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丹城初衷
    《定魂针法》四个字写在书籍上面笔法浑厚有力,给人一种远古的气息

    “这这是定魂针法叶丹师,送给我了?”彭小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相信现在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定魂针是父亲交给自己的医术,但是没有一个准确的书籍全凭父亲的记忆

    “不想要?那就还给我”叶晨苦笑一声,暗道这个丫头还真是不会说话自己都给他定魂针法了难道一声师父很难叫?这一点比起王斌和彼得两个人要笨很多

    “要要我要到现在我都没有看过完整的定魂针法叶丹师,你是怎么有这个针法的?”彭小曼急了双手紧紧抱着定魂针法问道

    叶晨想笑,这个小丫头真是有意思,“这就不要你管了好好学习其中的针法,还有相关的讲解日后我要考你的”书籍当然不能白白送给她,最近的事情太多,叶晨不可能带着一个徒弟专心教学,很多时候,还需要她自己的悟性

    最重要的是彭小曼有定魂针的基础,学起来应该不会太难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那就是她是个女人叶晨在曼维州的名声已经传开了若是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女徒弟,难保有些人会胡言乱语说什么

    “要考试?”彭小曼先是一愣,终于开窍只有师父在教学的时候才会有定时考试的说法就像自己的父亲,曾经也是时不时的就考考自己针法进展的效果

    如此说来,叶丹师虽然嘴上没说,实际上已经默认自己这个徒弟了“谢谢师父教诲徒儿定当不让师父失望”这一次彭小曼说话的态度终于变得极为认真

    说完,将脸上的面纱揭开露出自己的容貌

    叶晨看到彭小曼的脸颊,暗道多亏自己没有马上收徒这小丫头长得还真是水灵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配合一副娃娃脸蛋给人一种非常古灵精怪的感觉

    “嗯下去吧好好练习如果不能通过考试,你不能叫我师傅”叶晨收回心神冷酷的说到

    彭小曼没有想到叶晨见到自己的容貌竟然没有一丝丝的反应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自己在家里的时候,那些男生见到自己就像是苍蝇一般,围着自己转来转去烦都烦死了

    向来对自己容貌非常有自信的彭小面,第一次有种失落的情绪难道自己不好看吗?为什么他不为所动?

    “怎么?有什么疑问吗?”叶晨见彭小曼有些走神,问道

    “没徒儿告退努力学习,不让师父失望”彭小曼低落的情绪说到站起来转身走掉

    直到彭小曼离开,叶晨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乖乖桃花运是不是太旺了?收个女徒弟也这么漂亮?”不过,彭小曼的年龄太小了加上自己身边的额女人已经够多叶晨早就不会考虑男女之间的问题更何况人家是来拜师学艺,最后要是闹出一个什么师生恋,可就让天下人耻笑了

    站在门口的沈家兄弟见到彭小曼走出来,尤其是沈忠奎眼睛一亮

    “出来了,出来了”他有些兴奋这个女人是他为数不多动心的女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彭小曼眼神的时候,总会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咦怎么情绪不高?难道是叶丹师说了什么?”沈忠奎注意到彭小曼的情绪,喃喃自语的说到

    “兄弟,你的眼光不错嘛这给小丫头长得真漂亮”沈成奎在一旁酸溜溜的说到

    沈忠奎对于这种话语当然是欣然接受“废话,也不看哥哥是什么人怎么会看走眼?”

    话音刚落,就按耐不住上前询问“姑娘,怎么样?叶丹师收你为徒了吗?”他的声音非常温柔,就连一旁的沈成奎都想不到浑身鸡皮疙瘩掉一地

    彭小曼闻声抬头看了一眼沈忠奎暗道真是没有差距就没有伤害眼前的这个人跟师父比较起来相差真的不是一点半点顿时没有说话的情绪

    “哎别不说话啊你手上拿着什么东西?是不是叶丹师给你的?他收你为徒了?”彭小曼不说话,又看到她手上的书籍,该不会是叶丹师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逼迫人家姑娘了吧?

    只是想到这里,又觉得有些不可能摇摇头暗道自己胡思乱想什么突然灵光一闪对啊,叶晨应该是那种非常严肃的态度吧吓坏了小丫头想到这里,沈忠奎心中乐开了花

    这样一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走开不然我不客气了”彭小曼现在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学习手中的定魂针法在短时间内让叶晨刮目相看

    谁料沈忠奎不但没有让开反而一脸嬉笑的说到:“你是不是留下来了我带你找一个房间吧这里我比较熟悉”他这话倒是没有说谎,自从丹城建设以来,沈家兄弟就在这里,可以说非常熟悉

    就在他话音刚落,彭小曼即将要动手的时候,叶晨走了出来看到沈忠奎的殷勤,暗暗苦笑:“沈老哥,带她找一个房间,要安静的那种,方便练习还有,给他早一些藕”

    听到叶晨的声音,彭小曼顿时来了精神,转头看过去“师父”

    叶晨没有回话

    倒是沈忠奎愣住了师父?叶丹师真的收了她为徒弟“小哥,要藕做什么?”

    “炼针”叶晨淡淡的说道

    众所周知,藕,外表坚硬,内心空如果想要用针灸的方式刺入,力道有些特殊用力过大会刺穿空心的另一端,若是用力过小,又不能刺入藕这是最基础的练习叶晨也是想让彭小曼从最简单的用针开始练习

    “哦知道了”沈忠奎答应

    谁料叶晨接下来一句就让沈忠奎点燃内心的火焰“小曼在炼针的期间,需要的东西都由你来解决”说完对着彭小曼说到:“缺什么东西就找他他对这里很熟”

    一句话,得到两个截然不同的表情,彭小曼是那种失落的表情,本想着有什么需要还去找师傅呢这一下算是泡汤了

    而沈忠奎这是兴奋不已感激的眼神看着叶晨暗道果然是好兄弟啊知道老哥内心的想法连连点头:“小哥放心,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办不到的也要想办法处理”叶晨见到沈忠奎的模样心中好笑。

    “得嘞”沈忠奎屁颠屁颠的带着不怎么情愿的彭小曼离开

    在离开的时候,彭小曼还时不时的回头说到:“师父,徒儿告退”

    这倒是让叶晨有些无语谁说这个丫头反应慢?至少现在的反应就不慢,一口一个师父,这是让所有人知道她已经是自己的徒弟了

    果然,段凌峰第一个走过来一脸羡慕的看着离去的彭小曼人家小丫头好歹还能明目张胆的叫叶晨师父,自己呢?一身的医术,明明就是叶晨指点却不能说出口因为那个时候的叶晨,和现在有些不一样至少叶晨现在还没有认出自己

    “你真的收她为徒了?”段凌峰问道

    “有什么不可?现在丹城能用的医师不多,多一个人有好处而且,她的医术,出于我这一脉”其实这才是叶晨最真实的想法不管彭小曼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或者说他的家里跟自己或者师父有什么渊源,医术假不了

    听到这里,段凌峰心中更加郁闷他真的想说自己的医术也是您这一脉啊

    “算了,不说这些了彭小曼说有人想要来我丹城挑战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吗?”叶晨现在的心思都放在丹城上既然已经开始操作,就一路走下去

    说到这件事情,段凌峰冷静下来叹了一口气“实不相瞒,这种事情连我都没有想到丹药大会的事情,都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组织的那个时候,也不见有什么人出来想要挑战”

    这件事情,段凌峰始终想不明白要说在医道界,任何一个稍微上得了台面的医师,他们都是认识的就算不认识,多多少少也有耳闻可是彭小曼明显说的是很多人前来挑战这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医道界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多医师了?

    叶晨没有说话他在沉思

    如果说等到人家上门挑战,终归属于被动要是自己建一个擂台呢?既能大大方方的等着人家来参加又能知道对方是什么路数

    顺便还能召集更多的医师

    可是如此高调,会不会让一些有心人做文章呢?

    他没有说话,段凌峰也没有打断静静的站在叶晨的身边,等待他的回答

    不知道多久,叶晨嘴角微微一挑,暗道自己什么时候顾虑这么多了?想做就做前怕狼后怕虎能成什么事情?

    “段丹师如果我们摆下擂台等他们上门呢?”叶晨仰望天空说到

    嘶

    段凌峰被叶晨的想法吓了一跳这种做法无异于向全世界的医师发出挑战啊虽然叶晨现在医术并不在乎这些可是这种行为会得罪不少人的

    “这样可以吗?”段凌峰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有何不可?不服气的就来丹城,将会是医道界的标杆,这是我们的初衷,既然已经有了初衷,为什么怕得罪人越是让他们不服气,越是说明医道界的傲骨还是存在的”说到这里,叶晨深吸一口气“只要有傲骨,就有进步想要成就事业,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完成的,统一医道,要大家同心协力才可以”

    ps:月底了,月票榜上,二两在二十的位置,似乎有些飘忽大有随时被爆的节奏不想被爆啊恳请各位大大不要吝啬您手中的月票,给二两投上一票吧不想有那种被爆的感觉会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