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你很狂妄,小白
    褚郇看着叶晨的状态,心中无比的纠结“这个混蛋小子啊真是一副牛脾气你他娘的这么倔,跟老子当年还真的有一拼”他的言语之中尽显怜悯和惋惜当初如果褚郇的性格稍微软弱一点,都不会落到现在的境地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褚郇已经这个样子,眼看着自己的后人如果也被人杀死,他会遗憾终生的

    “老子上辈子绝逼是欠你的,功法让你得到了,还他娘的不专心修炼,现在让人打成这个样子哎”褚郇的心中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说不出来的愤怒,又觉的无奈

    低头看着手中的长刀,他喃喃自语的问道:“老伙计,如果换一种方式,你能不能接受?”显然,褚郇心中已经做了一个决定

    手中的长刀闪烁一道微弱的光芒,似乎并不怎么赞同,但是除了这个办法,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式了。

    “希望这小子不要让我失望吧”说到这里,褚郇突然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世间的另一端

    两个人老人正盘坐再棋盘的面前。

    “你真的让他一个人面对?”蓝袍老人看着白袍老人说到,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只见白袍老人拿起一颗棋子,轻轻放在棋盘之上,双目一挑:“不然怎么样?难道现在就把计划打乱吗?我冲出去,他能活多久?一天?还是两天?”显然,这个白袍老人说话的时候脸上也是有些担忧的只是这种担忧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那是你的宝贝徒弟,又不是我的,死了更好,省的以后麻烦,我觉得现在的生活也不错,无忧无虑,生活自在”

    “放屁”

    哗啦

    白袍老人听到对方的话语,顿时火冒三丈,直接把面前的棋盘翻了“你这个老小子要是在敢诅咒我徒弟一句不好听的话语,老夫会扒了你的皮,把你扔进悬崖。”

    “哈哈哈”蓝袍老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你这个家伙就是嘴硬嘴上说不在乎,现在发什么脾气?”

    “少废话,老子心里烦真要逼急眼了,你以为老子不敢冲出去?他娘的上面的人算个毛?要不是叶晨现在还太弱了,老子早就干翻他们。”白袍老人吹胡子瞪眼的吼道

    “呦呦呦,来脾气了那你倒是冲出去啊”说话的时候,蓝袍老人掐了掐手指,喃喃自语的说到:“这一个劫难对他来说可谓是九死一生但是他命中出现了一颗阴暗的星光,只是这个星光,我还看不透是什么东西说不清是厄运还是好运如果是后者,也许叶晨这个小家伙会因祸得福。”

    “九死一生你他娘的就是欠揍啊”显然白袍老人只听到了九死一生这种噩耗,心中的火气顿时冒了出来。

    蓝袍老人一脸懵逼:“我擦,你这个老头是不是不听人说话?还是听不懂人话?我说他命里有一颗阴暗的星光,说不定这个星光能够扭转乾坤”说真的,要不是打不过叶晨的师父,蓝袍老人绝逼会动手

    “你他娘的大喘气”白袍老人停下手中的动作,双手放在身后,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希望如此吧,如果他真的遇到了不可抵抗的事情,老夫宁愿用自己的性命换他的生存。”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蓝袍老人猛地身体一震“不对,恐怕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嗯?”白袍老人凝重的看向对方

    “小小的代理阎王,能够经受我的一掌,应该值得庆幸了就是不知道还能承受几次?”白御风脸色有些冰冷的看着已经摇摇欲坠的叶晨说道

    手指轻轻一勾,婉白筠的身体就像是失去重量一般,来到白御风的肩膀上整个人都趴在那里。

    白御风深吸一口气,“好香的女人留在身边做一个侍寝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已经临近生命临界点的叶晨,听到对方的话语,心跳猛地抽搐咬着牙,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白御风,尽管自己的身体已经这幅模样,依旧不失风度的冷笑一声:“我说我说过你敢动她一根毫毛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晨心脏一阵的收缩,犹如针扎一般的疼痛,掏出数十颗回春丹,放入口中

    巨大的恢复灵力在体内蔓延这也触及肺部的伤口,然他一阵巨咳鲜血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从嘴角涌现出来每一次咳嗽都会带出来血液

    样子看起来非常残忍

    “你真的不怕死可惜本尊不想跟你玩了”说着,白御风挥舞手中的扇子。手腕一挑,一道乳白色的气体猛地窜出来

    如果叶晨被打中,就算是神仙也不能救活了

    见状,叶晨几乎是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挥舞手中的炼狱刀“你他妈吓唬我?”一张嘴,鲜血再次流出来

    炼狱刀碰撞气流。

    叶晨的身体已经是灯枯的状态,哪里还能承受如此的重击整个身体倒飞出去呼吸逐渐微弱起来就连心跳也都快要停止

    嗡

    飕

    两道不同的光芒,出现在空气中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叶晨的体内窜出来而另一道黑色的影子钻入叶晨的身体

    两者几乎是同一时间完成的动作

    伴随着刺耳的一声鸣叫叶晨体内的金蝉猛地冲向白御风

    “呵呵,小小金蝉,也敢如此放肆”在白御风的眼中,这个小金蝉就是一个玩物,手中的扇子打开,轻轻一甩

    啪

    金蝉一脸懵逼的撞到扇子上,小身体直接弹飞发出刺耳的悲鸣

    “哼”白御风冷笑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当他回头的一瞬间,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以为余光中,叶晨这个家伙竟然还站着

    猛地一回头

    “你刚才很狂妄啊小白”叶晨出现在白御风的近前,脸色阴冷的看着他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