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不简单的恶作剧
    同时,安氏集团内。

    杰克的父亲约翰来到了这里。

    他打了好几次杰克的电话,电话可以打通,但就是没人接。

    所以约翰着急了,所以他来了安氏集团办公楼,安远征这里。

    “约翰,你不用着急,杰克一个大活人,不可能说丢就丢的!电话能打通,也就几乎排除了被绑架的可能性。”安远征对着约翰说道。

    安安坐在一旁,刷着微信朋友圈,面色淡漠。

    “杰克和我说的是他要来请安安吃饭,那时候我还能打通他的电话,但他离开这里之后,电话就打不通了,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毕竟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约翰有些着急。

    安远征可以理解约翰的着急,但安远征这么聪明的人,自然也可以看出杰克对安安的纠缠,他不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另外,安远征也明白安安对杰克无感。

    安安是他女儿,对于自己的女儿安远征再了解不过了,安安从小就什么都不缺,一直被当成公主惯着。

    用钱当攻势,主动去追安安,安安是绝对不会动心的。

    她喜欢的是陈塘那种类型的男人,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稳重,这样的男人可以给安安极强的安全感。

    安安从小没有母爱,内心是很缺少安全感的,这些是多少钱都无法弥补的。

    但碍于和约翰的合作,安远征也不能对杰克不管不问。

    于是。

    “安安,杰克和你分开之后往哪个方向去了,你知道吗?”安远征对着安安问道。

    “不知道,我下车之后就进办公楼了。”安安说道。

    “先报警吧,让警方定位杰克的手机,肯定可以找到他的。”约翰对着安远征说道。

    “也好,但我就怕杰克是在哪个地方玩高兴了,没听到手机铃声。”安远征笑着说道。

    “安董,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开玩笑!”约翰是真急了。

    “好吧。”安远征笑了笑,拿出手机,给警察局局长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之后,警察局局长立即根据杰克的手机定位,最终锁定了废弃工厂的位置,然后派出警力,去了那里。

    安远征、安安、约翰是跟着一起去的。

    当警察局局长看到杰克昏死在地上的时候,立即跑了过来,开始检查,摸到还有气,顿时暗自松了一口气。

    约翰很是焦急,快速跑到杰克那里,急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安安表情依然淡漠,安远征双眸眯起,仔细的看着现场。

    警察们开始对着现场勘查,之后警察局局长走到安远征身前,说道:“安董,钱没丢,车也没有损坏,不是抢劫!另外,现场也没有打斗痕迹。”

    “没有打斗痕迹?那我儿子怎么成这样了?”约翰起身吼道。

    “那只能说是……单方面的压制!这不叫打斗,这叫受虐!很明显,您儿子面对这个人,您儿子的格斗能力……只能算是婴儿水准!”警察局局长说道。

    约翰闻听此言,一愣。

    杰克虽然不喜欢格斗,但他也学过空手道,一般人还真难近杰克的身。

    “不是为钱,不是为人命,单纯的恶作剧吗?”安远征轻声说了一句。

    “局长,行车记录仪只有到安氏集团办公楼的,其余……行车记录仪被关了!”这时候,一名警察跑了过来。

    “这个人是个老手。”警察局局长点头,说道:“联系交警部门,立即调取从安氏集团办公楼到这里的所有路线监控。”

    “是!”一名警察应了一声,立即开始联系。

    s市的警察和交警效率是很高的,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交警便用了不少警力,将这辆劳斯拉斯古斯特的行程视频全都调取了出来。

    然而,在视频里,只能看到杰克开车,也可以看到副驾驶上坐着一个人,但就是看不到这个人的相貌。

    而且,这个人的相貌不高不低,刚好在每个监控的死角!

    这就可怕了!

    “好可怕的观察力和洞察力!”警察局局长脸色凝重了下来。

    幸好这个人没造成人命,就算真的造成了人命,这个案子……也很难破。

    要知道,陈塘还有绝活没用呢!就算他相貌线索破了,他随便改变个相貌,就万事大吉了。

    这就是一个职业军人的可怕之处!

    一个特种兵作案就够让警察头疼了,如果是五类部队职业军人作案,除非五类部队的人出面,否则那将会成为永远的悬案!

    再说了,五类部队也不可能因为这些小事而出动!除非,是这个人闹的太大了。

    “等杰克醒了之后询问一下他吧,先送医院。”安远征对着约翰说道。

    约翰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头。

    很快,杰克就被送到了医院,进行全身的检查。

    然后,医生给出了一个结果: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脸部青肿消除需要半个月,下半身那玩意儿……配合治疗的情况下,几个月可以恢复正常使用。

    警察们听到这个结论,顿时都无言以对。

    “这个人对力量的掌控很可怕,要打伤一个人,打死一个人谁也可以办到,但我从医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微妙的伤势。”一名从医几十年的老主任说道。

    在医生的帮助下,杰克提前醒了。

    醒了之后,警察局局长询问他情况。

    然后杰克的话……让警察局局长、约翰、安远征、安安都懵了下来。

    “他……他说看我不顺眼,教我在中国怎么做人。”杰克表情很无辜,很委屈的说了这么一句。

    几名实习医生听到这句话,立即憋不住笑了起来。

    安远征朝着病房外走去,警察局局长立即跟了出来。

    “这件事情看上去像是恶作剧,但你感觉呢?”安远征对着警察局局长问道。

    “一个有能力做出这种恶作剧的,不是我说,整个中国都没多少人能办到!哪怕是特种兵想做这种恶作剧,也不是想做就能做出来的。”警察局局长语气严肃的说道。

    “如果是陈塘,你感觉他能办到吗?”安远征对着警察局局长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