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四章 渴望
    神算子跟以往一样闲着无事故意将事情缓慢的说,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叶晨的师傅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他也不会如此开玩笑...

    “你要是再不说,我保证会翻脸...”叶晨师傅冷眼看着神算子说道...身体都没有动一下,今天他是真的有些急眼了...什么玩意,平时跟你一个老头子疯疯闹闹也就算了,毕竟两个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面没有什么事情...

    但是要有底线,自己的徒弟可以说是他心中的痛...如今叶晨的境界一天比一天厉害,随时都有可能来到仙界,这个神算子还跟自己开玩笑,他当然不会给好脸色..

    要知道自己任何一个决定都会改变之前计划的实施...

    神算子轻咳一声,一副老脸露出十分尴尬的神色,他知道,自己要是在开玩笑,恐怕对方就要动手了....自己可不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

    根据卦上的显示,叶晨现在确实已经面临死亡,可是却也未必如此,卦象的末端显示这个小家伙会有绝地逢生的机会...

    而且,现在卦象上显示叶晨已经离开了煌郗州,去往一个更为谷阳扩的地方.....

    说道这里,神算子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等待叶晨师傅的反应....

    叶晨师傅等了老半天再也没有听到神算子的声音,老脸一凝,转头看着他严肃的问道:“没了?”

    “没了....”神算子说道...

    “如此的话....”叶晨师傅知道,神算子什么时候会跟自己开玩笑,什么时候回非常认真,现在自己已经无比认真,这个家伙一定不会在说谎了,既然说道这里,那就说明他也就最多算出来这些...

    “这个小家伙难道又遇到了机缘?”叶晨师傅仰天看着,心中担心的说道...

    两个老头子都没有说话,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人现在想什么事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神算子的身体猛然一阵..“老哥,你想出去?”

    一种直觉告诉他,叶晨的师傅想要离去,.....

    “有这个想法...这小子太孤单了,经历了这么多的困难,连一个帮忙的人都没有..为师心中愧疚....”叶晨的师傅动情的说道...

    无论是遇到法劫神官府的人也好,还是阳爻,又或者楚胤,乃至之前虚空山的种种事情,叶晨师傅全都知道,却没有帮忙...身为师傅,眼看着自己的徒弟自己承受这些事情,于心何忍?

    如今自己的徒弟生死不明,自己还无动于衷的等待消息,让他怎么可能做得下去?

    神算子眼看着他没有说话,心中一紧,立即说道:“万万不可,你现在出去只会害了叶晨这小子...到时候很多仙界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你的徒弟,对他痛下杀手,你能保护的过来么?别忘了你现在身上还有禁锢,并不是当初的境界...”神算子算是非常苦口婆心的说道...

    “那你他娘的告诉我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宝贝徒弟让别人欺负吗?”叶晨师傅怒了...一把将面前的桌子拍的粉碎吼道...

    “你可以唤起他的记忆,让他尽快恢复实力,以叶晨现在的实力,可以有更多的记忆了..难道你还要等吗?”神算子掐指算了好一会之后焦急的说道....

    叶晨师傅双眼微微一眯,自言自语的说道:“九层记忆是他当初的注意,再三跟为师说不要强行捅破...难道现在为师要违规吗?”

    “哎....罢了..这小子之前就已经算到的东西,自己就不要跟着操心了...老家伙,如果他有什么反常的事情在跟我说吧...”叶晨师傅叹了一口气说道...

    他决定还是顺从自己徒弟当初的意思,一切随缘吧...相信叶晨会躲过这一个劫难...

    神算子点点头,这种时候他除了这样做也别无他法..

    “大不了老子就冲出去,什么狗屁禁锢,老子灭了他就是...”最后叶晨师傅心中暗暗想到...

    ....................................

    “弦芷..小哥哥喝药了吗?”煌郗州海底女人在厨房对自己的女儿问道...

    “娘亲,他喝药了..但是又都吐出来了...”弦芷天真的说道..一脸严肃的看着叶晨..表情显然有些不高兴..这是她长大以来第一次喂人家吃药,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全都吐出来..心中非常不高兴...

    哗啦...

    女人冲进来,看见叶晨嘴角都是药水...不由有些担忧...

    生活在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跟人类打交道了..平日里有些鱼虾蟹得了病,都能吃下自己的药水,如果不吃药的那些,保证没有两天就要挂掉...

    现在叶晨的状态让她想到了那些鱼虾蟹...心中暗道不妙..倒不是担心叶晨死在这里,而是担心女儿见到一个人死掉,心中会不会受到什么创伤...

    “让娘亲看看...”女人来到弦芷的身边轻声说道...伸出一只手搭在叶晨手腕的脉搏上...

    之前楚胤的那个保护层已经消失了...所以女人才能非常轻松的触碰叶晨的手腕...

    摸着叶晨的手腕,女人的心脏怦怦乱跳...多少年了,连她都记不清楚,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接近一个男人..自从自己的夫君去世以后,她就一直隐居在这里,别说触碰男人,就连男人都没有见过...

    叶晨虽然身受重伤,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生息功法气息,让她十分凌乱...

    最要命的是叶晨身上那股清淡的药香味,更是让女人意乱情迷...很多时候,身体就会有异样的感觉...

    放在叶晨手腕的手指,因为心里的原因,不停的乱颤...面色也一阵阵潮红...

    感受道叶晨脉搏之后,女人猛地收回玉手..小鹿早就飞奔在心头,脸色通红,呼吸也跟着变得急促起来...

    “娘亲,这个大哥哥有什么问题吗?”弦芷看着女人的变化,疑惑的问道...

    女人一个激灵,心思回来,转头看着弦芷摇摇头:“应该是对娘亲的药汤有所反抗...并无大碍..”说完逃也似的走出房间...

    双手放在门框,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气,暗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怎么会这样?夫君才去世多久?难道自己的妇道就这样脆弱吗?

    猛地摇摇头,安安警告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对方只不过就是一个病人...自己不可以有那种想法...”

    即便女人极力的劝说自己不要对叶晨有什么非分之想,可是她越是这样控制自己,内心的那份骚动就越是强烈...

    直到晚间..弦芷睡去以后...

    女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难以入睡..脑海中全都是叶晨的影子..这个男人明明已经快要不行了..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盘旋?

    渐渐地,女人神出鬼没的下了床,身穿一个薄薄的睡衣...

    说是睡衣,实际上就是一个薄纱披挂而已,若是有人见到,跟没有穿衣服是一样的...

    鬼使神差的来到叶晨的房间,坐在他得身旁..双眸盯着他好半天,神志是混乱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看着叶晨...

    眼看着叶晨表情好像非常痛苦,女人的心中就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同样非常难受...“你很难受是吗?”

    可能是出于女人的母性大爱,女人伸出手放在叶晨的胸口,手指在一个微微凸起的胸头摸了一下....

    真的,女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大胆的行为...但是手指触碰叶晨的那里之后,心头一震乱颤...

    最终那多年的防线仿佛被层层击溃...上身有些柔软,轻呼一声,差点投入到叶晨的怀抱...

    双眼的的神色也变得逐渐迷离...“你是上天你来破坏我们生活的吗?”

    最终女人的俏脸躺在叶晨的肩膀上,呼吸急促,一只玉手放在他的双鬓,轻轻的向下抚摸....越是这样的抚摸,女人的内心越是被融化成一团水....

    心中的那份坚持越是破烂不堪....

    女人大胆的来到叶晨的身边,干脆躺在他的身边...双眸始终注视着他的侧脸...

    她发现,叶晨虽然身受重伤..可是脸颊十分的精致,即便双眸是紧闭的,也能感受到他身上那浓浓的男人气息...

    情不自禁的将玉手放在叶晨的胸口....心中暗暗祈祷,他已经重伤如此,应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吧...

    常年没有接触男人的她,心中得到了莫大的满足..不知不觉,连自己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

    就这样,女人静静的躺在叶晨的身边,安然的睡去...

    这一夜对女人来说,是几年以来睡得最有安全感的一天...仿佛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天...也有可能是满足了内心的虚荣心..将叶晨当做自己那个意境去世的男人...

    总之,她睡得很甜....

    殊不知叶晨的身体在夜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生息功法感受到有生命力在靠近叶晨的身体,不停的运转...

    这个功劳完全是女人的行为造成的...

    叶晨虽然昏迷不醒,但是身体上的感知已经逐渐恢复,刚刚女人对他的抚摸,让他一个血气方刚的身体有了正常反应...

    小弟弟就像是七八点钟的太阳高高升起...

    如此崛起的小弟弟,也促进叶晨身体内某些部位的血液循环...正是如此,生息功法才有了如此的反应...

    渐渐地...

    胸口肋骨逐渐凝聚...恢复原状...肺部一些伤口也快速的符合...

    丹田内的金丹,也开始散发出微弱的光亮...

    原先缓慢流动的巫族血脉得到了唤醒...流淌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在叶晨的经络中快速修复着....

    宵彖更是一脸兴奋的为叶晨补充灵力...就连他身边躺着的女人都没有在意..要是现在能站出来说话的话,宵彖绝逼会跑出来好好感谢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叶晨可能还要一阵时间才能恢复...

    差不多两个时辰左右,叶晨有了呼吸...

    又过了一会,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各式各样的画面...

    一身麻木的神经开始有了反应...手指微微弯曲...之间传来一个温暖的回应....

    “这是什么?”叶晨的灵识开始有了思考...他记得自己已经被阳爻打成重伤,身边怎么会有如此温暖的感觉?

    “好香....这是哪个女人的味道?”嗅觉也得到恢复的叶晨,灵识暗暗询问...

    微微转头,整张脸贴在女人的脸上...

    两个人嘴唇触碰在一起...

    女人吓得猛地睁开双眸...心脏乱跳...难道被发现了?羞涩的看着自己身上穿的薄纱,几乎跟没穿有什么区别?

    急忙想要站起身子逃走...

    谁料叶晨一只大手直接搂住她 ...手掌恰巧放在自己胸前那个许久都没有被男人触碰的柔软之上...

    经历过人事的女人,轻咛一声!浑身上下犹如出点一般的颤抖...如果换做以前,她会毫不犹豫的推开对方,甚至会杀了对方...但是面对叶晨....她没有这个勇气..仿佛还有一种期待在心中...

    叶晨身上的气息跟别人不一样...

    女人的轻咛生,仿佛是战争的号角一般,彻底激起叶晨雄性的荷尔蒙...

    身上的血液疯狂的流淌,.。一道道巫族血脉就像是疯狂的士兵一样唤醒所有的经络...

    天地法则更是被唤醒,主动为叶晨凝成一个小小的聚灵阵...让叶晨有足够的灵力可以吸收...

    生息功法这一下彻底疯狂了....大肆修补叶晨的内脏.....表面的额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复合....

    女人急促的呼吸,双眸盯着就在眼前的叶晨...性感的嘴唇微微紧闭...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缓缓将双眸闭上...反手抓住叶晨的手腕,一个翻身起了上去...

    “唔!!!!”

    已经开始有了正常反应的小叶晨,正好顶在她私密之处....

    二月二...二两小酌了两杯..然后喝懵逼了...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