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婉白筠失忆
    听到叶晨这番话语,周岩一愣“叶丹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下没有听明白。”说实话,周岩不知道死后的事情,只是知道妻儿都被杀了,自己不能苟且偷生

    叶晨当然不会跟他说地府的事情,只是微微一笑:“你只管回答我,如果我能让你们一家团聚,你还会拒绝我吗?”

    周岩狠狠地摇头,“当然不会,如果叶丹师真的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我周岩这条命就是您的。。”

    “有你这句话就好如果你真的选择放弃现在的生活,我可以实现自己的诺言”这样的人才绝对不能流失,即便是安排在地府,也不能让他变成一个孤魂野鬼转世轮回那样太浪费了

    你们可以说叶晨自私,也可以说叶晨利用职务之便吸取人才,但是你们不要忘了,人也好,鬼也罢,很多事情都是你情我愿的。

    很多人说,我命由我不由天,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平等的

    狗屁

    平等的是来的时候都没有穿衣服,走的时候也是光着身子,这是公平的,剩下的,都是天注定。

    不过还有一句话,天生我才必有用,这句话就恰恰证明了周岩,他不是一个统领的人才,可是在做内勤方面可谓是天才能够将婉家千余号人统统记住,这就是天赋一般人都没有的天赋

    “谨记叶丹师承诺,周岩无以为报”周岩几乎是在叶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恭敬的说到。想必已经是心意已决。

    “好,到时候你来找我。”叶晨也不是磨磨唧唧的人,当即说到。

    “是”

    不知道为什么周岩其实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但是面对叶晨的承诺,内心身心无比,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总是给他一种说到就能做到的感觉。

    站起身子,周岩恢复原本的状态,看着婉一松和婉白筠两个人,疑惑的问道:“叶丹师,老爷和大小姐两个人怎么样?”

    叶晨看着周岩的一举一动,心中都暗赞不已,这个人公私分明,绝逼是一个人才,若不是因为婉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叶晨现在就想带他离开这里,无论是丹城和地府,马上给他一个职位,让他开始工作

    “婉家的家主应该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叶晨坚定的说到,随即看着婉白筠“她可能有些心结,需要一些时间”

    周岩再也没有说什么,安静的坐在一旁,默不作声,他的样子非常明确,就是要等婉一松醒过来,等待他的定夺,然后了结心中的枷锁

    转眼就是一天的时间,婉一松终于有了反应原本脆弱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身体在大缸之内微微抽搐,面容也是非常痛苦显然他已经想到婉家的现状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率先看到的就是周岩。

    “老周,我们这是在哪里?”婉一松有些憔悴的说到

    “老爷,这里是婉家”周岩盯着通红的双眼,情绪非常低落的说到

    “婉家?我们家?”说到这里,婉一松环绕一周,不可思议的说到:“这是婉家?”声音提高八度“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说到这里,眼睛锁定在婉白筠的身上:“筠儿筠儿她怎么了?”

    婉一松挣扎的想要爬出来“这是干什么?我为什么在水里?扶我出来”说到最后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变得非常激动

    太傅和周岩没有反应,两个人的眼睛都看着叶晨婉一松的身体状况唯有叶晨点头,才能算数,就算婉一松想要出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细节婉一松当然也发现了转头看着叶晨直接开口说到:“你是叶晨?”

    嗯?

    叶晨也是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婉家的家主认识自己“没错,正是本人”

    “我女儿喜欢你,因此去了丹城,为什么带她回来?”婉一松脸色有些涨红的说到

    我靠啊叶晨简直无语了这种老爹说话真的非常直接啊

    一时间叶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那个老人家我想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叶晨厚着脸皮说到自己跟婉白筠却是确实有些不怎么光彩的传闻,但是这并不代表婉白筠就是为了自己来到丹城的好吧?

    “屁的误会,老子的女儿老子还不知道吗?我就问你,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说到这里,婉一松安静的坐在大缸之中看着周围的狼藉,“潘家的人不会放过她,你赶快带她走,即便拼了老命,我也会保护你们的”

    叶晨心中一暖父爱

    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子女可以豁出自己的性命,叶晨很感动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

    “你不怕潘家?”

    “怕,说实话,在我看见你之前,我都想过用筠儿换家族的稳定但是老子现在改变主意了,既然潘家下手如此决绝,我他妈还要将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这种事情,我做不到”婉一松愤怒的说到

    “好”叶晨简单的说了一个字,站起身子,来到婉一松的大缸旁边,一道灵力直接渡入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中出现一颗聚灵丹:“服下它,可以让你恢复的更快”

    婉一松看都没有看,直接接过丹药放入口中

    仅仅一瞬间,他就感觉浑身燥热,一阵阵灵力正在冲击自己的丹田这种感觉让他找到了年轻时候的冲动,,“这是&ot;

    “聚灵丹”叶晨平淡的说到

    “聚灵丹?”婉一松震惊了,曾几何时,自己询问了很多大世家,宁可用高价购买聚灵丹无果,没有想到现在得到的如此容易

    “闭上嘴巴,专心吸收丹药的灵力”叶晨依旧平淡的说到任何人得到聚灵丹,都是聚精会神的修炼,这个婉一松倒好,吃惊个没完

    要不是看在婉白筠的面子上,他都有些后悔把这个聚灵丹送给婉一松了

    婉一松当然明白叶晨的意思,乖乖的闭上嘴巴开始巩固实力

    直到叶晨感觉婉一松的身体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这才说到:“可以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现在的婉白筠可能有些不正常,需要你的辅导”说着,等婉一松走出大缸之后,叶晨抽出刺入婉白筠身上的银针

    几乎是银针拔出来的瞬间,婉白筠的意识就慢慢的恢复起来

    睁开眼睛,见到的人赫然是自己的父亲

    婉白筠那个冰冷的性格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是一个小小女人的模样,一头扑进婉一松的怀抱“父亲你回来了”

    婉一松只觉得鼻头一酸,作为父亲,应该让自己的女儿过上幸福的生活,如今却是事与愿违,

    嗯我回来了

    说话的时候,双手紧紧搂着婉白筠

    没有人打断两个人的相聚所谓离别后的相聚,是最幸福的尤其还是在婉白筠以为自己的父亲遇到了不幸的情况下。

    就在父女两个人相拥的时候,婉白筠的眼神锁定在叶晨的脸上突然一阵颤抖哆嗦“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整个人立刻松开婉一松,非常拘谨的站起来,小心翼翼的来到叶晨面前“潘祗遥,我已经答应嫁给你,求求你,现在放过我,让我跟我父亲独处一会好吗?”说话的时候,婉白筠已经失去了冰美人的称号,整个一个小女人哀求的模样

    叶晨看到这幅模样,心中一阵泛酸

    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即便自己解释也是无济于事

    点了点头,“好,我先离开”说着,拖着有些内疚的身心离开他不想打扰父女之间的重逢

    “谢谢”婉白筠非常拘谨的说到然后对着周岩和太傅说到:“太傅,周叔叔,我想跟父亲单独相处一会可以吗?”

    两个人几乎是懵逼的点点头“可以”说完,两个人也离开了》。。

    留下婉一松一脸的懵逼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的筠儿怎么了?认识周岩和太傅,为什么偏偏不记得叶晨了?

    “筠儿,你为什么让叶丹师离开?”婉一松问道

    “叶丹师?什么叶丹师?”婉白筠脸上散发出完全不记得叶晨的样子问道“那个人不是潘祗遥吗?我的未婚夫若不是他,家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婉一松老泪纵横“筠儿”一把将婉白筠搂入怀中“你怎么了?是不是家里的事情吓到你了?”

    婉白筠感受着父亲的怀抱,幸福的闭上双眼,嘴角微微挑起,绽放出幸福的笑容:“父亲,说什么呢女儿这不是已经答应嫁给潘祗遥了吗?你放心吧我们婉家会逐渐强盛的何况还有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婉白筠突然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他?他是谁?

    “他是谁?”婉一松问道

    “他”婉白筠脸色变得苍白突然头痛欲裂“他是孟雨轩的男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