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叶晨炸炉
    “姐姐....那个时候馨儿在山底发现你的时候真是吓坏了呢...多亏师父把你医好了..”馨儿这个时候走进来见到常冰醒过来,一脸兴奋的说到...

    在山谷之中,已经很久没有陌生面孔出现,这让年幼的馨儿有些兴奋和好奇..

    兴奋的是自己多了一个人聊天..生活就不会变的那么枯燥..不然师父终日让自己练功,学习医术,枯燥的很...

    好奇是想跟常冰相处好关系,她想知道山谷之外的事情..

    以前总是听师傅说世间险恶如何如何,一旦馨儿有一些想要出去闯荡的念头,就会被师傅立即喝止,然后加倍的修炼..这让馨儿心中非常的委屈...

    可是现在有了常冰,只要有机会,等到她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自己就可以询问外面的事情啊....

    “馨儿..你今天的吐纳修炼了吗?”

    果然,看到馨儿进来之后,老夫人的脸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带有训斥的语气说道..

    馨儿吐了吐舌头..对常冰做了一个鬼脸..“我要修炼去喽..馨儿有时间再来找姐姐玩...”说完,蹦蹦跳跳的走掉..

    常冰躺在床上,虚弱的看着馨儿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被什么东西触碰一下,好像自己也回到了童年一样,那种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生活就在身边一样...

    曾几何时,如果自己没有遇到叶晨..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自己应该也跟馨儿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吧..

    或者,现在自己已经找了一个合适的人家嫁了过去..现在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夫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想到这里的常冰,心中某一个枷锁好像是变得松懈了....曾经的那份执念也不再缠绕自己..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馨儿好好修炼,等姐姐好起来跟你一起玩...”这是常冰多年以来第一次如此对一个人友善的说到...

    对方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嗯..姐姐好好养伤..馨儿去了..”留下馨儿开心的声音..常冰的双眼再一次看向老夫人..想要起身..却被老夫人阻止..“你还是好好养伤...”

    说到这里,老夫人面露慈祥的笑容继续说道..“身体的伤并不严重,主要的伤在内心..这种病可以查出来,但是不易治疗..还需要你自己调整...”

    就像是一个慈母一般的对话,让常冰的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是啊..老夫人说得对..自己身体的伤痕现在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加上自己拥有驻颜术,伤痕对于她来说只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最重要的还是心病..这个心病的主人是叶晨..曾经自己爱的太深..恨得也深..让自己总之在极端的情绪中度过...

    久而久之,自己已经不是自己..做出来的事情也并非都是正确的...

    她想到了麒麟山上叶晨冰冷的话语..想到了曾经叶晨放弃了自己..同时也想到了自己的方式方法..

    谁对谁错,又有谁能站出来做一个公平的评比?

    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宿命而已...

    “谢谢前辈...”想到这里,常冰双眸露出真诚的目光看着老夫人恭敬的说到...

    “我只不过就是野山里面的一个老夫人罢了..算不上什么前辈...”

    常冰的变化在老夫人的眼里看的一清二楚,听到她这样称呼自己,老夫人立即非常平和的说到..如果不是常冰亲身感受到对方的那种平淡..或许真的会以为这个老夫人就像她自己说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老人一般...

    常冰不在说什么..她知道自己如果谦虚下去,对方也不会承认什么...

    而老夫人也没有打算逗留,只是留下一句话:“丫头,人世间啊..有很多事情是想不明白的..你觉得自己的付出,对方就应该给你相应的回报..其实,这都是一个人的妄想...”说完老夫人转身离开..甚至没有留下任何的汤药...

    现在的常冰真正需要恢复的是心境..而非身体..

    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眸盯着简陋的棚顶...常冰一个人喃喃的重复说到..“一个人的付出..是啊..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就是一个人在默默的付出..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是自己太过痴心,还是叶晨无情...”

    说到最后的时候,常冰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泪..这滴眼泪饱含着内心的委屈,失落,还有向往的期待...

    对于叶晨,常冰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可能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男人的影子..

    既然不能成为你身边的爱人..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过着幸福的生活..不再打扰..只要你幸福..

    常冰悲伤的说出来这一句话..算是一种对自己的解脱吧.

    殊不知真正的常冰已经释怀了..而在苏安城假常冰已经为她做出来很多不可饶恕的事情..

    这些不能被原谅的事情统统落在常冰的头顶..让她差一点死在叶晨的手中...

    .............................

    天火在神炉底端放肆的燃烧..一道道强悍炙热的气流在南门宗府的庭院之中肆意的扩散..

    周边除了刁云龙和刁云虎两个人还在咬牙坚持..其他人都距离叶晨好远...心中暗道这个变态的药神.炼丹都这么恐怖吗?

    尤其是麒麟墨圣,嘴里直接骂道..“妈的..还好老子反应快..不然身上的衣服都要燃烧了..”

    此时的叶晨正在修炼魂魄生骨丹..他要给褚郇一个完整的身体...

    然而,就在丹药即将形成的时候..叶晨的额头忽然留下很多的汗水..心跳猛然加速..脸色也变得无比苍白....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爽..

    总有一种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又好像生命中什么重要的人即将远离自己一般...

    轰!!!!!

    心神不宁,勿炼丹...

    果然,因为叶晨的心境变化,一炉已经凝丹的魂魄生骨丹炸炉了...

    噗....

    鲜血喷在神炉子上..叶晨单手放在胸口..双眸闪现出极其不安的神色...“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