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一章渐入主题
    青年眼看着叶晨在洛弘元面前如此谦虚卑微,心中就非常的不舒服“请高人指教”说着,他不在耽搁,手中长剑已经急不可耐的一挑,剑尖直逼叶晨面门而去

    毕竟是元婴境界出手的速度和力量都让叶晨不容小觑神情一震身上的功法已经悄然运起在影月诀和天地法则的掩护下,外表并看不出丝毫的变化

    洛弘元见状、双眼始终盯着叶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两个原因,第一,他是女儿喜欢的对象不能受伤,第二,他要看看叶晨到底是什么境界的人竟然连自己都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波动

    眼看着长剑即将触碰到里叶晨的眉心洛弘元甚至已经打算出手制止了心中十分焦急,暗道这个小子该不会反应不过来吧?

    就在洛弘元准备出言劝阻的时候,叶晨动了

    只见他手指摸了摸鼻尖这个看似非常缓慢的动作,实际上非常快

    “如此”叶晨双眼一凝,嘴角露出一个邪笑“得罪了”

    青年见到叶晨现在才肯动作,脸上露出冷笑“太晚了现在你还能躲开吗?”

    然而,就在叶晨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空间变得极为安静安逸在他的身边感受不到丝毫的灵力波动

    唰!!!!

    他的身体直接消失在原地

    青年的长剑扑空那种刺入身体的快感并没有如约而至相反,青年目瞪口呆,心中疑惑一个人怎么可以在瞬间消失?

    几乎是同一时间,青年的锁骨位置闪过一道耀眼的紫色光芒随即后颈传来冰冷的感觉

    “你已经死了”叶晨的声音在他的身后淡然说到

    叶晨并没有夸大其词如果刚刚不是自己手下留情,以紫陵刀的意思,是直接砍断对方的脑袋

    也正是因为紫陵刀拥有一个独立的刀灵,才让叶晨从动手到结束,始终没有露出丝毫的气息波动加上隐匿功法的帮衬,给人一种消失瞬移来到青年身后的错觉

    不过,能有这样的效果,也正是因为对方并没有瞧得上自己,才让叶晨有了机会如果青年现在全神贯注跟自己打一场的话,叶晨就不会如此轻松了

    所谓杀鸡儆猴,有的时候,小露一手就够了没有必要真刀真枪的跟人家拼命

    青年不相信,缓缓的转过头看到叶晨手中的紫陵刀正散发出阵阵寒意可就是感受不到叶晨身上的气息心中惊骇除了惊骇,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内心的震撼

    “承让”叶晨微微一笑,收起紫陵刀

    面对叶晨的笑容,青年脸色数变耻辱,不甘,愤怒甚至有一股杀意正在他的身上缓缓升起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师父在这里看着,他恐怕并不会就此罢休

    强忍着内心的怒火收起长剑“高人果然是高人手段果然高明”话虽这样说,可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青年的表情并不服

    叶晨也不是傻子,当然也能感受到青年的不服气微微一笑“兄台的剑法高超,我也只是侥幸而已”来到这里,叶晨并不像太过高调所以出言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没有之前那么肆无忌惮否则,以他的性格,就凭青年现在的表现,足以让他动手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好果然是英雄少年曾晓,你可是让我开了眼界了”洛弘元高声说道眼神充满了激动如此少年,深藏不漏,正好跟自己的女儿配成一对现在的他已经将叶晨看做自己的女婿一般心中非常喜欢

    “看到了吗?为师平时就告诉你们,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天知道了吧?不要以为你们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称霸天下了还差得远呢都退下吧好好练功”

    “是!掌门”众人中,除了青年意外,其他人都心服口服的答应,转身离开

    刚刚叶晨的手段深深的震撼到了他们如果刚刚是真正的战斗,大师兄恐怕真的已经人头落地了这个人真的是一个高人

    洛弘元带着叶晨走入自己的居室

    偌大的门场空荡下来青年双手握拳,面色狰狞的看着远方狠狠说到“今日之事,终有一日我会加倍奉还洛弘元早晚有一天我会超过你,包括你的女儿,也是我的”说到最后的时候,青年身上散发出跟刚才截然不同的气息

    那是一种带有血腥味的煞气

    但也仅仅一瞬间他就收敛起来快速的奔向后山

    “好一个煞气青年”南门封雪站在不远的地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一阵说到再看向叶晨离去的方向后“小子啊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刚刚的身法可谓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南门封雪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叶晨了刚刚的动作,或许别人没有丝毫的感受,可是身为南门家的南门封雪却是感受到在一瞬间,影月诀的心法疯狂飙升与此同时他还感受到了一个比影月诀还要强大的功法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功法罢了

    而且,就连叶晨的隐匿功法都看出来三种功法相结合,把自己的所有境界统统隐匿真是一个有手段的青年

    洛悠然一脸娇羞的坐在叶晨的身边,手中端着酒壶,一个劲的给他斟满酒杯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跟之前叶晨遇到的洛悠然截然就是两个人的性格

    “前辈晚辈不胜酒量,不能再喝了”叶晨婉言拒绝盛情的洛弘元

    “诶!!!一个男人行走江湖,没有点酒量怎么可以?”豪爽的一挥手说到自己端起酒壶直接给叶晨斟满,然后又给自己斟满“来,如果不是你我年龄差距很大,这中间还有悠然跟你的缘分,我还真想跟你拜个巴子为了相识的缘分,干一个”

    叶晨闻言心中无奈“大哥啊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几遍了到底想说什么?”不过嘴上可不能这么说“前辈客气了”说着一饮而尽

    “什么前辈?听着真别扭这样你与我女儿年龄相仿,叫我一声叔叔不亏吧?啊?”洛弘元别有所指的说到

    一旁的洛悠然闻言,脸色更红,身为女儿,又怎么不了解爹爹心中想的是什么事情?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爹爹什么时候跟一个晚辈如此的客气说话,一副严肃的脸庞已经很久没有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了

    而且,今天的晚宴,故意没让任何人参加,只有他们三个人这个意思就非常明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