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六章怎么配合(第五更明天见)
    “可是爹这个人非礼我”洛悠然听到这里也知道自己好像不占什么理由,一直强调叶晨非礼自己的事情,对于叶晨为自己挡下石门的事情只字不提

    “我就问你,后来的事情是不是这样?”洛弘元脸色严肃的问道样子好像有些生气他洛幽谷虽然是桃仙镇首屈一指的门派,可是他洛弘元并不是一个横行霸道的人洛悠然娘亲死得早,洛弘元一个人带着女儿,唯恐她遇到什么不公平的事情,又怕他受人欺负,他疯狂的修炼,目的并不是壮大什么门派,更不是想要独霸一方,而是希望因为自己的强大给女儿提供一个温暖的港湾

    可是他毕竟是一个大老爷们,照顾孩子的方面并不在行,很多时候,只要见到女儿撒娇就会妥协时间久了,等他发现自己已经说不过女儿的时候,洛悠然的性格已经成型,在想改变已经不可能

    刚刚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可是洛弘元看着众人的眼神,还有店家的诉说,心中已经猜得差不多中间可能有些误会,但绝对不会是女儿一面之词,尤其是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并不想说谎

    叶晨给他一种非常不一样的错觉,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又好像从未谋面他身上展现出来的气息,就算是他也未曾看透如此少年,如果真的想要非礼自己的女儿,恐怕没有人能够阻止。

    “是爹,你偏心宁愿听信他人,也不相信女儿的话”洛悠然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委屈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

    这是她善用的伎俩,每一次当父亲不相信自己的时候,只要掉下眼泪,父亲就会妥协,什么事情都会听自己的

    可是今天,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洛悠然面对的是叶晨论起无赖,叶晨说第二,恐怕没有人敢排第一

    正在洛弘元想要安抚女儿的时候,叶晨大胆的说到:“前辈,可否让我跟她对上一对?”

    洛弘元一愣,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想活了吗?自己可是她的父亲,他还敢如此放肆?

    “如果前辈不同意就算了,女儿家家喜欢掉眼泪也是正常现象,父亲见到女儿哭泣之后心中会痛,也是人之常情”叶晨一本正经的说到

    身为一名药神,虽然现在的功法并没有得到恢复,就连记忆也没有完全唤醒,但是,洛悠然的表现,还是让叶晨看出了端倪一个人的哭泣,首先身体要有极度的悲伤和失落才会出现,连带着身上的气息经络都会有所变化可是洛悠然并没有丝毫的变化,所以,叶晨确信,她是装的而且,装的还很像

    “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洛弘元听到叶晨这种带有讽刺的语言,心中变得有些冰冷,气势缓缓散发出来

    感受到这个变化,叶晨的身体感觉就像在压缩机里面一样,被压的喘不过气,脚步不由退后两步如果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又或者说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各种手段,现在的叶晨绝对不会退让大不了一战有何妨?

    可,现实就是现实,叶晨并没有在自己的地盘,身边也没有什么强悍的帮手,如果现在动手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老子早晚有一天会找回来

    “晚辈认为正在跟一个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亲说话,一个盲目宠爱自己女儿的父亲说话”叶晨的双眼盯着洛弘元说到声音中没有丝毫的胆怯

    一句话说到洛弘元的心中深深刺痛内心深处

    叶晨说的没错自己确实如此现在的洛悠然,嫁不出去,任性,没有人能降服她这一直就是洛弘元的心病女儿一旦嫁不出去怎么办?

    “去吧”洛弘元收回气息,深深叹了一口气,倒要看看面前这个少年要跟自己的女儿说什么

    叶晨嘴角微微一挑大胆的向前走了两步

    来到洛悠然的身边,上下大量起来

    如此动作,引得众人倒吸冷气多少年了,洛悠然从来都是非打即骂,什么时候被一个男人如此端详?而且还是在洛弘元在场的情况下

    众人开始纷纷猜测叶晨的来历此人不简单啊

    “嗯”看了半天,洛悠然也不哭了,双眼盯着叶晨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样,谁料叶晨只是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长相一般我终于知道原因了”叶晨该死的说到

    洛悠然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混蛋还敢如此说自己心中怒火中烧手中弯刀提起来就要发动攻击

    谁料叶晨一个闪身,轻声说道:“经期不准有时候好长时间都不来一次我有办法调节,肚子就不会痛了”说完,叶晨快速后退留下洛悠然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

    没错,自己的身体状况确实如此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没有人知道叶晨在洛悠然耳边说了什么,就连洛弘元这种境界的人也没有听到他们只看到本来非常暴怒的洛悠然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见到此场景,洛弘元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叶晨暗道这个少年跟自己的女儿说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停下动作?

    “你怎么知道的?”洛悠然出奇的没有暴怒问道

    叶晨摇摇头,“不要说出来我只能说,十分钟,十分钟就能搞定”

    两个人就像是说哑语一般,听得众人云里雾里,不知道两个人搞什么飞机

    “十分钟?”洛悠然显然不明白叶晨说的十分钟是什么意思

    “半刻钟,只需要半刻钟”叶晨补充的说到自己在华夏的时间久了,言语之间已经不能适应前世的节奏

    “真的?”洛悠然显然还是有些不相信

    不过他自己的状况自己非常清楚,每个月先不说月经来的怎么样,就说小腹的剧痛是她无法忍受的

    “你可以让你爹杀了我这样说可以了吗?”叶晨依旧没有说出来什么原因只是说了一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语

    “我要怎么配合?”洛悠然意外的说到

    听到女儿的这句话,洛弘元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乖乖,十几年了,女儿第一次如此主动配合一个人看向叶晨的眼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