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大闹潘家(二)
    原本正在得意的潘祗遥怎么都没有想到叶晨会来到丹城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会对自己下手如此狠若是早就知道叶晨会回来他说什么也不会来

    不过,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叶晨并没有就此罢休任凭十几名金丹境界的人冲向自己也未曾慌乱手中出现上百根银针

    了解过中医的人应该知道,中医练习针法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小金人那个小金人身上密密麻麻都是针孔为的就是让练习针法的人能够精准无比的刺入穴位

    然而,现在的叶晨,将潘祗遥当做那个小金人上百根银针,在呼吸之间已经全部刺入

    “好久没有这样练针了速度好像有些下降”拍拍手,叶晨对自己的作品还算比较满意的说到

    潘祗遥整个人就像一只刺猬一般脑袋上,肩膀上,胸前,后背凡是肉眼能够看见的地方统统都是银针

    十几名金丹境界的高手,硬生生的停下身体“叶晨不要太过分杀了他对你没有好处”

    叶晨冷笑一声“杀了他没有好处?难道不杀就有好处吗?”说着,回身指着丹城的众人。

    “还有谁说我要杀他了?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叶晨的笑容散发着无比的邪恶

    “放肆你以为只有你可以威胁我们?”突然一名金丹中期的青年窜出来,手中长剑指向孟雨轩剑花好比千层浪

    如果孟雨轩被击中,妥妥当场毙命

    所谓龙有逆鳞叶晨只因为会对潘祗遥如此残忍,正是因为褚郇给自己看到的画面画面中,这个混蛋要对自己的女人下手

    这个青年同样触碰到了叶晨的逆鳞龙有逆鳞,处之必死再叶晨的眼里,这个人已经成为一个死人

    脚尖踏地燕妖诀轰然运起整个身体比子弹都要快单手提起炼狱刀“死”

    轰!!!!

    那名金丹中期的青年瞳孔一缩他不相信,自己修炼到这种境界,竟然被一个灵寂境界的人秒杀了

    看着自己胸口连带着手臂正在以肉眼的速度分裂“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傻逼”叶晨眼看着潘家的人,心中非常不快这种杀戮根本难解心头只恨

    “霄云天火统统杀了那个潘公子给我留着”

    “吼”自从冷家一战,霄云始终躲在叶晨的身体内修身养性如今早已恢复的它,早就饥渴难耐怒吼一声,冲天而起巨大的尾巴轮了过去

    天火更是气势如虹离开地府的时候,吞下一颗,火灵珠,火焰早就突飞猛进,那种不可一世的感觉,为空霄云强了自己的风头同样化作一条巨大的火龙踏上凌霄,一团团巨大的火焰弥漫在潘家众人的身边

    众人蒙了潘家的人更是懵逼了

    两条龙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有两条龙的存在?

    而潘家的人在下一秒就悲剧了无论是霄云的攻击,还是天火的愤怒都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起的

    他们不想死更不想被废掉一身金丹的功力不是一日所成,那需要常年的修炼,点滴累成

    一时间他们开始逃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算是脱离潘家的关系也无所谓

    可是叶晨会让他们离开吗?没有他们,童翦会变成废人吗?没有他们,潘祗遥怎么会如此嚣张的调戏自己的女人?没有他们,丹城怎么会接连收到创伤?

    一系列的事情连贯在一起,都让叶晨有理由不放过对方

    手中拎着炼狱刀,脚踏燕妖诀,身影就像鬼魅一般穿梭在众人的身边所过之处,无一例外统统毙命

    所有能够看到叶晨的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不是丹城的叶丹师现在的叶晨更像是一个杀神一个愤怒的杀神

    可是与此同时

    婉家

    “老爷潘家已经对丹城动手了而且据说北羽也落了下风现在丹城废了”一个中年管家模样的男人在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面前说到

    这个被称为老爷的中年正是婉白筠的父亲,婉一松。

    之前就听说自己的女儿为了逃避家主的联姻,四处躲避后来曼维州的拍卖会出现,偶遇到叶晨两个人的传闻,他多多少少也有耳闻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当众拒绝潘祗遥的婚事还声称自己是叶晨的女人

    这件事情他最开始是非常反对一个来历不明的臭小子,就算是再有本事能厉害到哪里?

    可是当他听说曼维州的丹城就是这个叫叶晨的家伙一手创办想法有所改变毕竟一名炼丹师到哪里都是稀有的存在若是女儿真的能找到这样一个牛逼炼丹师,对于家主来说,未曾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没有哪个父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

    本来设想的很好现在这种设想全都破灭了潘家报复心理太强了又或者说叶晨的能力还是太弱了

    “哎把筠儿找回来吧不管用什么方法把她带回来让她嫁给潘家那个废物”

    这个时候,作为父亲的婉一松有些愧疚

    “老爷这样大小姐的幸福就没有了”显然这个管家对婉白筠还是非常喜爱的出现劝说道

    “不然怎么办?难道我们能守住潘家的压力吗?”婉一松丧气的说到

    只是他们想不到就在婉家做出妥协的时候潘家也有一个消息传回来

    “家主少爷他他被叶晨废了”潘家豪华的大殿中央,一名青年胆怯的禀报

    大殿正中央一个金色椅子上坐着一位双目精悍,颧骨凸出的中年人一看样子就知道是一个超级高手境界深不可测

    啪

    听到这个人的禀报,单手直接将椅子旁边的扶手拍碎“叶晨不是被孤魂缠着吗?”

    说完,浑身的杀气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上让人不寒而栗

    那名青年更是吓得浑身哆嗦“回禀家主小的只是知道前往丹城的人正是叶晨”

    “少主怎么样了?”

    “据消息少主的双腿被叶晨砍断浑身插满了银针”

    轰!!!!

    那个青年还没有说完整个身体就灰飞烟灭中年人双指随意一挥一道剑气轰然而出

    “叶晨好一个狂妄的小子”中年人双眼眯着

    此人正是潘祗遥的父亲潘正龙,夺走彭小曼魂魄的事情是他交给孤魂处理没有想到以孤魂的实力都没有纠缠住叶晨想必这个小家伙还是有些实力的

    不过,还有一个人不能被忽略那就是婉家若不是婉家那个丫头对外扬言毁约自己的儿子又怎么会受到如此的打击?

    潘正龙将这些怨念统统瞄向了婉家

    “来人把婉家的家主给我找来”

    他的话音刚落下婉一松已经登上门了“潘兄,不用请了,我亲自来跟你解释一下之前的误会”

    潘正龙没有想到这个婉一松竟然敢主动送上门嘴角露出阴森的笑容“误会?”说着,整个身体站了起来“你的宝贝女儿悔婚,现在让我的儿子饱受折磨你竟然说是误会?”

    嗡

    婉一松脑袋一晃“什么?贵公子受到了折磨?这不可能”

    “不可能?若不是你们婉家出尔反尔,他能受到这种耻辱吗?如果我的潘儿有什么意外发生,我保证让你婉家统统陪葬”说着,潘正龙命令手下“把他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探视更不要让他舒服了明白吗?”

    “是”潘家的侍卫立即抓住婉一松

    家主的意思非常明确,那就是不让婉一松死掉就可以了对于这种事情,他们最在行了

    “潘兄,等下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婉一松整个人都懵逼了本来自己亲自登门就是想说两个孩子婚礼的事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消息竟然不够准确

    “滚趁我现在还不想杀你的时候”潘正龙整个人都变得极为阴冷的吼道

    然而,这一幕被同来的管家看到吓得浑身哆嗦发生了什么?潘家家主为什么要抓老爷

    焦急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从身上掏出来一块通讯玉佩直接捏碎

    丹城,叶晨脸色有些苍白的坐在童翦身体的面前正在试探性的治疗

    他受伤太严重了想要恢复也非常的困难这让叶晨更加的愤怒“潘家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而婉白筠也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都有些心绪不宁来回的踱步拥有冰冷性格的她,从未有过如此的不淡定

    咔嚓

    就在她觉得心脏异常跳动的时候,腰间的一块玉牌猛然断裂

    眼看着腰间玉牌断裂婉白筠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下来“啊”悲鸣

    这是自己跟婉家的唯一联系玉牌断裂只能说明一个情况婉家出事了而且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一向淡定的她,在这一刻也变得极为不淡定”潘家一定是潘家他们杀了我的父亲一定是这样一定是不行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救我父亲”几乎疯癫状态的婉白筠,嘴里不停的说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