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五章 就凭这个
    欢愉难忘好时光,花有清香月有阴,**余音环绕梁,引忆经年风月事。

    这一切的事情,叶晨似梦似幻,灵识中只觉得有一个娇艳绝伦的女子正在与自己做着鱼水之欢!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无法受控制,女人现在已经全身心投入进来!叶晨的强壮是她难以想象的!一身轻衣薄纱早已被香艳的汗水浸透!整个人依附在叶晨的怀中!

    再多的形容可能就要被和谐了...咔!!

    深海之中,一个闭幽的空旷之地有一个好似世外桃源的房间!

    房间中,女人恋恋不舍的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有了关系却毫不知情的男人!一抹潮红在俊俏的脸蛋上始终未能褪去!呼吸还有些轻微的急促!

    伸出一直玉手轻轻滑过叶晨的脸颊!“小男人,就当是梦,梦醒了!你也该走了!”

    女人名叫南门龚燕...

    几年前与丈夫逃亡在这深海之处,丈夫耗尽浑身的解数为自己打造了这样一个小家庭!

    谁料仇家依旧对他不依不饶,最终找到了这里!男人担心南门龚燕会受到无辜的牵连,自身一个人独自面对仇人!

    自那以后,自己的丈夫就再也没有回来!!!

    直到有一天,南门龚燕发现自己怀孕了!心中焦急的她想要除外寻找他....却在深海之处发现了丈夫身上的挂坠,那是他平时最稀罕的东西!!!!一阵悲鸣过后!

    南门龚燕决定从此就在这里生活下去,自己带着孩子,与世无争,若有一日弦芷能够练就她父亲的功法,自己就带着她重出江湖为自己的丈夫报仇!

    可是叶晨的到来将所有的那些回忆统统扼杀!南门龚燕也不知道是什么让自己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如此动情!

    不过她明白一个道理,自己是一个寡妇,又生了一个娃娃,而叶晨看样子正是壮年,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况且两个人在做那件事情的时候,南门龚燕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叶晨身上的气息跟常人不一样,就连那个死去的丈夫也无法相提并论!

    由此可见叶晨并非常人!自己现在的样子怎么可能配得上他?能有这一次的鱼水之欢南门龚燕就已经非常知足了!

    “娘亲....”就在南门龚燕思维徘徊的时候,弦芷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南门龚燕“娘亲,大哥哥好些了吗?”

    幼小的弦芷内心还是非常纯净的,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根本毫不知情!

    见到娘亲在叶晨的房间,还以为她是一早上就过来了呢!!!对于南门龚燕身穿薄纱丝毫没有在意!

    从小的时候娘亲就喜欢这样穿着.....

    南门龚燕吓了一跳,潮红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急忙走下来...只是因为夜里的折腾,走路的样子有些奇怪!

    而且,要知道常年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女人,一旦揭开自己的底线,偶会非常的留恋!转头看了看还躺着的叶晨,心中一阵激荡!

    “大哥哥还没有醒过来!娘亲去给他熬药,弦芷去练功吧!”南门龚燕害怕女儿发现什么端倪,将女儿支走!

    弦芷听到练功,小嘴瞬间撅起来,十分不开心!

    她不明白,娘亲为什么总是让自己练功,又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不过她心中即便有一万个不愿意,也不敢说出来,叹了一口气转头走出去!!!!!

    呼!!!!!

    南门龚燕长舒一口气,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回到自己的房间,找来一些以前的衣服!眼看着那些衣服,她的思绪再一次卷入回忆!“当年你一去不复返,今日我犯下如此错误,希望你能谅解!”

    .....................................

    “姐......你这是.....”曼维州,丹城!

    彭小曼见到自己的姐姐彭大曼,一脸兴奋的跑出来,可是话音还没完全落下,就发现姐姐的情绪并不怎么高!还有身边的两个人是谁?

    “小曼...这是姐姐的夫君!赖天!”彭大曼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介绍身边的赖天,然后对着王斌的方向说道:“这位是你的师哥,王斌!”

    “姐夫?师哥?”彭小曼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姐,你成亲了?”作为妹妹,自己的姐姐成亲自然非常高兴!

    “恩....”彭大曼点点头。

    倒是一旁的童翦看着几个人心中有些疑惑!

    他认识赖天,曾经在苏安城的时候.....

    “赖天,我们城主呢?”童翦看着赖天问道!

    赖天情绪不高的抬起头看着童翦“叶晨...他......”随后所有人安静的听着赖天将事情经过说了一边!

    尤其是说道阳爻的时候,所有人偶屏住呼吸!最终赖天说叶晨被打入海底...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孟雨轩整个人都变得崩溃了....眼泪完全控制不住,哗哗的流下来....身体站起来,几近疯癫的状态在嘴里不停的嘟囔“这不可能...一定不是真的....你在骗我/....他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人打到海里?”可能是因为伤心过度,又或者是急火攻心!孟雨轩双眼一番,直接昏倒在地...手中还拿着叶晨交给自己的通信灵石,她要捏碎这个灵石,让叶晨感受到,第一时间给我回来.....

    南海道医第一时间冲过来,拿出回春丹放入孟雨轩的口中!“叶城主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一定不会有事的...”着急的他现在只能这么说...

    身为道医,好不容易安心的留在丹城,却没有行到叶晨根本就是神龙不见尾,终于等到他的消息,却是这种消息....别说孟雨轩有此反应就算是他现在心中也不好受....

    孤崬羽,童翦,段凌峰,何云龙,宇文田,师争,西门云奇,百里青.....他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沉默了.....

    想到曾经在华夏的时候,叶晨一个人炼丹力压群雄,让他们心中佩服不已,原以为跟着叶晨,这丹城的名声会日益渐大,到时候统一医道更是指日可待....

    事实正是如此这样的发展,现在的丹城在江湖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曾经的曼维州已经变成了丹城...所有的百姓有了规律的生活,如今叶晨发生这种事情,他们接受不了....

    一旁的冷夫人本就是冰冷的性格,听到叶晨这个消息之后,内心仿佛什么东西被刺痛了一般....“我果然就是一个祸害,我不应该留在丹城...这样叶晨就不会出事....”

    之前新婚之夜夫君就死亡已经对她打击深大,刅叶晨之后发现叶晨的手段特别多,心中那个冰冷的性格也逐渐融化,虽然没有孟雨轩那么亲近叶晨,可是她相信自己留在这里,等到叶晨回来的一天,自己就跟他表白,哪怕只是一个小妾的身份,她也心甘情愿......

    眼泪顺着眼角流露出来....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里,不能让叶晨找到什么不幸.....

    “你们在干什么?我师父根本就没有事情...你们干什么要弄出来一副我师父已经死了的样子?”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斌,这个时候猛地站出来身上散发出坚强的气息吼道....

    “看什么?你看什么?不服是不是?站出来...今天开始,丹城所有人不但要正常炼丹,你们还要比以前更刻苦才行...不然,等师傅回来,一定会收拾你们...”王斌看着何云龙的方向怒指吼道....

    师傅现在生死不明,但是在王斌的心中,师傅是无所不能的,所以,一定会回来...身为他的徒弟,这个时候不是悲伤的时候,退一万步来说,如果师傅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也相信师傅还是会回来....因为他曾经跟着师傅去过地府...师傅不但是丹城的城主,还是一个阎王,谁听说哪个阎王会死的?除非是被人直接杀掉?

    赖天站在王斌的身边,一个激灵,心中暗暗称赞,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王斌散发出如此的气势...

    谁料没等赖天说什么,王斌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小脸已经别的通红...看着他怒声吼道:“大哥,你就这样看着?师傅让你来到丹城是干什么的?难道你现在成亲了就忘了?”

    噗.....

    赖天眼看着王斌如此气势,差点气吐血...这小子疯了吗?连老子都敢教训了?

    “你他娘的这话什么意思?还不让我说出来事实了?”说着,赖天毫不犹豫的在王斌屁股上踢了一脚“臭小子,凡事都要有一个顺序,你他娘的生下来就会炼丹啊?这丹城成立起来就非常牛逼啊?”

    赖天越说火越大....妈的,自己好歹也是毒神,现在已经沦落到随便站出来一个人就可以训斥自己了吗?

    “我知道接下来的话语你们会很不服...但是没有关系,有什么不爽的可以找我....”赖天深吸一口气来到众人的面前吼道...“从现在开始,丹城要在江湖上立足,他不是只有一个童翦就够了....就算童翦在牛逼,你能打过一万个人吗?打不过....所以,我要在丹城挑选一百名有灵性的炼丹师,跟我修炼....直到我觉得你们可以出徒才可以...”

    “凭什么?”

    几乎是赖天话音刚落的瞬间,人群中就有很多青年表示不服....

    尤其是曾经在华夏跟赖天有过接触的几个人...

    “就凭这个....”赖天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药粉...瞬间挥洒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