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撒旦亲至
    “当然可以。”费拉克点头,微笑着说道。

    “好,那我凌晨之前争取做好战术部署,明天天亮之后,若是反叛军没有对我们展开进攻,我们就主动对着反叛军进行讨伐!”陈塘起身,对着费拉克说道。

    “那就麻烦拉迪卡先生了。”费拉克点头。

    “贝尔芬格先生,我先回营房了。”陈塘对着贝尔芬格说了一句。

    贝尔芬格点头,陈塘朝着自己营房走去。

    回到营房之后,陈塘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所谓的战术部署,其实陈塘在看完资料之后,就已经有了详细的部署。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毕竟拉迪卡这个人,是没有多少战争经验的,唯一有的……只不过是之前利维坦那边的一次战争。

    若是陈塘立即说出战术部署的话,费拉克或许不会怀疑什么,但贝尔芬格肯定是会怀疑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凌晨到了。

    这一天里,反叛军没有任何的行动,很显然……贝克姆是准备好好休息,然后以最佳的状态继续和政府军作战。

    凌晨一点钟的时候。

    贝尔芬格坐在自己的营房里,他一直没睡。

    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

    因为他知道,今天撒旦要来这里!

    “叮铃铃!……”

    这时候,贝尔芬格的手机响了,他看到号码之后,立即接起,轻声说道:“撒旦先生,我是贝尔芬格。”

    “我到了。”撒旦冰冷的声音落下。

    “撒旦先生现在在哪儿?”贝尔芬格谨慎的问道。

    对于撒旦,哪怕是贝尔芬格都没有见过几次。

    当然,这里的见过几次指的是隐藏相貌的见!隐藏相貌的撒旦,贝尔芬格都没见过几次,更别说撒旦的真面目了!

    要知道贝尔芬格可是七大魔王之一,连他都没见过撒旦几次,那撒旦得多谨慎?身份得多不能见人?

    撒旦开口,说了一个位置。

    “撒旦先生稍等,一个小时我就抵达那里。”贝尔芬格说完,快步离开了营房,然后开着战地越野车,离开了这里。

    一个小时之后,贝尔芬格开着战地越野车停了下来。

    前方,一名身高近一米九,体格魁梧,戴着黄金面具的黑影站在那里。

    黄金面具上有一些雕纹,只露出眼睛,而且只是一道很细的缝隙,刚刚可以看到东西。

    所以,有人想要凭眼睛知道撒旦是谁,根本不可能。

    “撒旦先生。”贝尔芬格对着撒旦行礼。

    “嗯。”撒旦应了一声,对着贝尔芬格问道:“我到这里的事情,没有其他人知道吧?”

    “除了我和路西法先生之外,没有任何人!”贝尔芬格开口,说道:“我敢保证!”

    “很好,走吧。”撒旦点头,上车,坐在了后车座。

    贝尔芬格上车,将车发动,朝着b交战区营房方向驶去。

    又是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贝尔芬格和撒旦抵达了营房,然后撒旦跟着贝尔芬格来到了贝尔芬格的营房里。

    “拉迪卡在哪个房间?”撒旦对着贝尔芬格问道。

    “在我左边的第三个营房。”贝尔芬格如实汇报。

    “你赶紧休息吧。”撒旦起身,朝着营房外走去。

    贝尔芬格没有跟出去,毕竟撒旦让他休息,他不敢违背命令。

    撒旦来到了陈塘所在的营房里,他已经进来了,就站在陈塘三米开外,盯着陈塘。

    但陈塘没有丝毫的察觉,毕竟撒旦没有杀意。

    “睡的这么死,可不是一件好事。”撒旦开口,轻声说了一句。

    话语落下的刹那,陈塘猛然睁开双眼。

    在他睁开双眼的同时,床头旁的黑刀也随之出鞘,刺向撒旦。

    撒旦立即后撤,速度快到极致,避开了陈塘的攻击,和陈塘保持五六米距离,盯着陈塘,道:“拉迪卡,你该清醒一下了。”

    陈塘额头流下冷汗,他借着月光盯着撒旦,只看到了一副黄金面具。

    他很清楚,如果这个人要杀自己的话,他已经死了。

    “你是……”陈塘对着撒旦问道,毕竟撒旦的声音是经过改音的,听不出是谁。

    “你猜一下,我们见过一次面的。”撒旦轻声说道。

    “撒旦先生?”陈塘开口问道。

    除了撒旦,陈塘想不到是谁了,这种速度以及可以无声无息的抵达自己身前的人,并且对自己没有杀意的人,知道自己拉迪卡名字的人,还能有谁?

    “算你还不是太傻。”撒旦的笑声从面具中传出,然后坐了下来。

    “撒旦先生怎么会来这里?”陈塘不解的问道。

    同时他心中开始紧张了起来,撒旦为什么来这里?他来干什么?还是说撒旦发现什么了?

    不对,如果撒旦发生什么的话,自己不可能察觉不到杀意。

    “我来这里难道还需要和你打个招呼吗?”撒旦对着陈塘问道,语气中有些不悦。

    “撒旦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塘立即开口。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我来这里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撒旦开口。

    “撒旦先生有问题在电话中问就可以了,何必亲自跑一趟?”陈塘说到这里,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继续说道:“撒旦先生请问。”

    “反叛军的指挥官是战役战争第六感吗?”撒旦对着陈塘问道。

    “是。”陈塘点头,应道。

    撒旦没有言语,因为战役战争第六感可以让他可以直觉的到,陈塘没有撒谎。

    “你是不是可以感觉的到反叛军的一举一动?”撒旦继续对着陈塘问道。

    “是。”陈塘点头,应道。

    他是可以感觉的到反叛军在战术部署上的一举一动,但这个陈塘认为是他战术造诣的功劳,因为他对战术很了解,所以才知道敌人会怎么出招。

    “你对战争了解吗?”撒旦继续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不算了解。”陈塘开口,轻声回答。

    撒旦问的这个问题,陈塘撒谎了。

    但撒旦也察觉不到陈塘是否撒谎,就和陈塘刚来撒旦赞歌的那天一样,路西法和撒旦的战争第六感对陈塘并没有丝毫的用处。

    (本章完)狼牙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