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血债,血偿
    “有没有把握把他们都救醒?”叶晨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为彭小曼的领悟能力非常强跟自己当年学习速度几乎差不多

    “有”彭小曼信心十足的说到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女孩子嘛能够救活一个人,心中自然非常激动天生的母性

    叶晨点点头随手掏出来一大把回春丹“体力不支的时候就用它补充”

    嗡

    “回春丹竟然是回春丹”众人看到叶晨对自己的徒弟如此大方都眼红了回春丹在叶晨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不过就是一个补气养神的丹药而已‘。。。可是在众人的眼里就不同了

    在场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这辈子都没有炼成回春丹这样的丹药

    “谢谢师父”彭小曼甜甜的笑容说到转身离去,开始救治其他的人

    “哦,对了你先把这几个人治疗一下有些话,我想问问他们”叶晨想到了什么,指了指身上有剑伤的人说到

    彭小曼点点头,“是,师父”

    然而,潘祗遥见到叶晨手指的方向,眼皮猛跳一种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

    “叶丹师既然要救人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这种感觉让潘祗遥不想待下去

    闻声,叶晨笑了暗道这个家伙的心计果然很深“潘公子这就要走吗?去哪里?”

    “回家”潘祗遥头也不回的说到

    “回家?据我所知,潘公子的家好像很远吧近日舟车劳累,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丹城能容下你们”当说到容下两个字的时候,叶晨的语气有些异样

    “不必了好久没回家了我该回去了”潘祗遥哪里不知道叶晨另有所指的话音?

    果然,叶晨见他执意要走干脆直言说到:“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就这样走了?当我丹城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哐当

    丹城的大门在叶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紧紧关闭发出非常低沉的声音

    轰

    这一下人群中炸锅了

    “叶丹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潘祗遥连称呼都变了显然是心声惬意

    “什么意思?”叶晨冷眼扫过众人“刚刚你们说我不能把他们救活,我现在救活了有些事情,大家也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现在要走?”

    说着,叶晨抽出炼狱刀,狠狠的插入地面

    铛

    “欠债还钱,血债血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任何人不得离开”说到最后,叶晨的脸色逐渐铁青嘴角也绽放出一朵邪恶的笑容

    曼维州你们来了弄死了一百多个人,刚才还在老子面前摆谱怎么?看到自己把人救活了,就他妈怂了?

    寒意飘散在空气中让那些炼丹师,药师,全都浑身一颤

    包括南海道人“这家伙做事滴水不漏,隐忍有度,也好想要做一番大事业,没有果断的杀伐,怎么服众?”

    虽然叶晨现在的状态非常阴冷,可是在他的眼里,却非常期待他到想看看,看看这个将要统治医道的小子,用什么办法征服这么多人

    “童翦”叶晨高声一吼

    “在”

    “把住门口任何人胆敢企图离开杀无赦”

    “是”童翦面色一正,热血澎湃的说到随后转身面对丹城众多成员吼道“但凡企图离开者杀”

    “吼”

    众多灵寂成员猛地一吼,声音可谓是震撼哗啦他们快速分散开,遍布人群的外围一个个气宇轩昂的样子

    霸气

    段凌峰,孟雨轩,婉白筠,冷夫人,包括巴一平何云龙等人看到这个场面,内心都被点燃了热血丹城再也不是那个刚刚建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了

    如今的气势告诉众人从今天以后,若是谁在想打丹城的主意,那就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要说最激动的就是赵春风了这个曾经瞧不起叶晨,甚至几番挑衅叶晨的人这一刻发自内心的崇拜上了叶晨偷偷看了看身边的姐姐暗道要是姐姐能把叶晨拿下,自己是不是就有了一个非常牛逼的姐夫?

    其实,叶晨这么做,还有另一个原因

    潘家

    这个号称比冷家还要强大家族,今天如果不能完全镇住潘祗遥,恐怕日后的麻烦依旧不少至少在场的人会以潘家为主心骨请他们站出来对付自己那样一来就麻烦了

    “叶晨你这是要跟潘家翻脸?”直到现在,潘祗遥还是隐忍自己的性格不过,从言语之间已经透露出他怕了已经将潘家搬出来作为自己最后的底牌了

    “潘公子翻脸也好,不翻脸也罢我只想为我的家人讨回一个说法不可以吗?”叶晨面色一改,温和的说到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潘祗遥盯着叶晨说道

    “怎么没有关系?”说着,叶晨指了指一旁正在观望的众多百姓“潘公子是富贵人家,人命在你的眼里可能什么都算不上但我请你看看他们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神这些死人有些是他们的亲人朋友说不好这中间还有某个老人的孩子”

    “别跟我废话我就问你一句话,是不是打算跟我潘家作对?”潘祗遥不想听叶晨废话直接吼道

    叶晨笑着低着头,单脚搓搓地低声的说到:“如果这里面有你的指示”叶晨拉了一个长音“跟潘家作对又如何?”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众人都能看出来叶晨的决心如果今天有人站出来指正潘家,那么叶晨宁愿跟潘家作对

    “如果我今天硬闯出去呢”潘祗遥再也忍不住了,撕下虚伪的面具,面色阴冷的说到

    呼啦

    刷

    站在他身后的众多侍卫全部抽出长剑与童翦等众人对峙只要潘祗遥下令,他们随时可以动手

    这种场面可谓是火药味十足

    “哈哈哈哈哈哈”叶晨见状哈哈大笑随后身体退后一步伸出一只手”你大可试试不过,我保证结果一定不是你想要的”说完看都不看潘祗遥一眼直径来到身后刚刚被彭小曼救活的病人面前掏出一颗养颜丹,放入其口中

    养颜丹入口即化那名病人本来状态还比较萎靡,几乎是服下丹药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好转  “我还活着?”说着,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当即给自己一个嘴巴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啊疼我真的还活着”

    “你当然活着是她救了你”叶晨指了指正在治疗的彭小曼说到

    病人揉揉眼睛,看清叶晨的容貌后一脸激动的抓住他的双腿“叶丹师我知道你”

    叶晨微微一笑不留痕迹的抽开双腿“你还记得是谁杀你吗?”

    病人面色一怔麻木的看了看周围当他看到潘祗遥那边的时候,眼神猛地一缩“是他们是他们”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双眼变得恐惧浑身不由的颤抖那是他的噩梦一个不敢想象的噩梦

    “你确定吗?”叶晨脸上绽放出笑容瞥了一眼潘祗遥的方向

    之间潘祗遥整个人都变得十分阴霾没等对方说话醉仙剑豁然出手“胡言乱语这都是你们算计好的”

    他的速度非常快可是有人比他更快

    那就是童翦之前跟潘祗遥打了一架,那种憋屈的事情他没有忘记

    铛

    同样的长剑,不同的是童翦用的是诛仙剑

    潘祗遥只觉得手臂发麻长剑脱手一脸懵逼的看着童翦“你的速度怎么变快了?”

    “关你屁事”童翦可没有什么闲工夫跟潘祗遥说好听的

    “潘公子还有什么好说的?”叶晨盯着他问道

    潘祗遥退后两步身边的侍卫立即围了过来一个个怒视的看着周围

    “一个男人,敢做不敢当吗?”叶晨站起身子,语气开始变冷

    “是是我做的怎么样?你掠走我未婚妻当众侮辱我难道我不能报复你吗?”潘祗遥豁出去了

    “草”叶晨低骂一声你麻痹的,老子什么时候掠夺你的未婚妻了是她主动送上门的好不好?

    可是这种事情,叶晨还真的不好解释所谓越描越黑

    这货就是个精神病转头看着病人“我再问你一边,你确定杀你的人就是他们吗?”

    “没错这身衣服,还有长剑化成灰我都记得”

    刷

    叶晨大手一挥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药粉直接挥洒出去

    扑通扑通

    潘祗遥身边的侍卫就像是着魔一般,硬生生的倒在地上最让人震惊的是,其他人都没有任何事情唯独潘家侍卫倒地

    众多前来的炼丹师药师等人都震惊了这是何等水平?至少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杀了”

    叶晨面无表情的吼了一嗓子

    唰唰唰>

    童翦快速的出剑二十几条人命在瞬间陨落鲜血流了一地空气中瞬间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

    “我说过,血债,血偿潘公子,你有意见吗?”说到这里,叶晨再次挥手,炼狱刀猛然入手

    “叶晨不要”就在叶晨准备对潘祗遥动手的前一秒婉白筠急急忙忙站出来阻止

    叶晨瞥了一眼“怎么?心疼未婚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