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周岩报到
    这一路上,叶晨飘荡在空中,内心非常纠结“难道我错过了什么?还是我不懂男女之间的情感?”扪心自问,叶晨知道自己在感情上并不像表面那么游刃有余。

    甚至有时候内心更加保守一些

    就这样,任由微风的吹动,叶晨慢悠悠的飘到丹城的上空

    眼看着丹城内井井有条的人们,还有那些正在训练的侍卫,万千思绪终于抛开,深吸一口气,叶晨告诉自己,后面的路还有很远,有些事情随缘就好了

    此时,孟雨轩正在丹城的中央伸出一直玉手正在指点着什么看到这个场景,叶晨嘴角微微挑起笑容突然想要恶搞一下这个女人

    唰

    下一秒出现在孟雨轩的身后,微微吐气。

    正在忙碌的孟雨轩猛地感受到有人距离自己这么近,浑身蹭的一下传出去,反手抽出一柄软剑,嘴里喊道:“何人放肆?”

    叶晨哈哈笑道:“反应挺快的吗”

    孟雨轩看清来人,一副漂亮的脸蛋瞬间融化,这个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回来了“你还知道回来?”

    嗖

    本来孟雨轩想要投入叶晨的怀抱,却是被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拦住:“城主夫人!!!”

    众人冒出来手持长刀,先是对着孟雨轩说了一句,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分别围起来,怒目的看着叶晨

    孟雨轩翻了一个白眼,“得了,现在还想要什么拥抱人都来了”都怪这个混蛋,没事搞什么突然袭击一脸不情愿的收起手中的软剑。“他是叶晨”

    其实,不用孟雨轩说,众人也看出来了,为首的赫然是孤崬羽,站在他两旁的分别是沈家兄弟和巴一平“小哥你回来啦!!!”

    沈忠奎第一个跳出来,冲着叶晨疯狂的跑过去,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面对自己的家人,叶晨当然不会运用功法,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沈忠奎撞击自己噗咳咳咳咳“我靠,老哥,你是不是该减肥了这样撞我容易把我撞死的节奏啊”叶晨笑着说道。

    沈忠奎当然知道叶晨说的是玩笑话,就凭他的身手,怎么可能让自己撞死,那不是开玩笑吗不由分说的双臂用力,紧紧的抱住他:“你可想死我了”

    叶晨弱小的身体在沈忠奎的怀抱中来回晃悠,看着孟雨轩递给自己的白眼,自己也展现出无尽的嫌弃:“我说老哥,这才几天不见?难道你改性了?”叶晨不留痕迹的托身向后撤了一步,乖乖,这个家伙要不要这么热情

    谁料沈忠奎仍旧是不依不饶,上前想要抱住叶晨

    叶晨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他的胸口:“我不喜欢男人”

    “我也不喜欢男人”谁料沈忠奎一脸肯定的说道,两只眼睛诚恳的盯着叶晨

    “靠那你搞什么飞机”叶晨无语的说道。

    “什么飞机?”沈忠奎注意到这个词汇,严肃的额问道

    叶晨语塞, 沈忠奎今天抽什么风?

    “行了,你没看到城主夫人怎么看你吗?小心一会罚你没有晚饭吃”这个时候巴一平笑呵呵的走出来说道对于自家的大小姐,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现在的孟雨轩恨不得抱着叶晨的人是自己,这个沈忠奎倒好,一点眼力都没有

    众人听到巴一平的话语,纷纷露出了善意的笑容暗道人家叶丹师刚刚回来,理应找自己的女人亲热一番你倒好,一个大老爷们扑上去简单热情一下就好了这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沈忠奎看这种人嘲笑自己,老脸一红,今天能够做出如此肉麻的事情,其实也是有原因的一方面确实自己有些想念叶晨了这个在曼维州创下记录的小哥,他打心眼里佩服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心爱的女孩,彭小曼

    “小哥,那个我”再次面对叶晨的时候沈忠奎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老脸更是通红一片

    一旁的沈成奎看着自家兄弟如此扭扭捏捏,看着这个着急啊一跺脚冲上来“起来”直接将沈忠奎推到一边“实话说了吧,小哥,身为丹城的一份子,沈忠奎这个家伙喜欢你的徒弟,但是自从你走了以后彭小曼这个丫头始终没有醒过来这让我们都非常担心,最担心还是这个家伙”

    轰!!!!

    众人哄笑,一个大老爷们喜欢女孩子本来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何况彭小曼没有嫁出去,沈忠奎未娶,两个人如果相互喜欢的话,完全可以撮合在一起

    听到这里,叶晨眉头一挑,看着沈忠奎,面色有些严肃的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沈忠奎见到叶晨变脸,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我也关心童翦大哥”

    “少废话我问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叶晨厉喝一声。

    沈忠奎一哆嗦暗道小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

    “这这”沈忠奎结结巴巴的这了半天

    叶晨眼色变得有些冰冷“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心思都不敢说出来,去吧”说完,叶晨挥挥手让沈忠奎离开

    作为兄弟的沈成奎看见沈忠奎这么笨,上前一步,刚要说什么,就看到叶晨双眼一瞪“怎么?你想说什么?”叶晨的语气依旧非常冰冷

    沈成奎见到这个表情,硬生生将自己想要说的话憋了回去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叶晨如此严肃的状态

    别说是他,所有人都蒙了全都傻站在那里叶丹师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难道是彭小曼这个丫头出事了?”

    沈忠奎突然想到是不是彭小曼不能救回来了?双眼猛然翻红“小哥不叶丹师小曼她”

    “滚”叶晨怒吼一声,说着就要挥手

    孟雨轩发现了叶晨的不对劲一个闪身站出来,同样厉声喝道:“你发什么疯?沈忠奎喜欢彭小曼怎么了?难道你的徒弟不能让人喜欢吗?还是说你别有用心?”

    唰

    叶晨冷眼看过去

    孟雨轩见到这个眼光,心中一凛,但是并没有惧怕,迎着叶晨的目光顶上去:“怎么?让我说中心思了?”她的样子大有叶晨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就不算完的气势

    “哼”叶晨一甩手转身离去

    就连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尤其是在看到沈忠奎吭吭唧唧不肯说出内心想法的时候,自己的内心,想到的竟然是刚刚奋力的婉白筠

    所以,在厉喝沈忠奎的时候,其实他也是在厉喝自己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主动多说一句,哪怕对方拒绝了,又如何至少内心不会留下遗憾

    孟雨轩回头看着众人,示意他们可以离开独自一个人跟上去“你有心事”

    “没有”叶晨的情绪并没有恢复,语气冰冷的说到

    “婉白筠呢?她为什么没有跟着你回来?”孟雨轩直截了当的问道

    叶晨闻言猛地站住身体双眼漫无目标的看着前方“她说留在婉家”

    转过身,双手放在孟雨轩的双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非常的不安,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孟雨轩的双眼,叶晨终于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孟雨轩嫣然一笑”我当是什么事呢女人嘛,有的时候需要男人主动一点的不能什么事情都主动“

    “你说什么?师父惹到天上的神官?还把对方给打了?”彭小曼看着判官,一脸兴奋的说到如果这里可以跳舞的话,她真的想跳一支舞庆祝一下

    判官看着彭小曼兴奋的模样,并没有说出打了神官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告诉她

    “报”一名鬼兵洪亮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判官闻声双目凛然:“什么事?”

    “判官大人,这个魂魄手中有阎王大人的手谕,属下特意将他带来等判官发落。”

    听说有阎王的手谕,判官不敢大意,举步走出来

    这个拿着阎王手谕的魂魄不是别人,正是婉家的管家周岩。自从在醉仙阁失去知觉之后,他只感觉到周围变得一片昏暗伸手不见五指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周围一名鬼兵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情急之下,想到叶晨交给自己的东西随手拿了出来,还担心对方看不懂自己的意思做了一些肢体上的动作

    谁料当他拿出叶晨交个他的东西之后,鬼兵的双目立即唤起尊敬的目光,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判官接过叶晨的手谕,双眼放光,上面赫然写道:“此人为我特意安排,重用,一切要求满足。”能够让叶晨写出这样的话语,说明眼前的这个在阳间一定被阎王大人看中。

    “我是地府的判官,阎王大人特意安排,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判官客气的说到

    “阎王大人?特意安排?”周岩有些懵逼了扪心自问,自己绝对只死过这一次,哪里认识什么阎王大人?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叶晨这小子有通天的本事?就连阎王见到他的东西也要给几分薄面?

    “我只是想跟我的家人在一起”周岩有些胆怯的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