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苦缠绵,情缠绵
    周岩在叶晨灵力的帮助下,缓缓睁开双眼长咳一声,将胸口的浊气吐出,猛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肺部得到充分的吸收

    这才算是彻底清醒过来

    “不好意思,没有让你手刃潘正龙,那个家伙有些变态,一时间失手了”叶晨知道,周岩能够活下来最大的意愿就是为了能够为他的妻儿手刃潘正龙这个家伙

    听到叶晨的声音,周岩麻木的站起来,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苦笑一声“叶丹师,谢谢你换做是我,恐怕现在已经死了多少次了还不能为妻儿报仇”说完,扑通一声单膝跪在叶晨的面前“叶丹师,您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周岩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自从叶晨说过可以让他和妻儿可以团聚,这句话始终在脑海中盘绕着虽然心中也明白,那种相聚绝对不是现在的这种生活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跟心爱的人生活一起,在哪里都没有关系。

    叶晨点点头:“算数。”伸出双手扶起周岩,有些感慨的问道:“真的不打算跟我回丹城了?”

    “叶丹师何必多此一问?”周岩苦笑一声,别过头看着还没有清醒的婉一松和太傅,以及自己看着长大的婉白筠“叶丹师不是已经料到我会怎么选择了吗?”说完,感激的看了一眼叶晨

    他明白叶晨这么做,是为了不让自己为难一旦婉一松他们都醒过来,自己想要做出选择,非常的困难至少心里会难过

    叶晨点点头,暗道果然是这样手中拿出来一张纸,伸出手指快速的画了一个符箓,并将一颗丹药一并塞到周岩的手中,“去吧,有人会接洽你,他会安排你跟妻儿相聚。晚一点我们再见”

    说完,叶晨随手将一个阵法笼罩在周岩的身边

    倒是周岩一脸懵逼的看着叶晨,他不明白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叶丹师也要死了吗?不可能。想要说什么,最终被叶晨淡然的挥手而憋了回去。服下丹药,转身看着婉一松几人,嘴角绽放出一丝笑容,身体急速的衰弱,双腿软踏踏的倒了下去整个人没有了呼吸灵魂顺着阵法的引导来到了一个乌漆墨黑的环境

    眼看着周岩的离去,叶晨内心说不出有什么样感觉“好一个痴情的汉子”叹了一口气来到婉一松几个人的旁边

    分别将他们唤醒等到几个人苏醒过来之后婉一松询问为什么周岩醒不过来的时候

    叶晨只是说了四个字“我尽力了”对于周岩,他不想解释太多

    剩下几个人悲痛了一阵后婉白筠来到叶晨的面前“谢谢你”

    经过如此反复的精神冲击,婉白筠的神志已经恢复只是性格变得更加冰冷让她多说一句话都难

    对于这一点,叶晨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情,需要自己慢慢接受,外界的辅助是没有用的只有内心足够强大,才能化解心中的情结。

    “回丹城,还是留在这里?”叶晨淡淡的问道。

    听到这句话,婉一松和太傅两个人都看向了婉白筠,在这里,只有她跟叶晨的关系非同一般如果她说回去,叶晨绝对不会反对,但是她若不回去,两个男人也不能跟着叶晨离开

    “留在这里婉家没有了,我要撑起来你自己回去吧。”婉白筠说完这句话,都没有正眼看叶晨,转头离开只是没有人发现,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秒,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内心想的是什么,或许是因为孟雨轩的存在,让她难以接受又或者知道自己的性格非常冰冷,并不适合在叶晨的身边

    “叶丹师我我们还是留在这里吧婉家没有了也要找一个安身的地方”婉一松有些尴尬的说到重建婉家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怎么了

    不过这一次身为父亲的他,并没有将家族的利益放在面前,而是选择尊重婉白筠的选择婉家已经没有了,什么家族利益都是扯淡父女两个人能够相依为命好好的生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这种选择,似乎在叶晨的意料之内只是婉白筠的离去,让叶晨的内心有一种什么东西被抽空一样的难受点点头:“好吧”说着,拿出一些丹药,递给婉一松“这里有些丹药,可以让你们身上的伤好的更快”说到这里,叶晨还是拿出来一些灵石和灵晶“或许这些也有用处”一股脑的塞到婉一松的手中看着婉白筠的背影,他想说什么,甚至手都微微伸出来一些

    最终还是放下了手,微微摇头,暗道,希望从今以后你能生活的更幸福吧。

    双脚一踏,燕妖诀猛然运起,腾空一跃,叶晨没有多说什么,就连跟婉白筠一句道别都没有,直接消失在天际

    感受到叶晨的消失,婉白筠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抬头看着叶晨离去的方向眼泪止不住的疯狂流下来“叶晨我是有多么的不堪,连一句挽留的话语都不肯对我说”咔嚓

    婉白筠只觉得内心深处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仿佛什么经络粉碎一般的痛

    双鬓的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银白色就连眉毛也是如此

    在这一刻,婉白筠内心的情愫全部切断双眸散发出冰冷的目光,缓缓闭上眼睛一滴血泪渗出“从今以后,你我素不相识。”

    “爱之深,恨之切”

    就在婉白筠对叶晨彻底死心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婉一松他们分别转头看了过去之间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女人,手中拿着拂尘双眼散发出精光的看着婉白筠走过来

    “你是谁?”婉一松警惕的问道

    中年女人一缕拂尘,“我乃绝情殿断思彤”说话的时候,双眼始终没有离开婉白筠的身体

    直到她看到婉白筠耳垂之下的一颗小黑痣,神情突然开始变得不淡定起来

    原本只是以为碰到一个断了情的女人却没有想到会碰到如此体质的女人:“绝情体,世间真的有这种身体的人”

    婉一松想不明白,对方盯着自己的女儿会变得如此失态,什么绝情体?她说的是什么东西?

    “这位道姑,你在说什么?”太傅还是非常谨慎的问道。

    断思彤没有理会太傅的问话,直径来到婉白筠的面前,“你是不是从小就对男人非常厌恶?如果有男人靠近你,你就会变得非常冷漠,甚至恶心不适应?”

    婉白筠先是一愣,随即擦掉脸上的血泪,“你怎么知道?”

    他可以肯定的说,在认识叶晨之前,自己绝对不会主动接触人和一个男人,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又或者是太傅,都会跟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

    果然,断思彤听到婉白筠的回答双眼骤然明亮,“你果然是绝情体。”

    “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婉白筠现在已经断了情愫,说话的时候比以往更加冰冷,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够让人感受到冰冷的气质

    断思彤没有因为婉白筠的表情而生气,相反非常高兴“我这里有一株断情花,可以让你忘记曾经的往事,只要你能跟我回绝情殿,从此以后,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伤到你的心。”说着,手中多出来一朵血红的花朵,花朵散发出寒冷的冰意。

    一旁的太傅和婉一松看到这个情况,不由想要打断,却被断思彤冰冷的眼神震慑

    他们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敢动一下,这个道姑绝对会杀了他们

    着断情花,唯有绝情殿才有,而且,生长环境非常特殊,传说一百朵断情花,唯有一朵可以绽放,对于这种花朵,恐怕连叶晨都没有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婉白筠接过断情花,内心的深处闪过一道挣扎的念头

    “吃下它,将不会再有这种折磨”断思彤双眼放光的盯着婉白筠说到。

    苦缠绵,情缠绵。

    黄连之苦永难辨

    断情花,花断情,

    冰封内心冰封他

    婉白筠张开嘴,吃下这断情花

    美眸之下,流落一滴苦涩的泪水

    与此同时

    正在赶往丹城的叶晨,只觉得内心一阵绞痛面色有些苍白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下意识的回头张望

    这一望,却成了最后一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