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六章 四方反应(一)
    ..,

    “叶晨...”南门龚燕猛地从梦中惊醒...

    在梦里,她看到了叶晨,看到叶晨去了仙界,好像还跟自己的爷爷见了面...那种熟悉的味道好像缠绕在心间,仿佛又回到了叶晨留在海底的日子里...

    南门龚燕在睡梦中嘴角始终都是带有微笑的模样,很甜,很幸福,可是,就在刚刚,一阵心间的刺痛,让她变得无法呼吸,好像那个心中存在的男人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让她无比的难受,煎熬,沮丧...

    噌的一下坐起来,嘴里轻声念叨...

    怀中叶晨留给自己的灵石破碎,在中间裂开一道无法弥补的痕迹..

    玉手在轻轻触摸灵石..“咔嚓..”

    灵石掉落在地上...南门龚燕的心脏抽搐一下...随即眼泪也落在地面..滴滴答答,身为修炼者,她十分明白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还有刚刚心中那股刺痛..“叶晨...是我害了你...”

    在南门龚燕的心中,自己是一个倒霉的女人...跟着前任的丈夫,害死了他,如今自己将身体交给了叶晨,叶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今是生是死未知....

    “娘亲...你怎么了?”南门龚燕的哭泣声惊醒了熟睡的弦芷..小手轻柔睡眼惺忪的双眸,一脸疑惑的看着南门龚燕问道.

    她的声音,让南门龚燕整个人一阵抽搐...暗道自己太不小心了..一脸歉疚的看着女儿...心中的委屈涌上来,双手紧紧抱着弦芷“娘亲可能又做错了事情...”声音带有颤抖的哭泣...

    “娘亲在这里生活,能有什么错事?”弦芷被南门龚燕的行为弄得有些疑惑,不过,从小独立的她内心非常强大,随即挺直了身板,双眼恢复明亮的样子,坚定的说到:“娘亲,不论发生事情,弦芷都会陪着娘亲..”

    母子之间这种大爱,让南门龚燕彻底泪崩...心中思念的叶晨啊...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如此对待自己..自己一共就遇到如此两个让自己痴迷沉醉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们?

    凡是走到极端就会反过来...如今的南门龚燕好像对所有的生活都失去了兴趣.....因为叶晨的出现,让她有了对生活的向往..因为叶晨曾经答应过她..有朝一日一定会回来接她出去...

    身为女人,她知道男人在外面还有好多事情要做..自己不能成为叶晨的羁绊,而且,自己现在的条件有什么资格要求叶晨什么呢?

    但是对于叶晨的这个承诺,她是牢牢地记在心间,成了她对生活向往的目标..甚至曾几何时幻想过跟叶晨甜蜜生活的景象...

    如今所有的希望全都破灭..心已死..也就没有必要在这种条件下生活..

    “弦芷...你再睡会,娘亲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最终南门龚燕做出了一个多少年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他要离开这里.回到南门家,找到是谁杀掉了叶晨..找到是谁曾经害死了自己的前夫,这些人,都成为南门龚燕发泄的目标...不论用什么办法..她不能如此的等待下去....

    “娘亲...你说的是真的吗?”弦芷听到南门龚燕的话语之后,不但没有乖乖的睡觉,反而非常兴奋的站了起来问道...

    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虽然在海底生活非常安逸,可是,拥有童心的孩子,怎么会甘于在这种地方一直玩耍?她很早的时候就有这个期待,只是不敢说出来...怕娘亲会生气...

    如今娘亲主动说出要离开这里..那个多年骚动的心再也不受控制,欢快的跳下来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娘亲,我跟你一起收拾...”

    ....................

    而另一边,阎罗地府之中..

    千屹丰一脸狰狞..满口都是脏话...“是谁...是谁...有种的给老子站出来..我他妈要活劈了你...”

    身边所有的魂魄见到这个场景都没有说什么..甚至所有的表情都是一样的...愤怒...

    阎王大人的通讯灵石裂开了..身为地府的成员,谁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千将军..有什么打算..带上我..”牛头在一旁没有劝说,而是打算跟着千屹丰一起..十大阴帅之中,自己是唯一存活下来的...这是叶晨对自己的信任..换句话说,是牛头叛变在先,而人家阎王大人不计前嫌手留之际,这是不杀之恩..之后将这里的鬼兵交给自己训练,这是知遇之恩...后来干脆整个地府之中都有他和判官周岩还有千将军搭理,这是交心之恩...

    牛头不是傻子,在冥界之中,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叶晨能够对自己如此的信任,已经是莫大的恩惠..换做以前的待遇,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叶晨发生意外的时候,他会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哪怕交代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就算是最后依然逃不过死亡的束缚,起码也能落一个忠心的名头...

    他牛头此生无憾..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褚郇出现了..看着千屹丰和牛头众人,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千屹丰见过褚郇,叹了一口气,表情僵硬的说到..“城主大人..城主大人可能已经死了...”

    “放屁..”褚郇顿时说到..一脸不削的绕道千屹丰的面前..严肃的说到:“你口中的城主如果这样就死了,我会来到这里吗?”

    听到褚郇的话,千屹丰心中一紧...无数个思绪在心间盘绕...对啊..褚郇之前是寄存在城主的身上,如果城主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褚郇绝对不会来到这里啊...

    原本被愤怒占据的心间,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就像是有一个超级弹簧将自己的心脏再一次拽了上去一样..

    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脸色也开始恢复的红润起来..双手猛地抓住褚郇的肩膀,激动的问道..“难道城主并没有死?”

    褚郇的境界没有千屹丰那么高..双肩在对方的摇晃之下,一阵阵的迷糊..同时也想闪身离开..暗骂这个家伙该不会是一个疯子吧?

    “等./....等会...我曹..你想弄死我?”褚郇最后实在受不了千屹丰的摇晃,干脆爆出出口骂道...

    千屹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的行为实在是太过激了..哈哈一笑..“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你说,你告诉我,城主是不是没有什么事情?”

    得到自由的褚郇,想哭...麻痹的..这个家伙真是一个变态...并没有着急回答千屹丰的话语..而是转头对着判官和周岩说到..“剩下的时间里面,你们要好好的打点地府,别等到时候你们的阎王大人回来看到这里一事无成..到时候绝对不会给你们好果子吃..”

    判官和周岩两个人连连点头..他们现在知道,阎王大人没有事情就好...剩下的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的很好...

    可是一旁的千屹丰和牛头就懵逼了...

    尤其是牛头..心中纳闷,褚郇这种话语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不能留在地府了吗?

    谁料褚郇转头看着牛头,一脸嫌弃的说到:“你长得丑,没事的时候去门口站一会,那些想要来闹事的魂魄,见到你一定会放弃闹事的想法...”

    噗....

    牛头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

    感情褚郇这个家伙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你.....”牛头想说什么...不过想想算了..褚郇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让自己保护好地府.“算你狠。。”

    褚郇露出笑容..再次转头看着已经急疯了的千屹丰,缓声说道:“你之前的猜测没有丝毫的差池..你们的城主确实死了..具体为什么死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现在他又活过来了..”

    这一点,没有人比褚郇更加了解...

    之前感受到叶晨死亡气息的时候,内心也是一阵的绞痛..自己将炼体术和炼狱刀统统交给叶晨..还在他的身体里寄存了那么久,要说没有感情是天大的谎言...

    所以,在叶晨生命受到危险的时候,褚郇几乎是本能的感受到...

    这也是为很么他现在才来到地府的原因..因为在中途的时候,他返回去了..想要找到叶晨..不论对方是谁,胆敢杀掉叶晨..褚郇第一个站出来不同意...

    可是,就在他狂奔的时候,叶晨的生命力奇迹一般的再次传递到他的心间..所以,他放弃了寻找..

    他相信,既然叶晨没有死,就一定碰到了什么奇迹的事情...这些就要等到以后见到叶晨再问了..殊不知,人家叶晨碰到的就是褚郇的师父...

    “发生了什么事情?”千屹丰心中一紧..

    褚郇摇摇头..“我说了,不知道..当初你们城主让我来这里找你的时候,是无恙的..后来说是要修炼,再后来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就跟我走..”

    “哦,对了..这个是你们城主让我交给你的..”说着,褚郇掏出来一块灵石..结果....

    “麻痹..碎了?”看着自己拿出来的灵石竟然是破碎的..褚郇顿时就傻眼了..“你认识刁云虎和刁云龙吧?”

    想到灵石可能是因为上一次的变故而碎..褚郇随即想都了刁云龙和刁云虎,他们两个人也是称呼叶晨为城主..想来千屹丰应该知道吧...

    “药童...他们两个也在城主的身边?”千屹丰当然知道刁云龙的刁云虎..一脸激动的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