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树倒猢狲散
    反叛军指挥部内四具无头尸体倒在那里,鲜血不断的从断头处流出,血腥味已经开始蔓延。

    这里没有监控,也没有窃听器。

    虽然五类部队的身份是机密的,是不可外泄的,但那是对于活着的人而言,对于死掉的人来说,这就是永远的秘密!

    毕竟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至于陈塘为何对着贝克姆说出自己的身份?很简单,从狼牙到泥鳅,从泥鳅到唐宸,最后再到拉迪卡,陈塘太压抑了。

    他无法表明自己是谁,甚至在外的时候碰到自己熟悉的人,都不能去说上一句话!哪怕是碰到自己最亲近的人,都只能装作不认识。

    所以,陈塘需要发泄,但他发泄,也只能对着必死之人发泄!

    在外人来看,陈塘是中国五类部队的战士,而且持有战役战争第六感和单兵战争第六感,未来不可限量,实力也很强。

    但从另一种角度来说,陈塘是可怜的。

    他连自己本来的身份都无法保留,未来,在路西法和炎天使之间,他必须要做一个抉择!若是抛去信仰问题不说的话,陈塘宁愿做一个普通人,因为普通人没有这么累,不需要考虑这么多。

    陈塘将贝克姆尸体的衣服脱下,然后将贝克姆的人头用衣服包上,提着,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单兵战争第六感可以感知危险,所以陈塘知道那一百名反叛军士兵在什么位置,他们主要守在了指挥部的入口,而陈塘是从窗户离开的。

    ……

    与此同时,吸引反叛军加强营士兵的那些政府军士兵也只剩下了政府军上校一人。

    其余的人,都已经成为了尸体。

    政府军上校只剩下一把手枪和一颗手雷了。

    反叛军士兵们朝着政府军上校这边冲来,距离他还有不到五十米。

    政府军上校奋力扔出最后那颗手雷。

    “轰隆隆!……”

    手雷爆炸,炸死了两名反叛军士兵。

    “嘭!……”

    但密集的子弹却打中了政府军上校扔手雷的手腕,他闷哼了一声,面色痛苦。

    刚才他是用左手扔的手雷,此时他右手持着手枪,不断的扣动扳机。

    很快,手枪里也只剩下一颗子弹了。

    反叛军们不断的逼近政府军上校,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政府军上校在凸堆下趴着,深吸了一口气,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眼神一狠,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政府军上校倒在了地上,鲜血不断从他脑袋里流出。

    不得不说,这名政府军上校很有骨气,他宁死不当战俘,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他自己!

    “ma的,便宜这个混蛋了!”反叛军军官冲了过来,瞥了一眼政府军上校的尸体,当他看到政府军上校的军衔时,冷哼道:“将这个家伙的脑袋给我砍下来,军衔给我带着,去首领那里!”

    击杀一名上校,这可是一份很大的奖励。

    反叛军加强营士兵们朝着指

    挥部方向遣返,很快,来到了指挥部门外。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汇报。”反叛军军官提着政府军上校的人头,大步进入了指挥部。

    当他进入指挥部的刹那,整个人都愣住了那里,仿佛傻了一样。

    因为指挥部里刺鼻的血腥味以及地面上那四具无头尸体直接刺激了反叛军军官的眼球,反叛军军官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人头数了一下,只有三个!

    唯独没有贝克姆的人头!

    “嘭!……”

    反叛军军官手中提着的政府军上校人头跌落在地上,他整个人瘫痪在了地上,眼神恍惚。

    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指挥部里的军官和首领都死了!

    要知道,他可是负责贝克姆安全的,如果贝克姆死了,他肯定会被牵连的!怎么办?

    “长官……”这时候,几名反叛军士兵好像有什么事情汇报,然后冲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齐齐色变。

    其中一名反叛军士兵当场喊叫了一声。

    声音惊动了外面的反叛军士兵们,使的士兵们齐齐持着枪械冲了进来,然后……都愣在了那里。

    “首领死了!”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

    “长官,怎么办?”一名反叛军士兵对着反叛军军官问道。

    贝克姆在这群反叛军士兵眼里可是神的使者,神的使者都死了,几乎是瞬间,他们的信仰,便彻底崩塌了!

    想要摧毁一支部队的战斗力以及士气,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摧毁他们的信仰!

    “还能怎么办……”反叛军军官语气木讷。

    “和上面汇报吗?”一名反叛军士兵问道。

    反叛军军官一脚将这名士兵踢倒,低吼道:“汇报?你不怕死就汇报,现在首领已经死了,我们的职责是保护首领,首领死了,上面能放过我们吗?”

    “那长官,你说怎么办?”其他的反叛军士兵对着反叛军军官问道。

    反叛军军官咬牙,说道:“现在没别的办法了,政府军不接受投降,我们去找政府军是死路一条,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但好在现在国家混乱,我们可以去沙漠里,去戈壁滩,先避避风头!”

    “对,反正我们有枪,仓库里也有食物,够我们这些人吃上半年的了!”几名士兵立即应道。

    信仰一旦崩塌,所谓的忠心就是一个笑话,此时反叛军士兵们考虑的只是他们自己的生命安全。

    “收拾东西,开着车,速度走!”反叛军军官下令。

    “是!”反叛军士兵们齐齐跑了出去,开始收拾食物和为数不多的弹药。

    一个小时之后,反叛军士兵们就收拾好了,然后开着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这里,朝着沙漠深处方向驶去。

    陈塘左手拿着望远镜,右手提着贝克姆的人头,黑刀挂在腰间。

    他望着渐行渐远的加强营,嘴角勾起一抹轻笑,道:“真是树倒猢狲散呢。”

    话语至此,陈塘瞥了一眼贝克姆的人头,继续自语道:“神灵所营造的信仰,是不堪一击的,因为一旦‘神’死了,信仰……就彻底崩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