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该算账了
    咔嚓~~~

    “我靠不是吧大哥,不带这样玩的”这一刻叶晨想哭体内的渡魂经似乎非常不爽,而且好像是看到上天的云朵,更加气愤操控者叶晨的身体还要冲上去,准备来一次生死对决

    如今天地阵法刚刚形成这要是冲出去,以叶晨现在的肉身,根本抵抗不了这么强悍的雷劫

    “滚你奶奶个孙子,给我消停待着老子还没到你想操控就操控的地步”叶晨想着就来气,修炼一个功法,又是要祛除之前所有的修炼,还要被这个什么渡魂经控制真当老子没有点脾气?

    雷劫已经震撼到阵法之上叶晨只感觉浑身都在摇晃

    咬着牙看着木桶粗壮的闪电,“擦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修炼一个功法,三番五次的出来想要灭我”

    轰!!!

    雷劫没有做到之前预想的效果,再次加大力量,冲向叶晨的阵法

    “去”叶晨快速捏决,再施展一个阵法双重阵法的保护下,雷劫的那个恐怖威力下降了不少至少叶晨在阵法之中感受不到了

    砰!!!砰!!!砰!!!!

    巨响不停地传向四面八方远远的看过来,就好像什么人惹怒了天庭,正在接受惩罚而这种惩罚是所有人都恐惧的

    如此劈砍,谁能受得了?至少曼维州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靠近

    不过,这可苦了巴一平还有孟雨轩,每一次闪电劈砍下来,强大的气流,都让两个人倒飞出好远孟雨轩的嘴角全都是血迹

    “他还活着吧”孟雨轩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脸担心的喃喃自语

    巴一平也不怎么好受,内脏都在翻滚强忍着平息自己的气息“应该还活着,不然雷劫早就散去了”说道这里,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小姐会如此接近这个叶晨了

    自己只不过就是被雷劫的散开的威力波及,都有些受不了那么叶晨在雷劫的中心,那会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孟雨轩听到巴一平这么说,心中放下不少的担心,幽怨的看了看天空:“为什么他会受到如此雷劫?好变态”

    “一个灵寂能承受这种雷劫,还没有死,不是变态是什么?”巴一平有些郁闷的坐在地上开始调息

    其实,叶晨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很好天地阵法已经非常薄弱,如果雷劫还是这样的节奏攻打自己,恐怕一分钟不到,自己就有可能灰飞烟灭

    最要命的是叶晨体内的渡魂经还在不安分的来回乱窜大有非常嫌弃叶晨的节奏按照渡魂经的节奏,应该是对方强,我比你还强,你敢用雷劫劈我,我就上去干翻你

    “擦,还能让你给我嫌弃了”叶晨的倔脾气也上来了“真当什么渡魂经就了不起啊?”

    体内的生息功法,开始疯狂的运转,任你之前是谁在修炼,老子现在是代理阎王,拥有地狱至高无上的地位,想怎么用你就怎么用你,想拥有几个功法,就拥有几个功法

    正在嫌弃叶晨的渡魂经猛然感受到另一个功法正在侵蚀自己变得格外暴躁

    终于反应过来了吗?

    叶晨嘴角微微一挑他就是要这样的结果让渡魂经无暇分身,上有雷劫,体内有生息功法我看你还有什么脾气跟老子说要放弃之前一切的修炼

    就是现在

    天空中一道闪电迅猛的劈下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叶晨收起阵法八极反噬,练体术,让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拼了

    轰!!!!

    唰

    叶晨的双脚陷入泥土之中咬着牙暗道,“快了”

    轰!!!

    叶晨体内在翻滚,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生息功法正在与渡魂经最后的pk咬着牙叶晨怒吼一声“快了”

    整个身体已经面目全非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个好地方>

    还好炼体之术的八极反噬足够强大,加上本就是巫族血脉的叶晨,恢复起来更是快的要命

    两次都没有杀掉叶晨上天真的彻底怒了

    狂风暴雨一同袭来天空中下起了暴雨,狂风席卷叶晨身体每一处伤口不让他能够恢复雷鸣声声呐喊,这是给叶晨最后的通牒

    云集变成了紫红色显然这是最后一击,也是最残酷的一击如果叶晨扛下来,上天也没有更多的力量击杀他只能等到下一次契机

    伤口不能及时愈合,加上豆大的雨水浸湿叶晨的身体,让他整个人都非常的狼狈远远看过来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被骨头撑起来的肉泥

    生息功法还没有停止对渡魂经的控制依旧是不屈不挠不过也感受到叶晨现在正面临着生死转折点

    劈咔轰!!!!

    空气中的雨水被这一个响声震的散开,树木被震断仿佛天地万物在这一刻都在接受灭绝的命运

    “操你奶奶个孙子的你他妈想同归于尽吗?”叶晨知道,现在再不做出反应,真的要命丧于此

    天地阵法的阵诀已经捏在手中如果在最后的关头,这个狗屁渡魂经还一身傲骨,那叶晨就决定放弃不听自己使唤的功法留着有何用?

    嗤~~~

    闪电已经接近叶晨的头发,散发出烤焦的声音

    “草”顾不上了,叶晨浑身的功法统统放弃渡魂经,一股脑的涌现出来抵抗这恐怖的一击

    然而,这一切都晚了

    如此浩瀚的雷劫怎么是叶晨临时反应能够抵抗的?

    他只感觉脑海变成一片空白意识也变得模糊,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楚了就连呼吸也都停止了“不靠谱”

    这是叶晨最后的意识什么地狱阎王的功法,都他妈不靠谱

    曼维州的人看到这一幕,都震惊了

    这个人还活着吗?是不是被雷劫轰死了?

    曼维州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人了?

    这个人是谁?会不会是消失的叶晨?

    段凌峰这个时候也停下手中的工作,呆呆的看着天空,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仿佛预想到这个人应该就是叶晨他曾经的师傅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叶晨原本的功法非常变态,炼丹的水平更是天下无双,如果说能让上天都嫉妒的人,非他莫属

    天空的雷劫正在慢慢消散显然一切都结束了“师傅难道这一世注定我们不能相认吗?”段凌峰内心悲痛的说道眼泪缓缓的留下来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结束的时候天空中一道灰白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细心的人发现,这个光芒就是刚刚雷劫攻击的位置难道说那个人还没有死?

    没有错,叶晨没有死

    渡魂经最终决定救下自己的新主人尽管他身上还有很多的功法,很多不属于地狱的气息

    但是他毕竟是自己的新主人或许他说得对,主人想要什么样的功法,就提供什么样的功法好了不同的人,操作的方式也不一样

    生息功法本已经隐匿在叶晨的丹田之内,准备涅盘重生叶晨的身体实在太弱了唯有慢慢滋养,希望能唤起他的意识

    可是渡魂经的改变,让生息功法看到了希望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阻碍,直接融合在一起强悍而霸气的力量瞬间充斥叶晨每一处的伤口

    猛然睁开眼睛,叶晨嘴角微微一挑他能感受到体内的变化那是一种不服天朝管的气息

    是啊,渡魂经本来就是地狱冥王的功法,掌管所有地狱的灵魂,上天算个屁

    双眼射出灰白色的光芒,直逼天空即将消散的云朵

    “打完就想走?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爆喝一声,如果自己让对方就这么走了突破的祥云,要谁送给自己?

    脚下一跺,燕妖诀瞬间让叶晨的身体飘起来小身体直冲云霄“麻痹的,留下祥云否则老子跟你没完”

    这一刻的叶晨不再隐忍,不再为了渡魂经而犯愁有的只是无尽的霸气你是上天又如何?老子突破你他妈劈也劈了,爽歪歪了吧?现在老子还活着,就该得到应有的回报

    显然,云朵发现叶晨的气息,非常震惊,只是现在的雷劫已经消散的差不多,根本可能再次云集

    无奈治好落荒而逃

    留下天空中火红的云霞一道非常浓厚的灵力正在慢慢靠近叶晨

    “哈哈哈哈这才对吗”见到云霞,叶晨笑了非常开心的笑了

    如今自己的功法达到灵寂中期,连渡魂经这种冥王功法都被自己容纳,冷家那个冷清芸,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了炼狱刀,乔娜,丹城这些当时的耻辱,是时候该算算账了

    云霞强大的灵力,真的不是开玩笑那些被雷劫毁掉的树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叶晨更是毫不客气的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力浑身舒畅的感觉,让他想要呻吟,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

    “老头,看来曼维州的丹城,应该没有人能挡住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一个老头对着另一个老头笑道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叶晨的师傅

    “怎么?这小子,把阎王渡魂经也给收了?”老人缕了一下胡须,掩盖不住脸上的笑意说道

    “唉笑吧,笑吧这小子怕是又要惹事情了”桃运邪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