就会知道的。”绝色妖姬闭起双眸,准备休息。

    “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陈塘开口问道。

    “说。”绝色妖姬闭着双眸,说道。

    “和我一起的那两个人呢?你知不知道他们的下落?”陈塘直入主题的问道。

    现在他最担心辰龙和寅虎,只要辰龙和寅虎没事,就算自己被这个女人杀掉,那陈塘心中也会少些自责。

    “不知道。”绝色妖姬开口,说道:“可能已经死了吧。”

    陈塘面色有些难看。

    “当然,也有可能没死!”绝色妖姬睁开双眸,盯着陈塘,继续说道:“这些问题我们等下机之后再说,你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答案!”

    陈塘闭起双眸,不再言语。

    ……

    与此同时,某国,某地。

    百里雨樵、武元通、百里彦成在一个房间里。

    从事情开始到现在,他们一直在拖各种关系打听渥太华那边的消息。

    “爷爷,情况怎么样?”百里彦成对着百里雨樵问道。

    百里雨樵瞥了一眼武元通,武元通说道:“那边已经结束了,但陈塘到底如何……还没有消息。”

    “怎么会没有消息呢?”百里彦成脸色一变,喝道:“这群打听消息的人是怎么打听的?一群废物吗?”

    “彦成,你别着急。”武元通开口说道。

    百里雨樵顺口说道:“是啊,刘一手也说过,你大哥他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的!现在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百里雨樵也不确定陈塘是否还活着,但他如今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和百里彦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