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有种别走
    咔嚓!!!

    被关在阵法中潘正龙眼看着闪电冲向自己,吓得汗毛竖立,双脚踏地疯狂的逃窜,这要是被劈中,就算侥幸不死恐怕也会变成废人。

    然而他不知道阵法外面的叶晨受到炼狱刀的干扰,注意力被分散,那个闪电已经失去了平常的准头。

    砰

    闪电劈砍在潘正龙的脚边,炸出一个深坑,泥土飞溅落在他的脸上,及便没有受伤,潘正龙的状态也十分的狼狈

    而叶晨眉头紧皱,暗骂褚郇这个卑鄙的家伙。

    “你他娘的惹祸了,赶快收起你的阵法。”褚郇焦急的吼道,他的面色十分狰狞,唯恐叶晨不会听自己的话语,更是直接控制了炼狱刀,如果叶晨不听自己的话,他会用自己的手段把这个小子带回来。

    褚郇的声音在叶晨的灵识中炸开,让他头脑一阵恍惚,“惹祸?一个醉仙阁能有多大的能耐?”叶晨不甘心的说道。

    “醉仙阁是个屁,把你的阵法收回来,快”褚郇来不及解释,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收起来?”叶晨当然不会同意,现在炼狱刀已经被褚郇这个混蛋控制,天火又不是潘正龙的对手,如果阵法都不能控制对方,留给自己的只有被虐这种事情叶晨当然不会同意“不杀了他,我是不会收起来的”说着,叶晨双眼冒出来坚定的目光,直接切断了与炼狱刀之间的联系,手中不断捏决

    “一道闪电劈不死你,那就试试更多的闪电”

    站在叶晨身后是被灭门的婉家,面前是强悍的半步炼虚境界,这种情况,叶晨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阻碍都不会放弃的

    “住手混蛋”褚郇在地府中眼巴巴的看着叶晨反抗自己,一时间性情大怒,这个混蛋小子竟然不听自己的劝告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褚郇是不会收回刀心的,连他都没有先到叶晨这个家伙竟然会施展出如此变态的阵法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小子,听天由命吧,希望你还能活着。”褚郇第一次感觉到有些无力,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醉仙阁上空那残暴的乌云正在急速瞟向叶晨的方向

    就在叶晨施展更加犀利的闪电时候,天空中已经聚集了厚厚的乌云,它们不像天劫,更像是法劫,天地之间自有定律,若是有人破坏这种定律就要受到惩罚而我们的叶晨同学偏偏将冥界中的阵法带到阳间使用,这就是不遵守天地之间的法,不遵守法的人,注定要受到惩罚

    乌云只要等叶晨出手,便可以让叶晨承受来自天上的惩罚

    “受死吧!!!”叶晨当然也感受到天空中的变化,当即出手。

    伴随着他的话音,天空中同一时间散发出恐怖的气息,一道紫红色的法劫应声而下。

    咔!!!

    几乎是同一时间,叶晨的阵法被炸得粉碎。

    连带着叶晨的身体也被这道霸气的气流震飞噗感受到内脏疯狂的翻滚,整个人的状态几乎是被击溃

    哇

    最终叶晨还是没有憋住翻滚的内息,一大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人脸色苍白,法劫的力量太强大了在它的面前,叶晨如同一只小小的蚂蚁,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哈!!!

    内脏的翻滚让叶晨一阵的挣扎,裂开流血的嘴巴,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嗓子强硬的拿起炼狱刀支撑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一旁的婉一松已经蒙了刚刚那个闪电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会突然降临?

    周岩还有太傅更是如此眼看着叶晨站起来,再看看刚刚潘正龙的方向已经是黑乎乎的一片就连醉仙阁的大殿也是残缺不全就像是被一颗炮弹炸过一般的狼藉。

    “叶丹师你怎么样了?”婉一松快步跑过去问道

    谁料叶晨的双眼泛红,瞳孔一再收缩,袖口抹了一把嘴角上的血迹绽放出血迹斑斑的笑容“哈哈哈老天都他妈找我的麻烦这醉仙阁真的很牛逼吗?”他的声音不大,甚至还有些颤抖可想现在的叶晨基本上是硬撑着

    “潘正龙死了被刚刚那道闪电霍霍劈死了”周岩冷静的看着眼前狼藉的一片,并没有发现潘正龙的身体,只是看到他曾经拿着的长剑矗立在地面上

    作为一名用剑高手,手中的长剑脱离,说明什么,说明那个人已经死了

    “你确定?”叶晨听到这样的声音,咧嘴笑道今天来到这里只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让周岩跟自己回到地府之中第二,就是婉家被灭门的事情需要一个交代

    尤其是婉白筠这个女人,现在神志不清,若是不能将她的心结去掉,恐怕这一辈子她都会活在阴影里面

    然而,这个时候,地府之中的褚郇差点快急哭了“你他妈是不是白痴?对方已经死了,还不赶紧离开?”

    就在他焦急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一个人影

    人未到声先到:“作为一个代理阎王,就敢如此放肆,擅闯转轮王殿,殴打三个判官,还用冥界的阵法在阳间作孽日后若是让你成为阎王,岂不是连上天都不放在眼里?”

    随着声音落下在叶晨的眼前出现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外表十分英俊的青年他手中拿着一个扇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非凡的气息

    “你他妈谁啊?装什么孙子?滚一边去”现在的叶晨一肚子火,自己只不过实战一个阵法而已,被劈成这个样子,连阵法都消失了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就来自己的面前装逼,还拿出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跟谁俩呢?

    “法劫神官白御风”白袍青年嘴角微微一挑,散发出极为藐视的冷笑说到在他的眼里,叶晨不过是一介莽夫,根本不值一提,如果自己愿意,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他。

    “法劫?神?官?”叶晨在对方说话的时候疯狂吃下回春丹和暴增丹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青年虽然装逼,但是人家有装逼的资本只是作为同龄人,谁愿意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至少叶晨肯定不愿意

    “怎么?你有什么疑问?”白御风淡淡的说道。

    “不认识”叶晨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环绕丹田,现在不是大家的时候,要尽快的恢复功法不然别说对打了,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很狂!但是没有脑子。”白御风向前走了两步,眼神看了看周边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婉白筠的身上“好一个俊俏的女人还是一个阴冷的身体正好我身边缺一个侍奉今后就让她跟我吧”

    “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我保证你离不开这里”叶晨猛然睁开双眼,散发出骇人的红色光芒单手握住炼狱刀身体已经蓄势待发。

    白御风哈哈大笑他并没有强掠走婉白筠,因为现在的情况,加上眼前的这些人,统统不是自己的对手就算现在叶晨非常愤怒,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刚刚我就说过,你很狂,但是没有脑子你认为以你现在的状况可以阻止我吗?”

    唰

    白御风猛地向前走了一步

    一道凌厉而有霸气的气息迎面扑向叶晨这种压力,让叶晨的胸口发闷,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非常臭屁的年轻人实力非常的强悍

    “感觉喘不上气吧就这种实力,怎么让我不能离开?”白御风戏虐的看着叶晨笑道对付这种蝼蚁,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要不是因为感受到这里出现了冥界的阵法,白御风才懒得过来

    “我会让你后悔的”叶晨虽然呼吸困难,但是双眼始终冒着红光盯着白御风,嘴角依旧挑着邪笑说到

    白御风冷笑一声,单手直接甩了出去啪

    叶晨的胸口受到重击,整个身体飞了出去就连胸口的肋骨也被打断了五六根其中一根肋骨刺入肺部,大量的鲜血从嘴角渗出来样子十分的狰狞

    可是即便如此,他的双眼依旧恶狠狠的盯着对方笑容变得越来越疯狂“哈哈哈哈有种就杀了我”锵艰难的拿起炼狱刀矗在地面,叶晨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代理,阎王?”白御风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鄙视

    叶晨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因为身体大量的失血,导致眼皮重如千斤呼吸变得微弱,“他妈的老子能死吗?必须不能有种就等老子恢复过来的你他妈最好别走”

    “你他妈有种别走”想到最后,叶晨的嘴里散发出非常微弱的声音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