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八章卧槽!没发现啊!
    牛头木讷的站在原地,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不知所措伸向身后准备拿武器的双手更是停在空气中,一副水牛模样的脸庞,眼皮猛跳

    这也难怪

    十大阴帅中,鬼王和日游、夜游都是经历过曾经妖族和巫族大战的战将在整个地府之中更是拥有与第一殿阎王秦广王蒋拥有齐身的地位

    要知道第一殿阎王掌管人间生死,幽冥吉凶真正的生杀大权

    能与这样的人齐身,曾经要经历过多少的生死战斗

    除了第一殿阎王之外,还有第二殿阎王楚江王历、第三殿阎王宋帝王余是真正的原始的十殿阎王之首,像后来的阎王都是被代替的,别的不说,就说眼前的叶晨正是如此他就是第五殿阎王阎罗王的代理

    阴帅之中,也是如此,从无常阴帅之后的阴帅都是掌管人间生死,并没有参与曾经的妖族和巫族的大战战斗力并没有那么强悍

    之前牛头只因为会那么对待叶晨,也就是因为有鬼王这样的阴帅在场

    狐假虎威

    所以,之前叶晨杀掉无常的时候会那么轻松,对打都市阎王的时候也可以那么轻松,但是面对真正的十大阴帅又或者前三殿的阎王就会变得非常吃力

    可惜,即便鬼王他们再强悍,遇到了曾经是叶晨属下的千屹丰也都是菜鸟一般的存在

    现在牛头看明白了自己想要轻松的离开这里,恐怕是没有希望了

    “属下知错了恳请阎王大人饶命之前阎罗王被击杀之后我就没有落脚点,后来被鬼王收留,才有了一个落脚,时间久了,就忘本了希望阎王大人不计小人过,给属下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无论在什么社会,什么地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容不得你不低头

    就像刚刚叶晨感受到自己打不过鬼王的时候,也萌生逃走的念头

    只是,自己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叶晨听到牛头的话语,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他娘的现在知道错了?刚刚不是说我们地府穷吗?不是说瞧不起我们吗?”有仇必报是叶晨很早就有的性格

    一边说话一边来到牛头的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

    啪!!!!!

    牛头不敢还手,因为一旁的千屹丰征用一双随时可以杀人的眼神盯着自己

    硬生生的接下叶晨的巴掌偌大的牛头为之甩动半边脸都肿了

    “属下错了。。。。”不但要承受叶晨的巴掌,还要真诚的认错关键是这个阎王身后的那个老人实在太厉害了

    恐怕第一殿阎王都未必是对手的感觉

    “妈的别叫我阎王,你他娘的也不是我的属下,我没有这样三心二意的属下还有,我已经被什么人撸掉了不再是代理阎王”叶晨想到之前听到的声音,说什么杀掉自己?消除自己的代理阎王位置就来气麻痹的,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随便叫出来一个人就能大闹自己的地府,随便就能撸掉自己的位置当自己是什么?利用工具吗?老子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利用的工具吗?

    真是他妈把自己当做孙悟空了,随便给一个弼马温的职位就打发了?

    “阎王大人息怒那不过就是法劫神官府下达的命令而已,距离生效还要有一段时间所以您现在还是地府的阎王”牛头对于冥界的一些法则还是比较熟悉的,当即说道

    他知道,单凭法劫神官府的命令并不能随便废掉一个阎王,即便叶晨只是一个代理阎王他们也没有这个权利,最多的权利就是让人惩戒一下他而已

    “你说什么?法劫神官府?”叶晨的脑海中忽然想到了白御风这个家伙好像就说自己是什么法劫神官麻痹的,难道是他捣的鬼?

    “没错,就是他们”牛头立即卑微的说道

    叶晨跟白御风对打过,自认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即便现在的功法有所提升,叶晨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跟他撕逼

    到是一旁默不作声的千屹丰冷声说道:“若即一般的存在,胆敢威胁我家城主”

    噗

    叶晨听到这句话,一脸懵逼的回头看着千屹丰“那个咳咳老人家。你认识法劫神官府的人?”

    对于千屹丰,叶晨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毕竟现在自己的记忆并没有完全唤醒对方只是自己说是自己的属下

    “属下当然知道他们曾经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不值一提”说道这件事情,千屹丰的脸上还是非常自豪的,眼眸之中泛起一丝涟漪,好像是想到了曾经跟随叶晨身后的风光

    “我靠那么厉害?”叶晨这一下心中有底了感情自己上一世的还是很牛逼吗连人家法劫神官府的人都不放在眼里

    “老人家”叶晨还想问什么问题却是被千屹丰打断“城主,您这样让属下难以承受曾经城主都是称呼属下为千将军”言下之意是对于叶晨那种老人家的称呼有些受之有愧

    并且提醒叶晨之前是怎么称呼自己

    摸了摸鼻子,叶晨有些尴尬“千将军你之前是我的对手吗?”这个老头太强大了,让叶晨不相信自己前世能不能打过他

    “城主想要杀属下,属下恐怕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对于这个问题,千屹丰没有说谎,尤其是说道最后的时候那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得到这个回答,叶晨内心的虚荣心还是被小小的满足了一下,原来自己曾经这么牛逼啊?

    不过现在他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他还有好多话想要询问千屹丰,又不知道从何问起,比如自己那么牛逼怎么会被人击杀呢?还有自己的师傅怎么样?丹城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千屹丰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等等一些问题,叶晨想要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真要是询问起来,怕是没有三天三夜根本问不完

    “城主,有些事情到了时间您自然就会想起来的,属下不易说的太多”拥有元婴大圆满境界的千屹丰现在能够轻松的看透叶晨的心思立即说道

    叶晨想想也是就算自己现在知道了答案又能如何?之前那么牛逼的境界都没有抵挡住,如今自己之后灵寂圆满的境界,就算是突破,充其量不过就是金丹的境界,回去也是找死还是顺其自然了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转头看着瑟瑟发抖的牛头

    扑通

    牛头双膝跪在地上“阎王大人饶命属下真的知道错了”

    眼看着牛头的模样叶晨的内心也有些不忍说实话,之前褚郇就跟自己说了,这个家伙是属于自己的阴帅,阴差阳错被人指使

    对于这件事情,叶晨护犊子的内心开始爆棚之前地府是什么样子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恐怕地府变成什么墨阳还都是未知数

    当初判官的境地也是他亲眼所见的,所以牛头这样说也是合情合理!

    “既然你以知错,我就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最终叶晨还是放弃杀掉牛头的念头

    如今地府势单力薄,正是用人之际,得罪太多的敌人并不是名字的选择,像牛头这样的存在,兴许对于地府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听到叶晨的话语,牛头激动的差点哭了有家了,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阎罗地府,曾经自己的家,多少年了,他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没有回去看过一眼

    如今眼前的这个代理阎王竟然原谅自己的错误,让自己回家

    哐哐哐!!!!

    牛头跪在地上给叶晨磕了三个响头“感谢阎王大人不杀之恩属下定当不服大人的期望,努力弥补之前的过错”

    一旁的千屹丰看着叶晨这样的决定,心中暗暗称赞,城主果然还是之前的性格,识大体,知道什么时候恩施并重这样一来,这个牛头恐怕是对城主死心塌地了

    虽然现在叶晨还没有恢复全部的记忆,但是以这种性格看来,距离他们重返丹城的日子绝对不远了

    “虚空山听说过吗?”叶晨问道

    牛头内心正充盈着感激,听到叶晨这样的问话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知道,按时三界中间的一个空间人类经常前去修炼,包括一些妖族和巫族都有去修炼”

    “黑白无常就是在那里被我杀死的”叶晨没有想到牛头真的知道虚空山,而且连修炼的事情都知道

    “属下知道”牛头回答。

    “你怎么知道的?”

    “在冥界之中所有的阎王殿都有一扇通往阳界的门他可以在我们这个世界任何地方穿梭”牛头知无不答的说道“我们阎罗地府就拥有这道门阎王大人难道没有发现?”

    “我们自己就有?我曹!!!!没发现啊”叶晨内心无比郁闷的说道

    麻痹的,自己要是早就知道有这样一扇门,还他娘的跑个屁啊?直接走过去不就好了吗?

    这种门岂不是跟任意门差不多,想要到哪里都可以多爽难怪黑白无常可以随意出入虚空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